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杏免费视频APP下载

又疼又污的视频

时间:2021-04-16 07:58:24 作者:体内死病毒呈阳性 浏览量:57183

又疼又污的视频

  甫一进去,秦大爷就感到强烈的快感沿着背脊传入了大脑,只觉得她的小屄里层峦叠嶂,充满了许多褶皱,那种致命的快乐几乎让他立刻泄了出来。

小晶没有说,不停的呻吟。“说!”

  「呵呵,彼此彼此,你也不差了。」

  「筱竹,刚才走出楼时,你发现什么没有?」刚坐下来,刘小静就很神秘地问道。

  「啊……" 刘小静按捺不住的尖叫刺激着包义的神经,屋里两人皮肤撞在一起的声音越来越快,终于在刘小静一阵有节奏的高昂的呻吟之后,声音停止了,只有两个人粗重的喘息声音……

  话未说完,秦大爷已是脸红过耳,恨不得找一个地缝儿。

  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刘付二女却一个也没有来,以往这个时候,早就在床上纠缠了。

  秦丽娟下了出租车,一走进这所大学,就引来了不少关注的目光。毕竟在这里,很少见到她这样的职业女性,而且还是个美丽的职业女性。

  刘小静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停下来,双手撑在他胸口,咬着牙开始挺动屁股,肉棒顿时在她花穴里做起了活塞运动。

