首页

甜杏免费视频APP下载

tv成 视频在线观看

时间:2021-02-25 07:14:30 作者:北京向在京过年人员发放消费券 浏览量:73845

tv成 视频在线观看

  一次,秦大爷和包师傅在门房里喝酒,两人都喝醉了。老秦头神吹起来,说别看自己老了,但在那方面如何如何强,一夜在干个两三次没问题,前两天把个粉嫩的女大学生干得如何死去活来……这个女学生姓刘……长得如何如何等等。刘小静是学校有名的校花,包师傅当然知道秦大爷说的是谁。但他根本没当回事,只认为秦大爷在说梦话。

  不过,今天的刘小静,跟以前的确不太一样,手口都非常卖力,一条小香舌更是上下翻滚,似乎想让那软垂之物以最快速度涨硬起来,额头上也渐渐渗出一些细小的汗珠。

  今天是个周末,秦大爷正准备睡午觉,刘小静却突然闯了进来,让他吓了一跳,急忙掩上了门,「大白天的,让别人看见怎么办?」

  写在前面的一些话:兄弟们都对白洁情有独钟,感谢多年来的支持。白洁的故事是来源于生活的,狼也一直致力于让她不要游离于生活之外,比如美红和张敏就有些肆无忌惮的写了,没有太考虑生活的真实性,毕竟那样的女性生活中不是很多。而白洁是我的梦,一个男人永远无法离开的梦。一个文静的女人,一个魔鬼身材的女人,一个有知识的女人,一个美丽端庄的女人,又是一个在床上充满了放纵的女人,又是一个离我们很近的女人。关于白洁怀孕和避孕套的疑问会在以后得文章中解释,这是真实的!关于白洁会不会变得不在顾虑,淫荡下贱,这个是永远不会的,如果有,就是全本结束了,但是这个单纯善良美丽的女人是不会这样结局的。关于王申会不会变得强大,这个我也说不好,看王申自己的了!由于时间拉得太长,开始的时候白洁文章设计的时间或者开始写文的时间是2000年,十年的时间,很多东西都有了变化,比如发达的网络,比如可以随便摄像的电话,比如车辆,比如股市,比如人的想法,比如社会背景,本来想一直沿着社会的发展来写,但是没有时间,只能是加快的前进了,对一些不妥的穿帮之处,希望各位兄弟谅解,毕竟我们要贴近现在这个生活。对于一些网友说的高义的儿子了,王申的爸爸了,希望大家支持正版,正版里面没有这个的!生活中有爱情吗?也许有,但不会有几天,更多的是感情,更多的是欲望和金钱。你可以看见王子去爱一个小职员,小美女,你听说过有钱的大明星去爱一个男的小职员吗?色戒告诉我们走进女人最近的路只有一条道——阴道。

  秦大爷愣了愣:「为什么?」

  付筱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秦大爷的那个东西虽比不上她的黑人朋友,但硬度却要胜过不少,而那火烫的温度却是无与伦比,给她带来了石破天惊的快感,淫水顿时源源不绝、滚滚淌出。

  唉――呀!刘小静刚刚空虚的下身又被另一根大肉棒充实了,她动情地呻吟一声,像是欢迎这只为自己带来无数次高潮的老藤棍再次进入自己的身体。

  果然,又冲撞了十几下后,女孩抱着他脖子的手臂突然收紧,屁股一阵乱挺,再次到了高潮。迷迷糊糊中,只觉得自己这次泄出的阴精出奇得多,穴心连连收缩,持续了二十多秒,身下的床铺已是一片水乡泽国,两人相连处更是一塌糊涂。

  从小到大,凡是认识的人,没有一个不羡慕自己、佩服自己,从来没有人敢用这样的眼光看自己。

  秦大爷吃了一惊:「刘……刘小静,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筱竹同学,规定不是摆着看的,不是开玩笑用的,我们必须遵守规定。你一个女孩子,我怎么能给你机会呢?」

