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杏免费视频APP下载

老师之中有一个不说中文

时间:2021-04-20 09:24:50 作者:三国杀 浏览量:13586

老师之中有一个不说中文

  望着那雪白中泛出高潮嫣红的肥臀,他忍不住伸手「啪」、「啪」地拍了两下,肉呼呼的很是弹手。

  她这才真正地松了一口气,老实说,她也很紧张。刚才张老师要是硬来,她也没办法。「宁可跟老头做,也绝不便宜一个道貌岸然的老师!」

  「嗯……轻点儿……啊……」林楚雯的眼镜早丢在了一边,无助地搂住了男生的脖子,承受着他猛烈的冲击。

第六章 放纵的外出学习(五)偷窥奸情

星期天的早晨,犹豫了一会儿,白洁找出了一条黑色宽松的裙裤,一件黑色宽松的纱质衬衫,穿了一双黑色的高跟瓢鞋,把头发挽成了一个发髻,看王申还在睡,就没有叫他,出门坐车奔李明家去了。白洁在李明家门口,平静了一下心情,喘了口气,敲了敲门。开门的是李明,看着白洁一身松软的衣服笼罩下的玲珑有致的身体,眼睛一亮,却没有太高兴,开门让白洁进来。白洁很奇怪这个一心想得到自己身体的男人怎么了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屋里响起:“谁来了,请进来啊。”

  这番话虽然漏洞很多,但应付秦大爷已是绰绰有余,足够让他恍然大悟、深信不疑了。

高义一听马上就明白了,很快就下楼。王芬看见高义,心里砰砰的跳。高义是此中老手,知道女人是不好意思,就和女人说:“走啊,去你家看看。”

  从此,刘小静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来到高校长家,和高夫人聊天,和高校长偷情,渐渐地高夫人和高校长好像都离不开刘小静了,几天不见高夫人就会问:“小静怎么不来了?”

  付筱竹不经意打量了那女生一眼,知道这个秀气的女生叫林楚雯,不过以前从没有打过交道。

  少年看得口干舌燥,如此又圆又翘的雪白美臀,他从未见过,而那对本来就挺拔得乳房,因为趴着而更显得硕大,从后望去,充满了让人犯罪的诱惑力。

***********************************

  「哼……啊……秦大爷,不要……不要插那里……啊…秦大爷,你好厉害…

 刘小静主动蹶起雪白嫩滑的丰臀,高平蹲下身子,在她的阴部舔了起来。高校长肥大的舌头刚刚触到阴唇时,她不由得把两腿分了分,让那个柔软的大舌头舔到每一个需要的地方……,刘小静紧咬着牙齿,努力不让自己发出愉快地叫声来。

  刘小静明白他不是有意的,只是想看看他窘迫的样子。盯了他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怎么了,不是挺高兴的事吗?你愁什么啊!」付筱竹有些奇怪。

1.  可是,付筱竹又说了一句话,让她停住了脚步:「如果我又说刚刚的话是假的,其实我没有你的照片,你又会怎么样呢?」

2.  几周后,刘小静如愿以偿,弟弟刘小刚被本校建筑系录取,圆了上重点大学的梦。

3.  「……嗯……是……是够大的……」

4.  虽然秦大爷已是欲火焚身,但听了她的话,只得暂且忍住。他们三人在一起时,一向是刘小静说了算的,而且各种花样、姿势,也都是这个不知羞耻的女孩提出来的,这让他越来越心惊,也越发沉溺其中,因为有的实在是太淫荡了,甚至可以用变态形容。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魏大勋

  由于没有前戏,刘小静的阴道有些干涩,她坐得又太狠,那粗硬的肉棒擦在娇嫩的穴肉上,让她忍不住一个颤抖,嘴里倒吸着凉气。若非先前因口交沾了不少唾液,两人可能都要受伤。

兰多夫退役

 刘小静感到自己的阴部被撑得满满的,舒爽得她两眼翻白,几乎晕了过去,屄儿口像喷泉般津津的飞溅着爱汁。

英雄联盟

  「呵呵,秦大爷,你很着急啊!是不是很想和她做啊?」

欢乐喜剧人7

阿里华中总部落户

  刘小静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她又问道:「你这几天,有没有去找你的斯密特朋友呢?」