第六章 放纵的外出学习(二)野外打炮早晨五点多,白洁就起来走了。看着迷迷糊糊的老公还在睡梦中,说真的,白洁心里有一丝的愧疚,她当然知道高义的目的不过就是想和她多弄几下。看着自己包里放着的性感的内衣内裤还有丝袜,自己真不知道是想还是不想,可是心里真有点痒痒的,那些衣服很多买的时候真的就没有想起来自己的老公。真……本来还有一名女老师要去,可是临时家里有事情,就来了四个男老师和白洁自己,刚好白洁就和另一个学校的一个音乐教师住在一个屋,他们四个住两个房间。这是一个风景秀丽的旅游区,白洁他们上课是在一个临湖的大会议室。其实主要目的还是旅游。白洁坐在软软的沙发椅上,明显的感觉到坐在自己身边的高义的火辣辣的目光。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带小绿格子的小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到第二粒,刚好露出一点乳沟却没有露出乳罩的边。白洁的乳房很丰满,而且位置在胸的上部,不像有的女人,露出大半个胸脯还看不见乳沟。白洁一般都喜欢带那种只能托住乳房下半部的半杯的胸罩,很薄的,没有垫层的那种。下身穿了一件水磨石蓝的牛仔裙,刚好到膝盖的,没有穿丝袜,一双白生生的腿裸露着,两只透明的水晶凉鞋在白嫩的小脚上晃动着。高义正趴在桌子上,一双眼睛盯着白洁娇俏的小脚,看着同样白白嫩嫩的脚后跟,简直跟小孩子一样,真是让人受不了,周围这么多人,要不高义一定要蹲下去,好好摸一摸……一个上午,娇媚丰满的白洁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香气让高义整整一上午都是坚硬如铁,好难受……中午快吃饭的时候,就写了一张纸条偷偷塞给白洁,叫她吃过饭后到后山去。饭后,看着高义前边走了,白洁就远远的跟着上了后山,沿着一条小路,走到了山的深处,白洁就走不动了,小脚也被鞋子磨出了一个小泡。高义过来扶着白洁,手揉着白洁的小脚,一边问:“洁,你这小脚怎么这么嫩啊?”白洁津了津鼻子:“我小时候就特别懒,不喜欢走路,连自行车都不会骑,就这样了。”高义一看四周也没有人,一下抱起白洁,钻进了旁边一个茂密的小树林……茂密的灌木里面有着一片小小的空地,有意思的是还铺着两张报纸,可惜已经破烂不堪了,在角落的地方竟然还有一个用过的避孕套,里面还有着干涸的精液。进了这里,高义的手就已经在白洁的胸脯上乱摸了,白洁微微的喘着气。“别摸脏了,别……”高义解开她的衬衫扣子,把一对肉鼓鼓的乳房从乳罩上边掏了出来。高义的手很大,但刚好是握住还握不住的感觉,黄豆粒一样大的乳头粉嫩粉嫩的正在慢慢的变硬,秀美的眼睛微微的闭着,长长的睫毛在不停的抖动。高义的手在往上卷着白洁的裙子,可是牛仔裙很紧,卷不上来。白洁推开高义,手伸到裙子后面,原来后面有一个拉链。拉开拉链,高义把白洁的裙子拉到了脚下,白洁里面是一条水蓝色的小内裤,除了三角区之外都是镂空的。高义的手磨挲着两瓣露出的雪白屁股。让白洁弯下腰,手扶着前面的一个树杈,他解开了裤子……白洁的头发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上面插了一个有白色蝴蝶的发夹,这时她微微的低垂着头,小衬衫敞着怀儿,粉红的小乳头时隐时现,牛仔裙堆在脚下,一双长长的腿中间挂这一条水蓝色的小内裤,白白嫩嫩的屁股呈着一个优美的弧线,向上翘着,从后面隐约看见腿缝中前面有几根长长的阴毛。“嗯……唔……”几声长长的呻吟和秀美长腿的微微颤动伴随着高义的插入和拔出……高义感受着白洁湿润又有弹力的肉壁那种紧紧的感觉和白洁仿佛处女一样的浑身微微颤抖,一边不停的抽送着粗硬的阴茎……俩人很快就都快到高潮了,白洁的腰已经成了一个弧线,双手已经快抓到地了,呻吟已经变成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和不时的短促的叫声……随着高义快速的几下抽送,白洁感觉到了那东西的颤动和热度,一边晃动着白晃晃的屁股,一边喘息着说:“不要……弄……里面去,不好……擦……”说着已经感觉到了热乎乎的冲击。高义忙着把阴茎拔出来,一股白色的精液喷到了白洁的腰上……两人正在穿着衣服,白洁一迭声的埋怨着高义:“你看你,弄得里面还有,怎么整啊?”忽然,外面传来了两个人的脚步声,两人立刻不出声了,那两个男女的声音明显是往这里来的,两人面面相觑,听着那两个人走了进来。“哎呀,不要急嘛………别拽坏了。”两个人一进来就看见了白洁和高义两个人,四个人一下就呆住了。那女的原来就是白洁一屋住的音乐教师,男的就是那个学校的校长,白洁还不知道他们是哪个学校的呢。这时那个女的衣服已经解开了,里面白色的乳罩也已经脱了半边的肩膀,露出里面白嫩的半个乳房,短短的裙子也已经拽到了屁股上,里面黑色的小内裤竟然是T字形的。白洁的上衣还敞开着,胸罩刚刚弄好,丰满的乳房和薄薄的胸罩看的那个男人眼睛都直了。“这……”“这……”两个男人尴尬的笑了笑……两个女人对看了一眼,白洁绯红了脸,低下了头,还是那个女老师打开了僵局:“你们都完事了,就别占地方了。”一句话,四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了,白洁和高义匆匆离开了……  想到刚才的尴尬,高义忽然想起来了,到后面的楼又登记了一个房间……

  虽然这样说,但刘小静知道,自己并没有把付筱竹的事情拍下照片,可信度和说服力自然远远不及至于是不是真的不在乎名声,那就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了。

  刘小静是学校有名的校花,包师傅当然知道秦大爷说的是谁。但他根本没当回事,只认为秦大爷在说梦话。

  「没什么,昨晚没睡好。」

  对于尝过许多青春女孩的他,这个成熟美丽的女性无疑有着别样的魅力。

  「你是……张老师?」

  「有时,我真是搞不懂你!学校里那么多男生,随便找一个做男朋友不就完了么?竟然为了面子,宁可去找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唉,真是服了你!」

