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杏免费视频APP下载

《日本成人社区》-第43集在线观看

时间:2021-02-27 21:12:21 作者:保时捷 浏览量:21909

《日本成人社区》-第43集在线观看

长假终于过去了,刘小静和同去游玩的同学们踏上了返校的火车。在和同学们游玩的一周里,刘小静并不觉得玩的很开心,由于出发前与秦大爷盘庚大战了近一夜,身体疲惫不堪,头几天老想睡觉,根本没心思玩,到了后三天身体才缓过劲了,可是下身的欲火又窜了上来,一到深夜就难以入睡。想来也是,近一个月来,几乎天天夜里都偷偷溜进秦大爷的卧室,每天都被秦大爷干得高潮迭起,爽的死去活来,乍一下旷了这么久,真是难忍啊!

  付筱竹一笑,问道:「秦姐,你平时最爱听什么流行歌曲?」

  是去?是留?

  秦大爷一把拉开刘小静的手,翻身将她的娇躯压在身下,拉开灯痴痴地看著刘小静婀娜多姿的娇躯,而后忘情地在刘小静双峰上吸允,一只大手滑向三角地带……啊!咿呀!嗷!刘小静发出愉快的娇喘,秦大爷不慌不忙在小淫娃的肉体上爱抚着……最后,舌头停留在刘小静的左乳头,右手不知厌倦地揉搓右乳房,最要命的左手食指和中指分别在刘小静的阴蒂两侧轻轻地上下滑动……就这样十多分钟过去了……。

  「砰」一声闷响,狠狠砸在了她的太阳穴上。她没有感到痛,只觉得天地一阵旋转,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那……那你想怎么办?」刘小静实在是想不通,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死要面子,反正都是要上,哪来那么多说道。真是应了那句话:既想立牌坊,又要做婊子。

高义让那女人把裙子撩起来,趴在床上。女人穿的是一双长筒袜,大腿根一截白肉里面是一条蓝色的内裤,高义把女人的内裤拽下来,两人衣服也没脱,从后边就插了进去。女人的屁股很大,很显然生过孩子,阴道很松的,弄几下水就很多了。高义双手把着女人的腰,“咕唧……咕唧……”地干得过瘾,女人跪趴在那里,不断的哼哼着,高跟鞋也掉到了地上一只。正干得火热,女人的老公回来了。一敲门,高义一紧张,一边往外拔一边射精了,弄得女人的阴道里、阴毛上、屁股上到处都是白花花的精液。两人慌乱地弄好衣服打开门。男人进来一看,两人神色慌张,女人的脸红扑扑的,一只脚穿着高跟鞋,赤着一只脚,腿上和脚上的丝袜都已经松脱了,裙子也都褶皱了。他不由心里有些疑心,一转身,看见床上扔着一条女人的蓝色内裤。沉着脸叫女人和他进了屋里,一进屋他一把撩起女人的裙子,一看女人没有穿内裤,当时就急了,手在女人湿乎乎的阴部一摸,在鼻子底下一闻,“我操你妈!”男人捅到了镇里,高义只好调到了中学当校长。到学校里来了之后,也已经搞了六七个女老师了,学校里的男老师都知道高义的风流好色,一看哪个女老师经常被高义叫到办公室,或者单独谈话,男老师们就互相传闻:“谁谁又被扒裤子了。”***    ***    ***    ***白洁刚毕业到学校的时候,高义就惦记上了,可一直没有机会,两个月前白洁结婚的时候,高义上火了好几天,他一直怀疑白洁结婚之前是处女,没在结婚之前弄上她,结婚之后,看白洁一天天的从一个少女的清纯变成少妇熟透了的感觉,让高义心里急得要命。今天见到白洁,一个阴谋在他心里产生了,一个圈套向白洁身上套来。晚上回到家,白洁吃饭的时候把单位的事和丈夫说了,可她丈夫根本没当回事。白洁的丈夫王申是在另一个中学教数学的老师,人瘦瘦的,带着一副高度近视镜,看上去文质彬彬,倒也有些知识分子的风度,可也有知识分子的通病,根本不相信白洁能评上这个职称。不屑一顾的说了几句话,让白洁很不舒服。两人闷闷不乐地上床了,过了一会儿,王申的手从她背后伸过来在她丰满挺实的乳房上抚摸,一边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翻身压倒了白洁身上,一边揉搓着白洁的乳房,嘴已经含住了白洁粉红的小乳头,轻轻吮吸,舔嗦着。“烦人……”白洁不满地哼了一声,王申已经把手伸到白洁下身,把她的内裤拉了下去,一边将手伸到白洁阴毛下边摸了几下。白洁的下身一般都是很湿润的,而且阴唇上非常干净,嫩嫩滑滑的,摸了几下,王申的阴茎就已经硬得发胀了,迫不及待地就分开了白洁的双腿,压到了白洁双腿间。坚硬的东西在白洁湿滑的下体顶来顶去,弄得白洁心里直痒痒,只好把腿曲起来,手伸到下边,握着王申的阴茎放到自己的阴门,王申向下一压,阴茎插了进去。“嗯……”白洁哼了一声,双腿微微动了一下。王申一插进去就开始不停地抽送,呼哧呼哧地在白洁身上起伏着。渐渐地白洁下身传出了“噗嗤、噗嗤”的水声,白洁的喘息也越来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张开着,王申这时却快速地抽送了几下,哆嗦了几下,趴在白洁身上不动了。刚有一点感觉的白洁把趴在她身上的丈夫推下去,抓过床边的卫生纸在湿乎乎的阴部擦了几下,翻过来掉过去,心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烧,起身又打着电视,浑身很不自在。作为一个丰满性感的少妇,王申显然无法满足白洁的性欲。只是现在白洁的性欲还没有全显露出来,这为白洁的堕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的伏笔。第二天,一上班白洁就发现许多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到了教室才知道,原来今年的先进生产者评了她,而且,还评她为今年镇里的劳模,准备提名为市里的劳模。白洁心头一阵狂喜,来到了校长高义的办公室。 白洁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衬衫,和一件到膝盖的淡黄色纱裙,短裙下露出的笔直浑圆的小腿上穿着春白色的长统丝袜,小巧的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小凉鞋。“校长,您找我?”白洁按捺不住心头的兴奋,脸上还带着笑意。高义眼睛盯着白洁薄薄的衣服下随着白洁说话有些轻轻颤动的乳房,那丰满的韵味,让他几乎是要流口水了。“校长。”白洁又叫了一声。“啊,白洁,你来了,”高义让白洁坐在沙发上,一边说:“这次评你为先进是我的意思,现在不是提倡用年轻人吗,所以我准备提你进中级职称,如果年底有机会,我准备让你做语文组的组长。”由于白洁坐在沙发上,高义从白洁衬衫的领口斜眼进去看见白洁里边穿的是一件白色带蕾丝花边的乳罩,高义看着丰满白嫩的乳房之间深深的乳沟,下身都有些硬了。“校长,我才毕业这么几年,别人会不会……”白洁有些担忧。“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高义的眼睛几乎快钻到白洁衣服里去了,说话出气都不匀了:“这样吧,你写一个工作总结,个人总结,明天早上……嗯,明天是周六,明天上午九点,你送到我家里来,我帮你看一下,周一我就给市里送去。”

