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杏免费视频APP下载

中文字幕av王網-小說閱讀網|好看的小說|小說推薦

时间:2021-03-05 19:10:55 作者:奥特曼 浏览量:19743

中文字幕av王網-小說閱讀網|好看的小說|小說推薦

  ……怎么这样……没有停……啊……还在高潮……嗯……嗯……来了……又来一次………天啊……」高潮持续不断接踵而来,一股股阴精狂喷而出。

“要不是白姐下边这么紧,我还得半小时。”东子亲了一下白洁的乳头。早晨醒来的白洁又和东子做了一次,又把白洁弄得死去活来的,白洁才回到了家里。白洁到了家里,已经是上午九点了,王申正在床上睡得和死猪一样,白洁赶紧到卫生间把下身收拾了一下,换了条内裤,也到床上躺下了。虽然晚上玩得很晚,很累,可白洁却没有一点困意。早晨一直都没有看见孙倩,要不她还真得不好意思呢,不知道为什么,和孙倩一起自己就变得这么放荡了。白洁想想昨晚的事情,脸都火热火热的发烧,暗暗告诫自己:就这一次,下次可不能这么疯了,那东子还是第一次见面呢,怎么就能做这种事情呢。可是白洁躺在那里,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竟然都是和东子一起放纵的影子和感觉。白洁侧过头看了看熟睡的丈夫,那一看就是知识分子的脸庞和经常戴眼镜凹下去眼睛,让白洁不由得叹了口气。可想想自己这么对不起王申,白洁心里真的很矛盾,以后会怎么样?白洁真的不知道,还能像以前一样的清纯吗?白洁不知道,也有点不敢去想………

