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杏免费视频APP下载

复制链接下载视频网站

时间:2021-04-18 20:39:06 作者:妖神记 浏览量:92313

复制链接下载视频网站

***********************************

  快感慢慢地累加,他头脑也有些昏昏然,眼前的林楚雯,也似乎变成了付筱竹,那个让他又恨又怕的女孩……

第十一章 意乱情迷(一)寂寞少妇第二天,白洁才见到了肥胖的王局长和同样肥胖的局长夫人,奇怪的是两个肥胖的夫妻却有一个漂亮苗条的女儿王丹。看上去有18、9岁,细腰长腿,丰胸翘臀,穿着低腰的牛仔裤,黑色的露脐装,披肩的淡红色长发,涂着黑色睫毛膏的眼毛长长的翘着,看着也是疯狂一族。奇诡的桂林的山,清澈的漓江的水,让这些老师流连忘返,不时还装做诗人弄出几句不知所云的打油诗,而王申的眼睛则更多的是四处寻找着美红娇悄的身影,眼前老是回荡着美红白嫩的皮肤在粉红的内衣映衬下那种性感和妩媚。恋恋不舍的离开桂林,难得的一次旅游给这些平时物质生活贫乏的教育工作者们带来了一种难以忘却的兴奋和激动,仿佛社会终于又想起了他们,在这个现实无情的社会中又一次找到了自己的尊严。回到北方,阳光已经不再那么火辣辣,不知不觉间秋天正慢慢的走来,空气中开始弥漫着成熟的气息。教师节的下午,白洁在家里迎来了一个意外的客人。和王申一起走进来的是一个看上去很年轻,但年轻中透着一份成功人士特有的自信和成熟,一身非常得体的休闲装,英俊的脸上一双闪亮深邃的眼睛透出一种迷人的智慧。“你好,嫂子。还记得我吗?”微笑的脸上充满了一种给人好感的热情和真诚。白洁疑惑的看着王申,王申很兴奋的笑着说:“这是老七啊,陈德志?你忘了,咱俩结婚的时候他给咱们吹的气球。”白洁眼睛一亮,想起来了,那还只是去年的事情,那时候的老七还是一个穿着很旧的夹克衫、发白的牛仔裤的大学生的样子,真的看不出来一年不到,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老七看着这个一年前就让他魂牵梦绕的漂亮妩媚的嫂子:白嫩的脸上淡去了少女那种青春和稚嫩,却有一种少妇特有的成熟韵味在眉眼间流露,谈笑间眉角那一瞬既逝的媚意,让人不由得怦然心动。一件粉红色的T恤,薄薄的衣料下清晰的看出里面胸罩的样子,甚至能看出白洁鼓鼓的乳房的浑圆的形状,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穿着一条白色的薄料牛仔裤,一双小小的红色的拖鞋。三个人在屋里随便的聊着,老七尽量让自己的眼睛不要总是盯在白洁充满魔鬼般的诱惑力的身材上。原来老七毕业后没有到分配的学校去当老师,而是自己到了一家民营企业打工。凭借着他的精干和才华,很快就博取了老板的信任,担任了公司的市场部经理,而此次受董事长的全权委托来到这个刚刚被省城扩为经济开发区的地方开拓全新的市场,利用这里三年免税的政策扩张公司的业务。到了这里自然到他二哥王申这里来看一看。晚饭时候到了,虽然老七要请夫妻二人吃饭,但王申坚决要尽地主之谊宴请老七,显示自己这几年混的还是不错,就要去上次和张敏去的富豪大酒店。白洁看着老公兴奋的样子,白了他一眼,只好拿了钱一起去那个豪华到了一定程度的酒店,刚好老七就住在这个酒店里,倒也是方便。出门时白洁换了一件黑色的吊带连衣裙,面料是那种非常柔软有很重的下垂感的布料,侧面开衩刚好到大腿边侧,屁股美妙的弧线下边,修长的双腿穿着黑色的真丝裤袜,一双玲珑可爱的黑色尖头高跟凉鞋,长长的皮鞋带系在柔美的小腿上,披肩的长发用一个红色的发夹拢着,走在前面。老七看着白洁圆圆的小屁股扭动的韵律,偷偷的咽了口唾沫。晚宴在王申的不断高谈阔论,大谈人生哲学、奋斗目标,和老七不断的恭维和偷偷的看着白洁白嫩的肩头和藕臂中度过。聪慧的白洁感觉得到老七躲躲闪闪的火热的目光,但装做不觉得,很自然的聊着。吃过饭,老七邀请二人到房间坐坐,俩人也不好推辞,况且王申谈兴正浓,就一起去乘电梯上楼。三人上了电梯,刚要关门,“等等、等等”远远跑过来两个拉着手的男女,俩人一进电梯,白洁抬头一看,赶紧转头看别的地方,不由得心里怦怦的跳。