  林楚雯哪顾得许多,随手接过戴上了,一手撑在他胸口,另一手握着肉棒,咬牙慢慢坐了下去。

高义手抓住白洁的衣服往外拽,白洁赶紧用手拦住,“行了,别……”白洁脸红扑扑的,声音都颤巍巍的。高义的手一边揉搓着丰满的乳房,一边在白洁耳边说:“别装了,来吧,干一下子。”

  " 我不行了,有一个行的你要不要!"

  明峰逐渐体会到少有的兴奋,正在他身上耸动不停的刘小静,不仅比女朋友骚浪百倍,小屄流出的浪水量也是多得惊人,从一开始就源源不绝好似未关紧的水龙头,在高潮时的喷发更如洪水决堤,冲击着他的阳具,让他美妙异常,他知道他已经濒临爆发的临界点了。

  秦大爷深切体会到了后半句话。自发生上回的事后,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可他却觉得有一年那么漫长。为什么呢?

  看着父亲一副老实巴交的可怜模样,秦丽娟心软之余,也放下心来,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至少他不是自己先前想象的那种「道德败坏」的人,让她多多少少有些宽慰。

  「张老师,我是为早上缺堂的事来的。」付筱竹开门见山地说道。

  「秦大爷看你的目光非常热切,他好像很喜欢你哦!」

  刘小静毫不示弱地也看着她,她不想在气势上也输掉,否则,自己就真的完了。

  正在被疯狂抽插的刘小静看到包义胀起的黑棍子更加激动,屁股一沉坐在床上,秦大爷的大肉棒被迫滑了出来。刘小静一手抓着包义的大肉棍一手抓住秦大爷滑腻腻的肉棍,让两条坚挺的大肉棍都耸立在自己的面前。两条肉棍都硕大无比,真是哥俩比鸡巴一般大!只是秦大爷的龟头更大一些,包义的更硬一些。刘小静爱不释手的在两根肉棍上抚摸着,又张开樱桃小嘴东一口西一口地吸允着…