  箭在弦上,秦大爷也不再犹豫了,奋力一顶插到了她小屄的尽头,然后开始快速抽插,发泄无尽的肉慾. 屋内顿时响起刘小静的淫叫声:「哎呀……啊……

  刘小静愕然,愣了片刻,才道:「你……怎么了?」她想不到付筱竹会有这么大反应。

  刘小静毫不示弱地也看着她,她不想在气势上也输掉,否则,自己就真的完了。

  付筱竹咬着下唇,一语不发,两眼也变得很空洞。

没有了那种骚动不安的烦躁,没有了坐卧不安的焦虑,也许性也是一种很好的镇静剂,在这样一个陌生人,一个粗俗但又充满了性的情趣的男人那里,白洁得到了性的满足,也安静了一颗骚动不止的心。也许是最近和王申生活在一起的感觉很枯燥,也许是最近私下里的生活过于丰富多彩,也许是迷乱纷纭的生活让白洁有了一种迷失的感觉,当老七出现的时候,白洁的心里出现了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她心中最钦佩和爱慕的就是这种自强不息、敢闯敢拚的男人,这种成熟充满了一种让人迷失的魅力的男人,但已为人妇的她且还是老七的嫂子,已经无法去表达甚至不能在心里真的形成一种爱的感觉,只能让一种迷乱在心里荡漾,急于去发泄心中的欲望和感情。高义在某种意义上讲是白洁的情人,但也许是因高义曾经迷奸和逼迫过她,在他的面前白洁总有一种被迫的压抑感,每次能得到身体的快感,却无法有心灵上的满足和发泄。而在这个不知道叫什么,甚至没怎么看清长得什么样的男人面前,白洁真正的放荡了一次,任意的寻找着自己的感觉和欲望,而没有什么负担和拖累。去爱,去忘记,继续迷失,白洁不知道自己该拥有什么?也许只有王申才是她身边实实在在的存在。   ***    ***    ***    ***就如同阳光下总是会有阴影一样,在富丽堂皇的酒店里,一个灯光昏暗的房间里,七八个穿着性感暴露的女孩子在房间里或躺或坐,其中一个不断的拨打着酒店房间的电话,用一种沙哑的给人某种暗示的声音询问着:“先生,需要按摩吗?”东子歪躺在床上,手正在一个胸部很饱满的女孩子衣服里摸索着。“东哥,1108房间要小姐,让谁去?”打电话的小姐问东子。“小晶,你去吧。都打打精神,到点了,一会儿活就多了。”一边说着从一个包里摸出两个避孕套给小晶,小晶接过来塞在自己胸罩里,开门出去了。几个小姐起来,有的去洗脸,有的补了补妆,等待着11点过后这一波生意的来临。门铃响过,小晶夸张的扭着屁股进了房间,昏暗的灯光下,看到只穿着短裤的男人不由得愣了一下,而老七也随之愣了一下。“大哥,你要按摩啊。”小晶很快笑了起来。一边坐到了床边。“是你啊,你认识白洁?”老七很奇怪。“对呀,她是我老师。”“以前教过你啊?”“我还没毕业呢,今年才高三。大哥,我行不行啊?”老七的脸色变了好几变,碰到个纯学生妹呢,肯定是够嫩,估计还没玩过几回。“行,你们都有什么服务啊?”“推油、大活、或者做全套。”“都什么价钱,咋玩?”“推油就是按摩打飞机,120块钱;大活就是做爱300;全套有按摩、冰火、胸推加上做爱500。大哥玩个全套啊。”小晶的手在老七身上摸索着。老七看着这个长得娇俏可爱的小姑娘,忽然觉得也是披肩长发的她有几分像刚结婚时候的白洁。“这么的吧,我给你1000,你陪我好好玩玩儿。”“大哥,后边我不干,要不我给你找个能玩屁眼儿的。”“谁玩那个啊,你看见你们白老师穿的裙子了吧,你去换个那样的裙子,黑色的丝袜,那样黑色高跟的凉鞋,最好有带绑小腿上的,行不行?”“啊哈,你喜欢白老师啊,让我装她的样子跟你玩儿,是不?”小晶笑嘻嘻的看着老七。“对,怎么样?”老七想着白洁刚才的样子,都有点勃起了,他当然想不到他心中美丽的女神刚刚穿着这身衣服撅着屁股让人干的高潮迭起、尖叫连连。“行,不过那身衣服不好整,你再加点儿钱吧。”小晶脑袋里迅速搜寻着谁穿着这样的裙子。“你好好陪我玩儿,玩高兴了给你2000。”老七索性开口。小晶笑着亲了老七一口:“你等着,我这就去变成你的梦中情人。”小晶赶紧跑到楼下KTV包房这边,果然有个小姐穿的和白洁几乎一样的裙子,刚好小晶还认识,100块钱就换了下来。鞋子找到一双和白洁那个不太一样,白洁是那种尖头很长不露脚趾的、没有后跟带长带子的凉鞋,这双是黑色镂空的前面露脚趾的,鞋面是用皮条编的还有一个小玫瑰花镶在上面,系带也挺长的,细高根的鞋跟特别高,小鞋看上去也挺精致的。丝袜却不好弄了,小姐一般都不喜欢穿丝袜,脱起来不方便,她们那几个就一个穿的还是肉色的开档的那种。正转悠着急,看见一个酒店的领班过来穿的这样丝袜,那领班很奇怪小晶为啥要她的丝袜,弄得小晶脸红耳赤软磨硬泡,给到100块钱,领班才带着一种奇怪的眼神在办公室把丝袜脱给小晶。小晶心里嘟囔着,要不是为了钱,谁要你这破袜子。打扮妥当的小晶定了定神,也找了个发夹学白洁的样子把头发拢了起来,虽然有着染成红色的几撮,但昏暗的灯光下是看不出来的。门铃响过,昏暗的灯光下,小晶用一种很文静的姿势站在门口。老七心里不由得一颤,本来小晶没有白洁个子高,但这个高跟鞋比白洁穿的高了一些,两人就差不多了。