跑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东子,那个曾经搂着白洁睡过一夜,干过白洁两次的小混子,而那女孩子竟然是小晶。曾经那个俏生生的小姑娘,此时穿着一件红色的吊带小背心,黑色的紧身短裙,背心里白色的胸罩裹着胸部高高隆起,光裸的大腿上还有两处淡淡的伤痕,赤脚踩着一双金色的镂空凉鞋,蓝色的眼睫毛忽闪着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地和白洁打着招呼:“白老师,你在这吃饭呢。”东子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白洁娇嫩的脸蛋,也笑嘻嘻的说道:“白老师,你好。”白洁几乎用嗓子眼里的声音回答了他们,盼着电梯快点上去,真怕这肆无忌惮的小混子说出点什么来。然而,电梯在二楼也停了下来,上来了好几个客人。白洁靠在了电梯最里面,王申自顾在和老七聊着。忽然白洁感到一只手从电梯和自己身体中间伸过来,抓在了自己的屁股上,白洁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东子,白洁没敢动,只有盼着电梯快点到了。那只手并没有太过放肆,摸了两下就从白洁裙子开衩的旁边伸了进去,扫过丝袜裹着的屁股,迅速把一个硬硬的卡片插到了白洁裤袜的松紧带上,就收了回去,电梯也就到了地方。东子和小晶先下了电梯,三个人在后面慢慢的走,白洁几乎是支着耳朵在听东子俩人说些什么,只能从远处慢慢飘来几句。“你认识白老师?”“……我还干过……”进了屋白洁就进了洗手间,整理了一下衣服,拿出那个卡片,原来是东子的名片,竟然还是什么公司的业务代理,也没敢看就塞进了提包里。坐在屋里,白洁想着东子也在这间酒店里,就有点坐卧不安了。正在魂不守舍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起来,白洁从提包里拿出电话,心里也在纳闷,都快八点了,谁能来电话啊?“喂……”习惯的柔柔的声音,白洁已经看到是高义家里的电话,慢慢的走到了房间的一边接电话。打电话的竟然是美红,原来美红刚刚出车回来,给白洁带回来一些东西,高义还没在家,就给白洁打了个电话,看她干什么呢?这时那俩人正张罗着找在附近的同学呢,刚刚联系了一个正往这里赶来。白洁又坐了一会儿,老七拿过白洁的电话摆弄了一会儿,这时过来了一个他们的同学,也是一个学校的老师,白洁就起身说先回去了。王申倒是有点不想让他走,可也知道白洁不喜欢在这样的场合多待,也就没有说什么。白洁直到走出了酒店大堂,仿佛才放下心来,匆匆的上了车,往家里走去。心里一直感觉乱乱的,不知道什么滋味。一个人在家里喝了杯水,白洁忽然被一种很寂寞的感觉包围,曾经安静的心如同微风荡过水面一样起了不断的涟漪,一阵一阵的骚动让白洁心里一直慌慌痒痒的,看电视也看不进去。终于,白洁还是拿起了电话,拨了高义的号码。很快,高义接了电话。“干啥呢?”“市里来了几个客人,招待招待。你在哪儿呢?”“家里呗,你忙吗?”“洗澡呢,一会儿要打麻将,有事吗?”“没有,你忙吧,拜拜。”白洁虽然很想说让他来陪自己,可是却没有说出口,悻悻然的放下电话,心里竟然有一种小女人才有的埋怨和气恼,坐在那里乱翻自己的东西。忽然掉出一张破烂的小纸,看到上面歪歪扭扭但却很清晰的电话号码,白洁心里竟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火车上那种奇妙刺激的感觉仿佛就在身边,几乎是忍不住冲动的拿起电话拨了号码。一个陌生的声音接起了电话,还带着一点不耐烦:“谁啊?”“我……在火车上……你还记得吗?”白洁支支吾吾的终于说了出来。男人的语调几乎一下变得温柔了许多:“记得,记得,我天天盼着你给我打电话呢。你在哪儿呢?我去看你。”“我在家呢。”白洁几乎脱口而出,马上又说:“我没什么事,就看看电话能不能打通。”“想大哥了吧,快告诉我你家在哪儿,我这就去找你。”男人急切的说。白洁沉吟了一会儿,男人热切的想见她的感觉让她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不要到我家来,你去天河宾馆门口等我,我这就去,好不?”