相关资讯
意甲积分榜

第四章 偷情的少妇(二)淫荡贞女王申进屋的时候,白洁的上衣还敞开着,正在系扣子,裙子还挂在腰上,透明的裤袜下明显的露出内裤的痕迹。一看有人,吓了一跳。用手掩住胸部,把裙子放了下去。“你干什么呢?”王申奇怪的问。“没什么,我刚上了厕所。”白洁故作轻松的说。“哦。”王申应了一声,把西红柿放到桌子上,低头看见地上有几团卫生纸就弯腰去拣,白洁赶紧过去,“我来我来”,把那几团卫生纸扔到了垃圾桶里。晚上白洁把下身好好洗了洗才和王申上了床。早晨,想到一会儿高义来,白洁心里莫名其妙的兴奋,很早就醒了,在床上不起来。王申早晨忽然有了兴致,就想和白洁……白洁刚开始不答应,可一想到自己一会儿要和别的男人做,自己的老公却不答应,有点……只好答应了。王申爬上来,兴奋的一通抽插,干得白洁也是浑身颤栗。等王申完事的时候,白洁摸着王申的东西:“你今天好厉害呀。”高义在王申离家不远就到了,按白洁告诉的,在门上找到了钥匙,开门进了屋。听到白洁问了一句“谁呀”他也没出声。推开卧室的门,一看白洁还盖着被躺在床上,枕头边扔着一件黑色的蕾丝花边胸罩,一条同样款式的内裤掉在地上,心里一乐,手就伸到了被里,摸到了白洁柔软丰满的乳房。白洁“嗯……”的呻吟了一声,接着用几乎是呻吟的语声说:“快上来。”高义的手顺着光滑的身体就摸了下去,毛茸茸的阴部也是赤裸裸的。白洁分开双腿,高义的手伸到中间柔软的肉缝,感觉里面粘乎乎的。白洁一下夹住了他的手:“他早晨刚弄过了,里面脏。”高义已经开始脱衣服了:“没事儿,那样更好,滑溜。”“去你的,把门锁上。”高义赶紧把门反锁了,脱得一丝不挂,挺着粗长的东西,爬上了床,两人一丝不挂的搂在了一起。高义硬硬的东西顶在白洁的小腹,白洁不由呻吟了一声,手伸下去摸到了高义的阴茎:“你的好大呀,还这么硬,怪不得弄得人家都要死了。”高义一边吮吸着白洁娇小的乳头,一边已经翻身压到了白洁身上,白洁几乎很自然的就分开了双腿,高义的阴茎一下就滑了进去,白洁把两腿翘起来盘到了高义的腰上,两人刚动了没几下……有钥匙在门锁上转动的声音,两人一愣,赶紧分开了。“没事儿,准是拉下什么了。”白洁赶紧穿着睡衣下了床,让高义在床上躺着,盖好被子,把高义的衣服和鞋踢进了床底下。去开了门,就又赶紧溜回了床上。为了怕王申看出来,白洁两腿叉开,翘了起来,高义横在她身下,两人的下身刚好贴在一起,高义滚烫坚硬的阴茎靠在白洁湿漉漉的阴门上,弄得白洁心里直慌。王申进了屋:“你怎么还不起来,看见我的教案了吗?”“没看见,你放哪里了,自己找。”说话间,高义的阴茎慢慢的插进了白洁的阴道。王申在书桌上胡乱的翻着,做梦也不会想到,床上的妻子的下身正被一根男人的阴茎塞得满满的。“晚上我可能回来得晚,今天可能要加一节课。”王申看着床上只露出头的白洁,说着。白洁此时哪有心思听他说了什么,胡乱的答应着。王申开门走了,总觉着哪里不对,却想不起来。王申刚一出门,两个人就迫不及待的弄了起来。弄了几下,白洁去把门锁上了,躺在床上,双腿分开,高义压在白洁双腿间,每次抽送,都把阴茎拉到阴道的边上,再用力的全插进去,每次都干得白洁浑身一颤,两个脚尖都离开了床,用力的翘着。干了能有几十下,高义让白洁趴在床上,两腿并上,高义骑到了白洁的屁股上,把阴茎从紧紧的屁股缝里插了进去,直接插进了湿润的阴门,开始来回的抽动。陌生又强烈的快感让白洁不由得浪叫起来,叫了几声,把枕头压在嘴上,大声的喊了几声:“啊……啊呀……噢……”高义的手从白洁的腋下伸到了胸前,抚摸着一对丰挺的乳房,一边大力的抽插着,终于在白洁几近嘶喊的呻吟中,趴在了白洁的身上,射精了。白洁翻过身,两人赤条条的搂在一起,盖上了被。中午两人醒过来,高义又把白洁一双圆润的大腿架到肩上,弄得白洁高潮迭起,两人才下了床。白洁下身流出的精液和淫水已经弄得床上好几片水渍。两人在外面找了一家小饭店的包间,一边吃饭,两人一边还在乱摸,高义的手上弄得全是白洁阴道里的精液,也不知是他的还是王申的。直到王申快回来了白洁才回家。白洁从一个贞节的少妇变成现在几乎是个淫妇了,但她毕竟是受到高等教育的,在内心里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仍然有着半推半就、欲罢不能的娇羞。这才是女人最诱人的魅力。假如没有第一次,白洁一生可能都是一个贤淑的妻子,优秀的老师,有一天会是一个慈祥的母亲。但有了第一次,一个女人心里一生所保留的东西就在一刹那间失去了,加上性的不满足,生活的不满足,贞女就会成为荡妇。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