还有两个星期就要开学了,高义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白洁了,老婆美红也出车了,让他这个色鬼真是难熬。想起白洁丰挺的乳房摸上去那种柔软的肉感,已为人妻了竟然还是粉红色的小乳头,修长秀美的一双长腿在自己肩上颤动的感觉,柔软湿润的阴唇仿佛白洁的人一样娇嫩。特别是白洁在自己身下的时候,淡淡的呻吟,微微的喘息,丰润的腰肢的微微扭动,迷离的双眼,粉色的红唇……想着白洁在自己面前翘着雪白的屁股的样子,高义的阴茎不由得硬了起来……这时电话响了,教育局要求学校组织五名老师明天开始参加为期一周的政治学习,高义不由得大喜,直接就往白洁家奔去。白洁一开门就看见了高义火辣辣的目光,心里不由得一荡。高义看见朝思暮想的美人,几乎就要扑上去,一下看见了后面的王申,才赶紧收回来盯在白洁鼓鼓的胸部的目光。“高校长来了,快进来。”王申赶紧招呼高义进门。白洁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牛仔布的裙子,到小腿的,上身则穿着那件红色的T恤,柔软的布料贴在白洁丰满的前胸上,明显的看出白洁没有戴乳罩,还好白洁的乳头比较小,看不出明显的乳头痕迹。可是看着白洁丰满的呼之欲出的乳房,高义已经快挺枪致敬了。裙子下露出一小截白皙的小腿,一双嫩嫩的小脚穿着一双粉红色的小拖鞋,坐在那里用脚尖晃动着。高义说明了来意,通知白洁明天去参加学习,要去一个风景区,准备一下东西,又说了什么学校很重视白洁,白洁的工作做的很好什么的。“对了,上次白洁评职称的事情多亏了高校长,高校长辛苦了,我们一直也没时间感谢您。”王申真诚的说。听见这话,白洁转过了脖子,高义赶紧说:“没什么,都是应该做的。”“中午了,高校长就别走了,一会儿我去买点菜,在我家吃点饭。”王申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这怎么好意思。”高义假装推辞着,眼睛瞟着秀丽的白洁。“就算我们谢谢高校长的大力帮助吧。”白洁的眼睛斜看着高义,她故意把“大力”两个字咬得很重。说着话,高义没有动,王申站了起来,向外走去,白洁这时叫他:“对了,你顺便把老姑家的水管钳子送去,快点回来,家里没有酒了,买瓶酒。”王申答应着就出去了。王申刚出门往楼下走,高义就迫不及待的搂住白洁肉乎乎的身子,把她压在门上,去吻她的红唇。白洁偏过了头,也没怎么挣扎:“你不是要走吗,还不好意思,玩人家的老婆就好意思了,色鬼……”高义的手已经握住了白洁的乳房:“连乳罩都不戴,是不是等着我摸呀?”另一只手在白洁屁股后抚摸着白洁圆圆的、翘翘的小屁股,把裙子从后面向上拽着。“想没想我?”白洁已经有点微微气喘了。“想死你了。”高义一边说着,一边一下抱起白洁,向屋里走去。白洁的家是小小的一居室,进了卧室,把白洁压到了床上。白洁赶紧推开了他:“窗帘啊。”又想了想:“白天挡什么窗帘?要不别了……”白洁打开在自己裙子里乱摸的手。“去外面的厅里吧,那里没有窗户。”高义说着又要去抱她,白洁赶紧推开他,自己走了出来。到了外面,高义就把白洁的裙子都撩了起来,白洁白嫩的两条腿,全都裸露在外面,高义让白洁把着沙发的靠背,弯着腰。看着白洁下身穿的一条白色的蕾丝的内裤,在阴唇的地方都已经湿了一小片儿。高义把白洁的内裤拉下来,白洁抬起腿把内裤脱了下去,雪白的两瓣屁股翘起着,白洁的阴毛只是长在阴阜上,有着稀疏的几十根,阴唇往下一直到肛门都干干净净的没有毛,从后面看粉红的阴部娇嫩湿润。高义也很着急,把裤子的拉锁拉开,把阴茎掏了出来,顶在白洁湿润的阴道口,向前一顶,“叽……”的一声就插了进去。白洁身子一颤,到肩头的长发披散了下去,两个小小的脚尖翘了起来。高义探下腰去,把白洁的T恤推到胸前,把玩着白洁颤悠悠的一对乳房,把阴茎紧紧的插进白洁的身体里,开始快速的顶着。不是抽插,而是顶在白洁身体里,身体紧紧的顶着白洁的屁股,快速的顶动,身体最深处的强烈刺激让白洁几乎连气都上不来,垂着满头秀发,张着嘴,整个腰呈一个弧线弯下去,屁股紧紧的贴在高义的小腹下。弄了一会儿,白洁的身体就开始微微颤抖,喘息声已经快成了叫声了。高义把身体从紧紧的贴着白洁的后背抬了起来,站在白洁身后,开始抽插。这时忽然响起了敲门声,两人不由得一惊,停了下来,不敢作声。这时外面响起来叫门声:“有没有人啊,开门啊。”白洁一听,低声的告诉高义:“是楼上的。”两人才放下心来。高义把阴茎慢慢的抽动着,白洁轻轻的扭动着屁股。叫了几声门,那人嘴里嘟囔着走了。“快点吧……他快回来了。”白洁喘息着说。高义开始不停的快速抽送着,两人阴部交合摩擦的水声“叭叽、叭叽”的响着。“嗯……哼……哦……”白洁轻声的叫着。很快,高义一泄如注,白洁跪在沙发上喘息了一会儿,起来刚要穿内裤,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王申回来了。情急之下,白洁把内裤塞到了沙发后面,整理了一下衣服,正襟危坐在那里。王申进了屋,看见白洁坐在沙发上,高义坐在边上的凳子上。两人的脸上都红扑扑的,喘着气。王申也没想什么。“怎么不开窗户啊,天这么热。”一边把东西放下,去开窗户。白洁赶紧拿过东西进了厨房,去做菜,王申又回到高义那里,两人说着学校里的事情。白洁站在那里,一股高义的精液从身体里流出来,顺着大腿向下缓缓的流着,凉丝丝的。刚刚兴奋的身体,还是软软的,T恤下的乳头还坚硬的挺立着。吃饭的时候,两人不时的眉来眼去,王申不堪酒力,很快就话多了,看不见媚态迷人的白洁把一只娇嫩的小脚在桌子底下伸到了高义的裤裆间,拨弄着高义的宝贝。吃了饭,高义匆匆的告辞了,他真是怕酒后看着雨后荷花一样的白洁,那种新承灌溉的媚态会让他受不了,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就糟了。