放下电话,一种陌生的充满了神秘和刺激的感觉让白洁不由得心里乱跳,想了想,白洁最快速度的下楼,打了车直奔天河宾馆。到总台开了房间,在门外找了个角落等着那个还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男人。要是长得难看,就准备开溜了。很快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口,一个个子高高的男人从里面下来,凭直觉白洁就知道肯定是这个人,男人穿着一件灰色的休闲西装,蓝色的裤子,棕色的皮鞋,转过身来,方正的脸上除了一点匪气倒长得周正,眉宇间有着一种江湖儿女常见的骄横之气。白洁溜回酒店里,到房间给男人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房间的号,就开始忐忑的在屋里等着。门一开,白洁还没有看清男人的脸,就被男人紧紧地抱住了,一双大手在白洁柔软、丰满的身子上乱摸,带着淡淡烟酒气的嘴唇在白洁脸上乱亲。一边寻找着白洁的嘴唇。白洁也放纵的喘息着,两手环抱着男人的腰,仰起头被男人亲个正着,柔软的嘴唇湿漉漉的微微张开,不断的吮吸着男人伸过来的舌头,娇小的身子吊在男人身上,脚尖也用力的翘了起来。男人的手从俩人中间伸上来,捏了白洁丰满的乳房两下,就滑了下去,下流的隔着裙子就按在了白洁两腿之间鼓鼓的阴部,寻找着柔软的阴唇。白洁扭动着柔软的身子,嘴里哼哼唧唧的哼着,却没有去拿开男人的手,反而微微劈开两条腿,让男人的手能摸到自己的下边。俩人纠缠了一会儿,白洁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下身湿乎乎的了,男人放开白洁,在不很明亮的灯光下打量着白洁漂亮的脸蛋,曲线玲珑的身材。白洁迎着男人色迷迷的目光挺着自己本就高耸的乳房。“这小模样长的,不是大哥不是人啊,是老妹长的太迷人啊。”白洁撇着嘴笑了笑,转身去脱身上的裙子,男人从后面抱住她,一边亲吻着她吊带裙的肩带,一边说:“宝贝儿,别脱衣服,我就喜欢干穿着衣服的女人,脱了衣服谁知道谁是谁啊?”“那你别把我衣服弄脏了啊,人家还得回家呢。”白洁乖乖的扭动着脖子,和男人的脸纠缠着。“放心吧,宝贝儿,我操你人,又不操衣服。”说着手已从裙子开衩的地方伸了进去,摸过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手就伸到了白洁圆滚滚的两条大腿之间,隔着柔滑的丝袜和薄薄的内裤,男人准确的找到了白洁湿乎乎、热乎乎的阴唇的地方,手指在那里轻柔的按着,白洁两腿轻轻的向两边劈开着,浑身软软的靠在男人的身上。男人的另一只手从裙子上面伸进去,直接伸到胸罩里边揉捏着白洁丰满的乳房,白洁能感觉到男人裤子里的东西硬硬的顶在自己的屁股上,热乎乎的感觉。白洁手向自己身后伸过去,隔着裤子抚摸着男人的阴茎。一边拉开裤链,挑开男人的内裤,把那条又粗又硬的热乎乎的阴茎放了出来,柔软的大拇指和食指握着阴茎,手指柔柔的在龟头上来回摩莎着。男人已经解开了白洁前开的水蓝色胸罩,白洁把胸罩从前胸拉下来扔到了旁边的床上,白洁一对挺挺的丰乳就在柔软滑嫩的布料下赤裸裸颤动了。男人把白洁的裙子撩了起来,一边抚摸着白洁圆滚滚的向上翘起的小屁股,一边让浑身软软的白洁趴到了床上。雪白的床单上,白洁乌黑的长发披散着,裸露在外的雪白的肩膀和莲藕一般的玉臂向两边伸展着,纤细的腰肢上堆卷着白洁黑色的裙裾,两条修长的大腿微微向两边叉开着,圆圆的屁股翘起一个诱人的弧线,黑色极薄的真丝裤袜在屁股的地方颜色变得深了起来,但仍然看得清里面一条很小的水蓝色的丝质内裤,小腿上缠绕着黑色的皮凉鞋带,黑色的尖头高跟凉鞋踏在白色的床单上更显得迷人性感。男人两下脱光了衣服,翘挺着粗硬的家伙走到白洁身边,手伸到白洁屁股后边,拉着裤袜的松紧带连着内裤拉了下来,一直拽到快到腿弯的地方,白洁两半白白嫩嫩的屁股和两段雪白的大腿裸露在了屋里凉爽的空气中。“宝贝儿,你真鸡巴会穿衣服,看你这样我都快射了。”白洁静静的趴在那享受着放纵的这一刻,她不会和这个男人有什么瓜葛,这个男人也不会给她留下什么,她只想在这里找到放纵的这种快乐,毫无顾忌的一种快乐,甚至她喜欢这个男人那毫不掩饰的下流粗俗。