  刘小静一边呻吟,一边加快了对付筱竹小穴的刺激,狠狠舔着,时而还用牙齿咬一咬。她不想先败阵,一定要让付筱竹再来一次高潮。

第九章 欲海娇妻(二)一凤二龙星期一就已经开学了,白洁早晨换了一套灰色的套裙,里面是白色的衬衫,下身肉色的丝袜和一双灰白色的高跟瓢鞋,披散开了长发,在头顶夹了一个红色的发卡。学校里的教学楼和家属楼都已经开始施工,高义忙得焦头烂额,还好有市里的王局长照顾着,钱都已经很快到位了,刚刚忙出了点头绪。今天开学了,他从施工现场走回办公室的时候碰到了白洁。从上次白洁和王局长在酒店包房里也是在他面前做过之后,他一直没有看见白洁,心里也是一直酸溜溜的,而白洁这个娇媚的女人好像总能给他眼睛一亮的感觉,特别是这两天白洁一直没有间断做爱,走起路来柔软的腰肢好像都有了一种别样的风情,粉白的脸上还淡淡的画了点眼线,眉目间好像更多了一点媚气。以前白洁走路的时候不敢太挺胸,怕别人的眼睛盯在自己的胸前看,可是现在白洁总是高高的挺着自己的乳房,薄薄的衣服下,有时候都会看到乳房颤巍巍的感觉。高义看着这个怎么也喜欢不够的女人,这个性感在骨子里,妩媚在眉目间的美丽女人,心里竟然也有点怦怦的跳,有一种尿急的感觉想干点什么。白洁看着高义的眼睛,那种火辣辣的欲望让她心里也慌慌的,白了他一眼,擦肩而过。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白洁身上淡淡的体香飘入高义的鼻子里,仿佛飘到了高义的心里,看着白洁圆滚滚的小屁股,真想就地给她放倒。白洁坐在办公室里,心里想着刚才看到的小晶,她可以肯定那些人说的就是这个小晶了。刚才在教室里,那些男生的眼睛都偷偷的瞄着小晶。小晶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小背心,好像是带了有垫的那种乳罩,显得乳房高高的在胸前挺着,露着白嫩的肚皮;下身是一条很小的红色裙子,里面竟然穿着黑色的内裤,一动就能看见;一双白白的长腿,穿着红色的一双水晶拖鞋;描着黑黑的眼影,长长的睫毛,眼睛放荡的四处飘着。“白洁,你过来一下。”高义过来叫她。白洁起身跟着高义走了过去,身后的两个老师交换了一个暧昧的眼神,眼睛都盯着白洁丰满圆润的身材,微微晃了一下头。“嗯……”关上了门之后,高义就紧紧的搂着白洁亲吻起来,吻得白洁几乎都要透不过气来,脚尖也不由得翘了起来。高义的手很自然的从白洁套装的领口伸了进去,隔着丝质的衬衫摸着白洁丰满的乳房。白洁从来都是穿那种薄薄的乳罩,摸上去感觉不到有厚厚的垫子的感觉,直接就是那种软软的、丰满的肉感。白洁软软的靠在高义的身上,不知道该拒绝还是心里很喜欢的感觉。当男人的手从白洁的裙下探了进去,沿着滑滑的丝袜摸到了最柔软的阴部,白洁抓住了高义不断摸索的手:“不要,别摸了……”高义的手又滑到了白洁圆圆的屁股上,裤袜紧紧的裹着的屁股俏皮的在白洁的裙子下翘着。两个人摸索着,高义就把白洁弄到了办公桌的前边,白洁一边说着不要,一边被高义摸得气喘吁吁的。高义一边推开白洁不断地拉扯着的小手,一边把白洁转成背对着他,他一双手从白洁背后伸过去,握住了白洁的一对乳房,一压就把白洁压的趴在了办公桌上。“不要啊,快放开我,不行啊。”白洁翻身想起来,高义一边压着她,手不断的揉搓着白洁的乳房,一边嘴唇在白洁的耳垂上亲吻着,弄得白洁浑身不断的酥软。“宝贝儿,这个电话送给你的,你喜欢吗?”白洁的头旁边放着一部包装着的新手机,是一部诺基亚的8850,很贵的电话。“我不要,你别来了,我不想在这里啊。”白洁还在做着挣扎。高义的手伸下去,撩起白洁的裙子,白洁肉色的丝袜下是一条紫色的内裤,高义手在白洁的屁股上抚摸了两圈,手就从丝袜和内裤的边缘伸了进去,一边抚摸着白洁光溜溜的屁股,一边就把丝袜和内裤都拉到了白洁的屁股下边。白洁感觉到下身凉凉的,和丝袜紧裹在腿上的感觉,知道屁股已经光了,也就不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再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在挣扎高义,还是在和自己挣扎。高义手摸到了白洁的阴唇,白洁浑身一抖,屁股的肉一紧,高义感觉到那里湿乎乎的,赶紧拉下了自己的裤子,把自己坚硬了很久的东西掏了出来,并没有直接插进去,而是插在了白洁的两腿之间。手从白洁衣服的下襟伸进去,撩开乳罩,抓住了白洁一对浑圆丰满的乳房,一边揉搓着,一边把肉棒在白洁两腿间抽动,碰撞着白洁娇嫩的阴部,弄得白洁娇喘吁吁,光溜溜的白屁股不断的向上翘起。高义也不再耍闹,手扶了扶,慢慢的插了进去,一直慢慢的插到了底。“啊……”白洁全身几乎都趴到了桌子上,屁股高高的挺起,脚尖用力的翘了起来,脚跟都离开了鞋子,小小的脚丫只有脚尖还踩在鞋里,灰白色的高跟鞋不断的在地上乱晃着。“宝贝,你想死我了。”高义开始抽插着,身子压在白洁身子上,手伸在白洁的衣服里,抚摸着白洁的一对乳房,屁股大力的来回运动着。大大的班台上,美丽的白洁头贴在凉丝丝的桌面上,上身的衣服松垮垮的,一双大手在衣服里乱动着,灰色的套裙卷起在屁股上,露出一段白光光的屁股,肉色的丝袜和一条紫色的内裤卷成一团缠在大腿上,屁股用一种让人看了血脉贲张的姿势用力的翘着。“啊……啊……哦……我不行了,你……啊……”白洁一边轻声的叫着,一边嘴里哀求着,男人的阴茎每一次插入,白洁浑身都会全部颤抖一下,这样的感觉爽得高义阴茎硬得好像更粗了。“宝贝儿,你真让人疯狂,每次都有不一样的感觉,舒服死了。”

  但是,这么纯洁腼腆的女孩,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呢?若非亲眼所见,真是难以置信。一定是有别的原因——难道……难道是父亲用强?秦丽娟皱紧了眉头。

(十一)

  付筱竹又笑道:「秦姐,你这么年轻,谁见了都会觉得你是我姐,说其他的人家肯定不信!」

  正当他想得入神,突然只觉得胯下一紧,那件现在虽胀大了起来、却仍是软而不硬的东西,被人抓住了!一个身子贴在了自己后背,接着耳后响起了一声轻笑:「秦大爷,看得是不是很过瘾啊!」

  秦大爷颓然倒在床上,两眼黯淡。对他来说,今晚将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第六章 放纵的外出学习(四)垂涎欲滴

  可惜……」

  付筱竹脸上露出花一般的笑靥,先打了招呼:「张立毅老师,你好啊!」

  “噗!”的一声,高校长拔出了湿漉漉的阴茎,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随着刘小静下身的抽搐流了出来,顺着黑色的阴毛缓缓的流着。