整整一个上午白洁还沉醉在一种肉体的满足和高潮的回味之中,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紧身衬衫,胸前饱满的乳峰把衬衫前面两个扣子之间顶起一条缝隙,透过缝隙,看见若隐若现的乳沟和白色乳罩的蕾丝花边。黑色的紧身窄裙,是那种有丝光的面料,肉色的裤袜衬映着修长的双腿,白色的凉鞋简单的袢带,捆束着白嫩肉感的小脚。坐在白洁的身边,高义简直受不了那不停传过来的迷人的肉香,眼睛不时的瞄向若隐若现的胸前的那条缝隙和泛着细腻丝光的双腿,恨不得要把手伸进去,抚摸那光滑肉感的长腿。吃过午饭,高义就已经按捺不住心头的欲火,打电话到白洁的房间,要她到后面他开的房间去。白洁在昨晚被那个男人弄了之后,心里竟然觉得有点对不起高义,上课的时候看见高义不时看过来的火辣辣的眼睛就已经知道了,借故就自己走开了溜进了后楼。在进门的时候竟意外的碰到了自己学校的李老师,匆忙之中打了个招呼就上了楼。李老师正好是和高义一个屋的,不由得奇怪,白洁来这里做什么?白洁一进屋,高义就已经迫不及待的一把搂住了白洁软乎乎的身子,嘴在白洁的脸上、脖子上不停的亲吻,双手在白洁身后一边抚摸着白洁圆鼓鼓的屁股,一边把白洁的裙子向上拽着。白洁闭着眼睛软绵绵的在高义的怀里承受着高义的抚摸和亲吻,娇嫩软滑的小舌头也任由高义亲吻吮吸。白洁的裙子卷到了腰上,薄薄的肉色丝袜下是一条白色的丝织内裤裹着白洁丰润的屁股,白洁的脚跟向上跷起使得她的屁股也用力的向后翘起着。高义的手抚摸着滑溜溜的丝袜和肉乎乎的屁股,胸前感受着白洁乳胸的柔软和丰满,下身已经胀的好像铁棒一样。白洁已经感觉到了高义的阴茎顶在自己小腹上的硬度,手不由得伸到了高义的腿间,隔着裤子摸到了那根硬硬的肉棒,轻轻的揉搓着。高义连搂带抱的把白洁弄到了床边,白洁伸手去解衣服的扣子,高义抓着了白洁的手:“宝贝,看你穿这件衣服我就受不了,穿着玩吧。”一边已经手就从白洁解开一粒扣子的衬衫衣襟伸了进去,直接就握住了白洁的乳房。白洁呻吟了一声,软在了高义的怀里。高义摸了一会儿,解开了白洁衬衫上边的扣子,只剩下下边的两个扣子,白洁的乳罩本来就是半杯的,这时一对丰满的乳房已经全都跳在了乳罩的上面,雪嫩的乳房上一对嫩嫩的肉色又透着微红的小乳头此时已经硬硬的凸起。高义的手已经插到了白洁的双腿间,在白洁最柔软、温润的阴部揉搓着。白洁的双腿微微的用力夹着高义的手,同时在轻轻的颤抖着。高义的手指已经感觉到了白洁下身的湿润和热力,手从白洁的裙子里面伸进了裤袜的边,手伸到内裤里面直接摸到了白洁柔软的阴毛、娇嫩的肉唇。摸到了白洁的肉唇之间,已经感觉到那里已经是又湿又滑。男人的手摸到白洁的肉唇,白洁浑身就像过电了一样,更加软瘫在高义的怀里。高义把白洁脸朝下放到床上,把白洁的裤袜拉到白洁的屁股下面,白白嫩嫩的屁股就翘翘的挺在了高义的面前,从双腿的缝中看过去,能看见几根稀疏的阴毛。高义脱下裤子,挺立着坚硬的阴茎,双手扶着白洁的屁股向上拉,白洁随着他挺起了腰,双手扶着床站了起来,白嫩的屁股也用力的向上翘起。