想发泄一种粗俗的快乐。想着,她也放荡的向上翘起自己的屁股,用高跟鞋轻轻的碰着男人光裸的身体:“别光说啊,上来啊。”男人跪趴在白洁身后,阴茎硬硬的已经顶到了白洁的屁股后边,白洁上身趴在床上,屁股翘起着,俩人仿佛狗一样靠在一起。“宝贝儿,你这屁股看着人就想操,是不是让人操圆的啊。”“嗯……就是让人操圆的,你想不想操啊。”白洁都没想到自己能说出操这么粗俗的字眼,但说完之后竟然有一种放荡到无所忌讳的快感和疯狂。“宝贝儿,屄都湿成这样了,大哥鸡巴来了。”白洁白嫩的屁股下边粉红的阴部已经是湿乎乎的一片,粉红的阴唇更显得娇嫩欲滴,男人挺着阴茎,一边摸着白洁圆圆的屁股,一边慢慢的插了进去。随着男人的插入,白洁第一次感觉到了刚一插入就有的快感,毫不掩饰的放纵的叫了出来:“啊嗯……嗯……唉……呀……”男人慢慢的来回抽送了几回:“宝贝儿,屄咋这么紧呢?是不是总没有人操啊?”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速度,没几下俩人交合的地方就传出了淫靡的水渍声,白嫩的屁股被撞得啪啪声响,白洁娇柔的叫声也几乎变成了胡言乱语的高喊。“啊……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干死我了……啊……大哥啊……老公……啊……晕啊……”听着白洁的叫声,感受着白洁紧软湿滑的下身,男人差点儿没射出来,赶紧一下从白洁的阴道里拔出来,手用力的捏住龟头的根部,深吸了两口气,才忍住了阵阵冲动。白洁趴在那里不断的喘着粗气,阴唇的四周被插成了一个圆形的样子,阴唇都红的仿佛肿了起来,白嫩的屁股还不时颤动着。“你射了?”白洁娇弱的说。“差不点,你这屄操着太舒服了,跟小姑娘似的,人还比小姑娘骚多了。真受不了。”男人把白洁翻过来,让白洁两腿并着架在他肩膀上,从前面插了进去。仰躺着的白洁乳房从吊带裙的上方露了出来,粉红的小乳头硬硬的俏立着,随着男人的来回抽动仿佛波浪一样的晃动着。“你要忍不住就射吧,一会儿再玩还能多一会儿。”白洁的两手把着自己缠着黑色鞋带的小腿,竟然温柔的和男人说着。男人一边来回的抽送着粗大的阴茎,一边欣赏着白洁穿着一对高跟凉鞋的小脚,尖尖的鞋尖,细细的鞋跟,曲线玲珑的小腿。“啊……啊……啊……嗯……我……我……受不了……”白洁的两腿不断的发硬、绷紧,阴道也是不断的痉挛抽搐,男人的阴茎已经马上就要火山爆发了,男人憋着一口气就要来一段最猛烈的冲刺。“啊……我……我啊……死了……晕了……啊……”一阵猛烈的冲刺,白洁几乎都晕了过去,浑身不断的颤栗,忽然头侧的手机竟然响了,白洁一愣,想起可能是老公打的,赶紧一只手把着自己高翘的双腿,一边拿过电话,接起电话,白洁先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定了定神。“老婆,还没睡呢?”“都睡了,你干啥啊?”一边说话一边还是伴随着喘气,赶紧解释:“吓死我了。”男人憋得已经挺不住了,用眼神问着白洁,“射?”白洁点了点头,男人用力地干了两下,白洁浑身一顿哆嗦,紧紧地捂着嘴,听着王申在说:“我半小时就回去了,老七明天有事,不能玩通宵,我没带钥匙,给我开门。”这时男人已经射精了,白洁放下电话,感觉脑袋晕晕的,两腿放下时还是麻酥酥的。男人抱着娇喘的白洁,一边抚摸着白洁丰满的乳房,一边问:“你老公啊?”白洁点了点头。“怪不这么骚,小媳妇儿啊。结婚多长时间啊?”“不告诉你。别问了,噢,不要找我,我们还会有缘在一起的,什么都不要问。”“放心吧,能操过你这么漂亮的小美人儿,我以后当太监都值得了。”说着话,白洁爬起来,匆匆穿上衣服,弄好裤袜,急忙中忘了戴乳罩就急忙的下楼往家走了。在大堂里几个人看着白洁薄薄的衣服下颤动的双乳眼睛几乎都直了,白洁才发现忘了乳罩,也不想回去取了,只好双手抱怀,上了出租车。司机的眼睛也不时的瞟着白洁抱着的双乳,不停的套词:“小姐,在这坐台啊?”“出台不的?一宿多钱?”到了家,白洁掏钱,司机没要,说:“小姐,留个传呼给我呗,多钱能跟你整一下子?”白洁几乎跑一样的回了家,还好王申没回来,赶紧脱了衣服,换了内裤上了床……