  虽然秦大爷已是欲火焚身,但听了她的话,只得暂且忍住。他们三人在一起时,一向是刘小静说了算的,而且各种花样、姿势,也都是这个不知羞耻的女孩提出来的,这让他越来越心惊,也越发沉溺其中,因为有的实在是太淫荡了,甚至可以用变态形容。

  刘小静却呆呆的,望着秦大爷,但也只是片刻,她突然又笑了:「真是可笑,我一个大学生,竟然被你这个没文化的老头教育……」没有理会秦大爷诧异的目光,从他身上爬了起来,「你个糟老头子懂得什么,不知从哪里学来几句恶心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不信!」

  「啊……」明峰痛叫了一声,推开她的头,「你干什么!」

  「啪啪」的肉声,「滋滋」的水声,还有女孩的呻吟声、呼喊声,交织回响在不大的门房里。

白洁浑身软软的靠在赵振的怀里,每动一下都浑身颤抖,娇喘连连的不断叫着不要,让赵振更加的雄风大起,不断的托起放下,放下的时候白洁的下身已经发出了“啪嚓、啪嚓”的水声,白洁的下身已经和发水一样了。刚高潮了一次的白洁抬起头,一下看见了墙上的照片。照片里的白洁穿着洁白的婚纱,一脸幸福的看着文质彬彬的王申,而此时的自己,衣衫不整的和一个男人在自己的床上做爱,自己的老公醉卧在沙发上昏睡,白洁的心里一阵疼痛。这时的赵振把白洁翻了过来,让她跪在床上,扶着白洁翘起的屁股,从白洁身后插进了白洁身体里,一边干着,一边抬起头欣赏着白洁和王申结婚的照片。他的眼睛只是盯着照片里穿着洁白婚纱的白洁,特别是婚纱裙下露出的穿着白色丝袜的一段小腿,看着这个刚刚结婚的少妇此时正趴在自己面前,撅着屁股,任由自己干着她粉嫩的阴道,抚摸她丰满柔软的乳房,让赵振更是色心大起。干了一会儿,赵振让白洁转过身来,他想看着白洁光光的样子和墙上的穿着婚纱的照片一起干。白洁躺在那里看着他的眼睛,一下明白了,羞得站起身一下关了屋里的灯。赵振也没什么办法,只好在昏暗中抱住白洁,插了进去,黑暗中享受着白洁火热的肉体、下身湿漉漉的肉洞。正在两个人喘呼呼的动着的时候,正在白洁又一次浑身颤抖晕乎乎的时候,一个晃晃荡荡的身影走了进来,而且带来一屋的酒气。两个人一下子愣住了,赵振压在白洁的身上,下身还紧紧地插在白洁的身体里,白洁的双手双腿都缠在赵振的身上,屁股甚至都翘得离开了床,两个人抑制不住的粗重的喘息声在屋里回荡。谁想王申一头扎在床上,昏昏睡去,根本没有知觉去知道自己的妻子在身边被一个男人压在床上。听着王申含含混混的睡着了,赵振又动了起来。白洁的身体迎合着赵振的抽送,在颤抖抽搐,而白洁的心里非常难受。丈夫的脸就在自己身边,呼出的酒气喷在脸上热乎乎的,而自己的身上却压着另一个男人,身体里插着这个男人的阴茎,而且还不断的有着高潮的感觉,一种变态的快感几乎爆炸在了白洁的身体里。白洁在赵振终于射出精液的瞬间,整个人都挺了起来,浑身不断的颤抖,下身更是湿乎乎的一大片。等到赵振抽出阴茎,起身走的时候,白洁头昏昏的,浑身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就昏昏睡去了。清晨四点钟,头疼得好像炸开一样的王申从昏睡中惊醒,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坐起身子,昨晚的一幕一幕稀里糊涂的在脑子里乱转,根本想不起什么。回头看床上的白洁,不由得一愣,床上乱纷纷的一片,毛巾被在地上扔着,床单都是褶皱,白洁躺在床上还在熟睡着,上身的内衣撩起着,露出了左边的乳房,下身光溜溜的,内裤在地板上扔着。王申挪到白洁身边,看着白洁叉开的双腿间:白洁的阴毛乱纷纷的,上面还有着水渍的痕迹。这时白洁翻了个身侧过身子睡觉,王申看着白洁翻过的身子,屁股下边有着一大滩的水渍,还有着几坨白色的粘液,而从白洁白嫩嫩的屁股后边看过去,白洁的腿根都是湿漉漉的水渍,还有着一溜白色的粘液从阴唇中流到大腿上。王申一呆,苦苦的想着,昨晚和白洁做爱了吗?这时白洁也醒了,一看王申的样子,再一看自己身上,脸一下就红了,下身黏糊糊的感觉让她脸上火烧一样,但还是顺嘴说:“看你,喝多了就耍酒疯,弄得哪儿都是。”再看王申几乎是整齐的裤子,顿了一下说:“完事儿了,还非得出去打麻将,拦都拦不住。”