高义身子前倾,坚硬的阴茎伴随着白洁双腿的软颤插进了白洁的身体。白洁的头发已经散乱了,几根长发飘到嘴边,白洁的嘴唇咬住几绺飘忽的长发,眼睛闭着,丰满的乳房在胸前晃动。白洁的裤袜都紧裹在腿弯上了,双腿紧紧的夹着,本来就肉紧的下身更是紧凑,伴随着高义的抽插,白洁身体受到的刺激已经不是呻吟能发泄得了的,嗓子眼里按捺不住的呻叫声,让高义更是神不守舍,下身大力的在白洁湿润的下身抽送,粘孜孜的水声在两个人交合的地方传出。高义抽送一会儿就感觉有点忍不住,又不甘心,就停了一会儿,手伸到白洁身前抚摸白洁的乳房,几波下来,白洁的呻吟已经成了有点肆无忌惮的呻吟,可又不敢大声,高义伸手打开了电视机,在音乐的掩盖下白洁的声音有点放开了:“啊……唉呀……哦……啊……使劲……啊呀……”屋里的两个人正在疯狂的时候,那个碰到白洁的李老师,却偷偷的溜到了门边。原来刚才碰到白洁之后,他就很奇怪,偷偷的跟着白洁上了楼,他本来就一直对白洁很有色心,每当看见白洁在薄衣下的难以掩盖的风情,就会忍不住有性的欲望。看着白洁进了这个房间,他就偷偷地靠在门边,听到了里面两个人亲嘴的时候的若有若无的声音,后来看见打扫的工人过来就离开了。等工人走了,他过来的时候刚好听见屋里的音乐声,仔细的听,他果然听见了白洁在音乐的掩盖下的叫声,不由得立刻就挺枪致敬了,想着这个男人是谁……白色的床单上,白洁好像在游泳一样已经全部趴在了上面,双手向两面伸开着,白色的衬衫也卷了起来,露出白嫩光滑的后背,黑色卷皱的裙子下,屁股高高的翘起,男人粗大的阴茎大力的在白洁的身体里抽送着,湿漉漉的阴道发出水孜孜的摩擦声……高义的双手把着白洁的胯部,用力地运动着下身的坚硬,感受着白洁柔软的肉壁的摩擦和温热,体会着这个柔弱性感的小女人在自己身下的颤抖和呻吟……伴随着高义的射精,白洁的身体也在狂热的激情下绽放。两腿并得紧紧的,裤袜和内裤挂在了腿弯,娇嫩的脚丫在凉鞋里用力的翘起着脚尖,下身不停的痉挛,一股股温热的液体冲击着高义的阴茎。当高义拔出湿漉漉的阴茎时,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混合着透明的淫水从白洁微微开启的阴唇流出,顺着雪白的大腿向下流去。浑身绵软的白洁理不了那些事情了,高义离开自己身体的时候,她就已经软软的瘫倒了,双膝几乎就跪到了地毯上,看着这个娇嫩柔弱的身体,高义几乎又要勃起了。门外的李老师很快就听见了白洁起身去卫生间的声音和二人低声暧昧的交谈声,隐约听得像是高校长的声音,不由得明白了点什么,悄悄地溜到了走廊的另一头看着这个房间的门。过了一会儿看见白洁走了出来,虽然头发已经梳理过了,可是皱褶的衬衫和裙子、走路时不自然的步履,和那种说不出来的浑身绵软的媚态都能看出刚才她做了什么。李老师下身已经硬的快顶破裤子了,看着白洁慢慢的走远,才看见高义从里面出来了,看了看四周,匆忙的走了。“果然是他。”李老师心中一种嫉妒和羡慕的心情让他狠狠地看了远去的高义几眼。