  「我……不走了!」秦大爷的心中一片平静,「我决定了,不走!」此时,他眼中看到的,只有这个黯然伤心的美丽女孩。这一刻,只要能看到这个女孩开心,无论让他做什么,他也不会犹豫。

  他们住的不是高级宿舍楼,寝室里没有配套洗手间,即使是门房也是如此,每一层都只有一个公共厕所,配置在楼道的走廊里。本来从门房到厕所并没有几步,但现在有个妖精似的刘小静粘在身上就不一样了。

  两人都没了力气,倒在床上,只有喘气的份儿。

  她伏在枕上的头突然仰了起来,「啊……啊……」身体一阵剧烈的抽动,屄口夸张地一张一合,股股阴精喷洒了出来。

  「这个……我还没有决定……咦!你……」秦大爷有些惊讶,说话的是一般不怎么开口的付筱竹。更让他惊讶的,是她那一脸凄然的表情,一双黑如夜幕的眼睛已经隐含珠泪,浓浓的伤感之情从中透出,立即取代了刚才快活的气氛。

  秦付二女转过一条林荫道时,险些跟迎面而来的两条人影撞在一起,双方都本能退后几步,然后看清了对方。

  此文色度不多,旨在承上启下,欲知下文老七和白洁能否共度良宵,其间又有什么事情发生,请期待豺狼续文。豺狼自此每月尽会在24日和9日出文,或半月或一月,不会让各位等太久了。

  张立毅不由一愣,觉得有些不对,却不知道哪里不对。不过,他看到付筱竹开始解上衣的扣子时,顾虑消除了:「这个女孩还真是急,门还没关上,就开始脱衣服!」他心里想着。

  为了弟弟能上上大学,没有什么门路又体弱多病的老父亲四处求爷爷告奶奶,就在刘小静开学前还是没有一点眉目。想到整日愁眉不展、两鬓斑白的老父和家中的窘迫,刘小静那里还有心思和老秦头寻欢。

  看着父亲一副老实巴交的可怜模样,秦丽娟心软之余,也放下心来,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至少他不是自己先前想象的那种「道德败坏」的人,让她多多少少有些宽慰。

  原来,高平好多年来初次奸淫女人,被自己奸的又是一个年轻的娇娃,刚才又被她口交了好长时间,插进去没干几下就射精了,这时刘小静正渐入佳境,马上就要到达高潮,插在里面的阴茎射精后迅速萎缩,急得淫荡的女大学生唉唉直叫!