老七用甚至有点颤抖的手把小晶拉进来,关上了门,一把把小晶搂在怀里,双手搂着小晶细细的小腰,感受着裙子柔软面料的肉感,把头在小晶的头发上摩擦着,微闭着眼睛想像着怀里是柔柔美美的白洁嫂子。“嫂子,你想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看你穿着这身衣服,鸡巴老是硬着的,真想按倒你,干你啊。”“大哥,你现在就按倒我,操我吧。”“不许这么说,你现在是白洁,叫我老七。”老七的手摸索着小晶翘翘的小屁股,比白洁的要少了点肉感,但和白洁的一样都是高高向上翘的那种,特别是穿着这么高的高跟鞋,翘得更厉害了。“来,摆几个样子给我看。”老七放开紧搂着的小晶,想像着刚才白洁在屋里的样子让小晶学着做。“坐在沙发上,把腿跷起来,对,把裙子往上拉,露出裤袜的根,好,看到内裤了,挺挺胸,对,就这样,够骚,嫂子你真他妈骚。”“嫂子本来就骚啊,就是你不知道嘛。”小晶这么说其实语带双关,当然,老七是听不出来的。“照两张相留着,来!”老七从包里翻出数码相机。“哎呀,我不照相。”“我又不照你脸,谁知道是你。来,摆姿势。”老七拍了两张白洁跷着腿在沙发上坐着的淑女动作,当然是把裙子拉的很高的那种走光能看的到内裤的样子,恰好小晶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丝织的那种小内裤,在非常薄的黑色丝袜下清晰可见。又让小晶站起来,把裙子都拉起来转过身,对着整条黑色丝袜的大腿和圆圆的屁股拍了几张,转过前面拍鼓鼓的阴部在丝袜内裤下的样子,又让小晶把裙子都撩到腰间,双手扶着桌子,撅着屁股。拍的时候,老七始终拍的小晶的脖子以下,在他从数码相机的屏幕上看来就是白洁在那里不断摆出风骚放荡的样子,看得他阴茎在内裤里硬硬的挺着,索性脱了内裤,挺着一根棍子,摆弄着。小晶心里一直忍着笑,仿佛一个演员一样任由老七摆弄着。“嫂子,给我摆几个最骚的姿势。”小晶眼睛媚笑着,把裙子的肩带拉到放下来一个,露出雪白的胸罩扣着的乳房,一只手拉着裙子脚拉到腰上,扭着腰。“老七,你看嫂子骚不骚啊?”“骚、骚。太他妈骚了。”老七一边忙着找角度一边说。小晶躺到床上,裙子都拉到腰上,两腿举起来,模拟着性交的动作挺着屁股“啊啊啊”的叫着。高跟鞋尖尖的鞋跟向天花板上立着。又像狗一样跪趴着,撅着屁股来回晃动。又站了起来,一只脚站在床上,袒露出丝袜内裤裹着的阴部,双手抚摸着乳房,表现出一种陶醉的样子。又来到老七身前,蹲下身子,双手捧着他的阴茎,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着。转过身,双手扶在床上,弯下腰高高翘起屁股,一只手伸过去拉着丝袜和内裤的边,慢慢的拽下来到屁股下边。小晶的阴部和白洁差不多,阴毛都很少,可能是小晶还小,阴唇的形状都差不多,都是那种馒头型的。老七看着那白嫩屁股下边露出的红色的阴部已经湿乎乎的了,再也按捺不住了,把相机往床上一扔,双手把着屁股,“嗤”的一声就插了进去。“大哥,带套啊。”小晶撅着屁股在那里费劲的在胸罩里掏出避孕套,老七根本不接,嘴里哼唧着:“嫂子,白洁,我终于干上你了。”小晶也就放下了,一边想着又得吃事后药了,一边晃动着屁股叫了起来。“啊……老七……你的鸡巴真大啊……啊……操死嫂子了……啊……”“啊……舒服……啊……操我啊…嗯……啊…”粗大的阴茎在小晶粉嫩的阴部快速的冲刺,这样撅着的姿势,仿佛每下都顶到小晶阴道最深处,穿的还是高高的鞋跟,很快小晶就有点站不住了,在老七几乎一下不停的疯狂的抽插下,小晶浑身都开始哆嗦了,呻吟伴着的尽是急促的喘息:“呼……啊……啊……受不了了……停一会儿吧……我不行了啊……”老七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一边忍耐着不断的射精欲望拚命地抽送,一边幻想着白洁趴在自己面前不断的呻吟着。粗大的阴茎在小晶水淋淋的阴道里不断发出啪嚓、啪嚓的撞击声,已经开始收缩的阴道不断的被阴茎拔出时带动的鼓起。小晶几乎已经趴在了床上,每被插入一下浑身都剧烈的颤抖,伴随着几乎是尖叫的叫床声。被阴茎带出的淫水顺着屁股和大腿流下来。“啊……我完了……啊……”小晶虽然经常和不同的人做爱,但这样疯狂一下不停的很少,除非是磕了药、抽麻五的时候,但那时候小晶一般也是疯狂的时候,第二天可能下边都肿了,有时候腿都合不上,但当时是没感觉的。今天这么弄,已经有点承受不住了。“大哥,停停……啊……我不行了……憋不住尿了……啊……”说着话,一小股尿液流了出来,顺着阴毛淋漓到内裤和丝袜上。老七也终于紧紧地顶着小晶的屁股一股股喷射出了精液。“嫂子,我射了。”老七几乎是喊着说出这句话,不知道要是王申听到会有何感想。伴随着老七拔出阴茎,小晶一下软趴在了床上,两腿跪在地毯上,上身趴在床上,一身湿汗淋漓,老七更是满头大汗。“哎呀我操,大哥,你可算射了,你想操死我啊,这要真是白老师,还不得让你操死。”小晶说着话爬到床上趴着。老七一看,拿过相机在小晶已经红肿的阴部拍了几张,湿乎乎的阴道已合不拢了,粘糊糊的精液刚才就已经淌了出来,现在白乎乎的整个阴部都是。