“哦……”白洁浑身微微抖动,出了一口长气,两手下意识的扶在了高义的胳膊上。高义把白洁靠在了文件柜上,把白洁的T恤掀了起来,胸罩也推到了乳房上边,白洁一对丰挺的乳房颤巍巍的在胸前晃动着,高义低头含住了那艳红艳红的一点,用舌尖快速地舔着。“啊呀……嗯……不要啊……”白洁浑身剧烈的一抖,两手去推高义的头,却又是那么无力,穿着高跟凉鞋的脚在地上不停的颤栗着,下身已经湿了……

1.  林楚雯满脸惊喜中带着几分紧张兴奋,往前爬了爬,横跨在他身上。

2.  可是,她却看不透这个神秘的留学生,相反,在对方的注视下,自己有种一丝不挂的感觉,唯一能看出的,便是那冷漠的目光中,带着的丝丝不屑、嘲讽…

3.  付筱竹暗暗惊讶:「看来,那尺寸不比秦大爷差!」

4.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武林外传

“摸摸你的腰啊,好风骚啊,摸摸你的腿呀,好大的水啊。”

现金

  秦丽娟也不开口,只是冷冷地盯着父亲,似乎想用自己的目光令他感到愧疚。

阴阳师

印培育出微型蔬菜

  这样磨磨蹭蹭了有十几分钟,才穿好衣服出去,在女生们的低声抱怨里,打开了楼门。整个过程中,他当然要弯着些腰,脚步也略显蹒跚。没办法,男人谁没遇见过这种事呢?

特朗普再警告伊朗

“……”

相关资讯
修真聊天群

“啊?”女老师长大了嘴。“后来我就问我老公,我老公跟我说是咱们学校的,叫白洁,我老公不知道白洁这个人,他能说出来,还能有假?”女老师张大了眼睛,她知道那看来是真的了,听着张桂兰添油加醋的描绘着白洁在车里跟那个男的怎么口交怎么做爱怎么叫床叫的那个骚。女老师就想着赶紧给自己那个成天说白洁怎么好的情人说白洁是怎么样的一个烂货了。“啊?真咋的,你他妈的净瞎扯,白洁能那样,你要说她跟高校长有一腿,我还能信,你要说她那样,在车里就让人当着别人面就操,我可不信,你净瞎扯。”数学组的老师红头涨脸的说着,根本不信他心里那么温婉的白洁能那么下贱。“操,你爱信不信,说是张桂兰的老公亲眼看见的,不信你问他去啊?”那个女老师的情人信誓旦旦的说。一时之间,白洁的风言风语彷佛狂风一样扫遍了整个学校,就连高年级的学生之间都在流传白老师在车上被人轮着操的传说了。当现任的校长委婉的说出让白洁先离开学校,反正都要调走的说法之后,白洁其实已经早就想到了,这几天学校里的风言风语她也不是没有听说,她也知道校长这样的做法也是无奈之举了,作为她也只好追一追姜老六调转的事情了。然而不幸的事情总是一个接一个的来,连钟五都不明白自己的大哥为什么忽然对白洁说出要十八万才能调工作的事情,钟五知道大哥对白洁是很感兴趣的,而且这个事情大哥说要一分钱不花连他都有可能办到,却跟白洁说出要白洁拿十八万,直接办个事业编制的说法。钟成依然猫在自己黑暗的角落里猜测着大哥的想法。策划着自己的复仇之路。白洁没有上班,没敢跟王申说,毕竟解释不了自己为什么不上班,白洁早晨上班转了个圈回来就猫在了东子的楼上。从来不早起的东子白洁进屋的时候还在睡觉呢,白洁悄悄的进屋没有惊动东子,自己坐在沙发上有些发愁,怎么想也想不到办法,看着东子在那睡得呼呼的,气的把沙发上的坐垫狠狠的扔到了东子身上,东子一下惊醒看到在沙发上气哼哼的白洁,有点迷糊的不知所措,也没有介意光着屁股爬起来,坐到白洁身边,搂着白洁,“媳妇,怎么的了?一早晨气成这样,怎么没上班呢?”“上什么班啊,校长让我等着调走了,先别上班了。就是你大哥那天惹的事,你不知道啊?”白洁气呼呼的说。“啊?这个老逼娘们,妈的你等我收拾她。”东子一下也明白了怎么回事。“你也就收拾个老娘们,你咋不收拾你大哥呢?”白洁鄙视着东子。东子尴尬的笑笑,没说话。搂着白洁的身子不由得有了想法,手不老实了起来,白洁拍开他的手,“就知道耍流氓,想想办法啊?”说着白洁把姜老六办工作的事都说了。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