“啊?”女老师长大了嘴。“后来我就问我老公,我老公跟我说是咱们学校的,叫白洁,我老公不知道白洁这个人,他能说出来,还能有假?”女老师张大了眼睛,她知道那看来是真的了,听着张桂兰添油加醋的描绘着白洁在车里跟那个男的怎么口交怎么做爱怎么叫床叫的那个骚。女老师就想着赶紧给自己那个成天说白洁怎么好的情人说白洁是怎么样的一个烂货了。“啊?真咋的,你他妈的净瞎扯,白洁能那样,你要说她跟高校长有一腿,我还能信,你要说她那样,在车里就让人当着别人面就操,我可不信,你净瞎扯。”数学组的老师红头涨脸的说着,根本不信他心里那么温婉的白洁能那么下贱。“操,你爱信不信,说是张桂兰的老公亲眼看见的,不信你问他去啊?”那个女老师的情人信誓旦旦的说。一时之间,白洁的风言风语彷佛狂风一样扫遍了整个学校,就连高年级的学生之间都在流传白老师在车上被人轮着操的传说了。当现任的校长委婉的说出让白洁先离开学校,反正都要调走的说法之后,白洁其实已经早就想到了,这几天学校里的风言风语她也不是没有听说,她也知道校长这样的做法也是无奈之举了,作为她也只好追一追姜老六调转的事情了。然而不幸的事情总是一个接一个的来,连钟五都不明白自己的大哥为什么忽然对白洁说出要十八万才能调工作的事情,钟五知道大哥对白洁是很感兴趣的,而且这个事情大哥说要一分钱不花连他都有可能办到,却跟白洁说出要白洁拿十八万,直接办个事业编制的说法。钟成依然猫在自己黑暗的角落里猜测着大哥的想法。策划着自己的复仇之路。白洁没有上班,没敢跟王申说,毕竟解释不了自己为什么不上班,白洁早晨上班转了个圈回来就猫在了东子的楼上。从来不早起的东子白洁进屋的时候还在睡觉呢,白洁悄悄的进屋没有惊动东子,自己坐在沙发上有些发愁,怎么想也想不到办法,看着东子在那睡得呼呼的,气的把沙发上的坐垫狠狠的扔到了东子身上,东子一下惊醒看到在沙发上气哼哼的白洁,有点迷糊的不知所措,也没有介意光着屁股爬起来,坐到白洁身边,搂着白洁,“媳妇,怎么的了?一早晨气成这样,怎么没上班呢?”“上什么班啊,校长让我等着调走了,先别上班了。就是你大哥那天惹的事,你不知道啊?”白洁气呼呼的说。“啊?这个老逼娘们,妈的你等我收拾她。”东子一下也明白了怎么回事。“你也就收拾个老娘们,你咋不收拾你大哥呢?”白洁鄙视着东子。东子尴尬的笑笑,没说话。搂着白洁的身子不由得有了想法,手不老实了起来,白洁拍开他的手,“就知道耍流氓,想想办法啊?”说着白洁把姜老六办工作的事都说了。

  “啊!爽啊!秦大爷的鸡巴好硬啊!……爽啊……爽……”

  秦大爷看着她高潮后迷醉的双目,嫣红的脸颊,却仍旧吃力地把丰臀撞向自己,秦大爷顿时兴奋起来,只觉得意气奋发,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时代。当下把她的两条腿扛在肩上,全身都几乎压了上去,龟头也已冲开花心顶进子宫里,肉棒完全没入小屄。

李明又露出了那种好色的样子:“那你得让我看看你的乳房。”

1.  看着少女赤裸诱人的胴体,少年平淡的目光渐渐炽热起来,一只手插进她夹紧大腿之间,只觉得一片滑腻湿热。他嘿嘿笑道:「林姐,你的胃口够大啊,跟父亲弄了这么久,又饥渴了!」

2.  看着因高潮而失禁的女孩,两股热流一起从下体喷发的奇景,秦大爷再也忍不住,虎吼一声,大量的精液沛然而出,击打在花心深处,让怀中的刘小静不禁打了个哆嗦。

3.

4.  刘小静把付筱竹的两片臀肉,用力掰开,小巧的肛门最大限度地张开了。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误杀

5月猪肉价格上涨

  刘小静笑了笑:「其实,男人喜欢奶子大屁股大的女人,也是很正常的事,秦大爷,你也用不着不好意思!」

人造肉国标将出台

仙剑奇侠传七

  “想了!想你这东西!”刘小静握着刚刚从阴部滑出半软的黑红的大肉棍,娇声答道。

快船26分惨负灰熊

***********************************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