  其实,刘小静一向嘴巴很刁钻,这番话也只是随便说说,却给了秦大爷极大的打击。虽然他是个老人,可只要是个男人都无法接受这种说法的,一时间,他只觉得心情沉重无比,无地自容。

这时那边一个挺粗的声音说:“这些事,你们谁也不如东子厉害,东子号称不隔夜情郎,从来都是当天拿下。”

1.  刘小静明白了,不过,她这么毫不保留说出来,不怕自己没有顾忌去报复她么?只要没有照片这么明显的证据,她刘小静才不在乎那流言蜚语呢。

2.  秦大爷怎知二女的微妙心理?两个美女被他弄得死去活来,他只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使出浑身解数对付着。

3.  「骚货,装什么清纯!我还不了解你!」刘小静大声道,用力将付筱竹紧夹的大腿分开,然后又一手按住她的背压了下去,另一只手则捞住她的腰腿提了起来,摆了一个屁股高翘阴部大张的羞耻姿势。

4.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叱咤风云

  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往往欢乐少而忧愁多,谁也难以改变。

冰雪奇缘2

  秦大爷插的正起劲,这时被刘小静一吸血脉直涌脑门,嗷的闷吼一声又回到刘小静身后,扶正刘小静的圆臀,噗嗤!再次重回故里!啪啪啪地抽插着……!

魔兽世界奔驰

  付筱竹这时充分了展示她的舌技,小口紧紧含着龟头,不断吸吮着,以制造真空的快感,舌尖则专门在龟头上的敏感带游弋,时不时地还在马眼处逗留一会儿。没弄上几下,肉棒被撩拨得更加粗大,硬度热度更是达到了顶点,一颤一颤的随时都会喷发。

鲁迅微软数据中心沉海

  「吱」一声,卧室的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很阳光的少年,见到这样的场面,一点也没露出惊讶之色,只是淡淡地道:「你们的声音太大,我在门外就听见了。」

happier

  刚开学的一周里,刘小静总是闷闷不乐,看到了秦大爷也只是点点头,好像老秦头就是一个看门老头,根本不是给自己带来无限" 性福" 的老情人!以前每次假期开学的第一天晚上,总是猴急地溜到秦大爷的床上,享受久别胜新婚的快乐。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