  付筱竹却突然沉默了,目光注视在刘小静身上,不知在想什么。

1.  仅仅是听着,秦大爷的阴茎已经硬了以来。

2.  「张老师,我是为早上缺堂的事来的。」付筱竹开门见山地说道。

3.  秦大爷那里也不好过。早在中午,他就看见刘小静和付筱竹一起出去了,路过他时,刘小静悄悄向他使了个眼色,让他顿时明白了她此行的目的。想着以刘小静的聪明和泼辣,肯定会把事情办得很顺利,就安心地回去等好消息去了。

4.  女方若是主动,事情往往会很顺其自然地发展下去,没有什么过多的调情语言,只是彼此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渴求、欲望……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生化危机2重制版

  平时,高校长家里雇个中年妇女照顾瘫痪在床的老婆的起居。前几天,这位保姆家中有事回老家了,他正犯愁没人料理家务、照顾老婆呢。

遮天7 rings

蔡徐坤

  秦大爷终于看到了那神秘的少女小屄,娇好的形状,像两片美丽花瓣一样,粉红娇嫩的肉唇微微裂开,隐约可见嫣红的膣道,正悄悄地向外吐着露珠……

武炼巅峰

  “高校长,我们见过面。”

植物大战僵尸

  又是两天过去了,秦大爷开始感到了不安和烦躁,不为别的,因为他的「老毛病」又犯了。睡觉起来,胯间又恢复了前些日子的一柱擎天。

相关资讯
做回自己

  第二天早上,白洁醒来躺在身边的陈三,白洁知道陈三已经被她征服了,至少暂时被她征服了,不管钟诚和陈三多大的仇,想着怎么才能在他完蛋之前,从他身上榨出更多的东西来。白洁躺着,想起了自己的梦想,梦想着自己应该会是一个幸福的女人,被老公真心爱护,不让自己受委屈,不让自己做不愿意的事,而自己可以成为一个温柔贤淑的女人,照顾好老公还有孩子,还真正的用心去爱自己的老公,只是白洁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会有单纯的、可以抛弃性的爱么?想着想着,陈三醒了,白洁依偎在陈三的胸膛,柔声的说道:“老公,我老是乘车跑来跑去多麻烦啊,想你了还要你来接,不如你给我买辆车吧,就便宜的那种好了,不要贵的,只要让我在想你的时候能方便找你就行了。”陈三本来就心中有愧,想要弥补白洁,当然一口答应“怎么能买便宜的呢?我的宝贝要开就开好点的车。这样吧,我立马去买一辆奔驰,然后找个人来教你开车,只要你学会了就能去把车子提出来,驾照的事我也直接帮你搞定。”白洁一听,一辆这么好的车按以前刚结婚的时候是想都不敢想的,现在只是忽悠了一下就有了,不由得感叹女人的力量啊。白洁知道自己应该有所表示了,一把抓住陈三晨勃而起的阴茎“老公,你太好了,我好爱你啊。”说着用诱人的小嘴慢慢地吸着陈三粗壮有力的阴茎,等到陈三的阴茎硬如钢铁的时候,跨坐在陈三腰间,把手里的巨大家伙对准自己早已湿透的洞口,一沉腰坐了下去,喉咙里闷哼一声,然后变成原来越大的呻吟声。陈三立即感觉到白洁温暖紧致又湿滑的阴道套弄着自己的小弟弟,在白洁每次抬起来坐下去的时候,陈三也配合着往上顶,看着白洁的阴道吞吐着自己的阴茎,看着白洁放荡的叫床声,感受着阴道口的淫水从白洁身体里流到了他的大腿上,陈三只感觉到一阵舒爽。过了会儿看见白洁眉头一皱,陈三感受到阴道传来的收缩力,再也不吝啬的射出了早晨的第一发。白洁感受到了身体里的冲击,大声叫道:“老公,我要死啦。”说完停在那里颤抖了几下,然后倒向了一边,躺在那重重的喘息着。陈三看着白洁高潮过后那满脸潮红慵懒的神色,心里暗下决心,上次的事大四他按约定揭过得话就算了,如果再敢碰白洁一下的话,自己一定拿上枪把他毙了。躺着的白洁看见陈三眼中的凶光,大约明白他在想什么,钟诚说还有好几个月才能回来,自己真的能坚持到那个时候?白洁心想,还是要靠自己。就算知道了大四时钟诚的人又怎样,只要能让陈三和大四弄个你死我活,陈三废了最好,就算不行,把大四废了也行,也算是自己给自己报了仇了。为了让陈三的仇恨加深,白洁努力的给他加把火:“老公,大四的事就算了,虽然我知道你不怕他,但是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办?我舍不得你受伤,不要为了我再和大四闹僵了啊。”陈三一听,更加对大四起了杀心,这么一个为了自己甘愿牺牲的女人。大四竟然让她受了那么大的伤害,心里的杀意越来越重。白洁安静的靠在陈三的肩膀上,看着陈三越来越冰冷的眼神,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只差一个导火索就能成功了。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