1.  两人都没了力气,倒在床上,只有喘气的份儿。

2.  「对啊。就像吸毒一样,明明知道太疯了对身体不好,但还是摆脱不了那种诱惑,所以我才想找她帮忙。真是,也不知道你年轻时吃了什么,到现在还保养得这么好,哪像个六十多的人?」

3.  「啊……啊……」被狠吸了两下,付筱竹舒畅地叫了两声,双臂搂住了少年的脖子,把他的头紧紧压在自己胸前。

4.白洁浑身软软的靠在赵振的怀里,每动一下都浑身颤抖,娇喘连连的不断叫着不要,让赵振更加的雄风大起,不断的托起放下,放下的时候白洁的下身已经发出了“啪嚓、啪嚓”的水声,白洁的下身已经和发水一样了。刚高潮了一次的白洁抬起头,一下看见了墙上的照片。照片里的白洁穿着洁白的婚纱,一脸幸福的看着文质彬彬的王申,而此时的自己,衣衫不整的和一个男人在自己的床上做爱,自己的老公醉卧在沙发上昏睡,白洁的心里一阵疼痛。这时的赵振把白洁翻了过来,让她跪在床上,扶着白洁翘起的屁股,从白洁身后插进了白洁身体里,一边干着,一边抬起头欣赏着白洁和王申结婚的照片。他的眼睛只是盯着照片里穿着洁白婚纱的白洁,特别是婚纱裙下露出的穿着白色丝袜的一段小腿,看着这个刚刚结婚的少妇此时正趴在自己面前,撅着屁股,任由自己干着她粉嫩的阴道,抚摸她丰满柔软的乳房,让赵振更是色心大起。干了一会儿,赵振让白洁转过身来,他想看着白洁光光的样子和墙上的穿着婚纱的照片一起干。白洁躺在那里看着他的眼睛,一下明白了,羞得站起身一下关了屋里的灯。赵振也没什么办法,只好在昏暗中抱住白洁,插了进去,黑暗中享受着白洁火热的肉体、下身湿漉漉的肉洞。正在两个人喘呼呼的动着的时候,正在白洁又一次浑身颤抖晕乎乎的时候,一个晃晃荡荡的身影走了进来,而且带来一屋的酒气。两个人一下子愣住了,赵振压在白洁的身上,下身还紧紧地插在白洁的身体里,白洁的双手双腿都缠在赵振的身上,屁股甚至都翘得离开了床,两个人抑制不住的粗重的喘息声在屋里回荡。谁想王申一头扎在床上,昏昏睡去,根本没有知觉去知道自己的妻子在身边被一个男人压在床上。听着王申含含混混的睡着了,赵振又动了起来。白洁的身体迎合着赵振的抽送,在颤抖抽搐,而白洁的心里非常难受。丈夫的脸就在自己身边,呼出的酒气喷在脸上热乎乎的,而自己的身上却压着另一个男人,身体里插着这个男人的阴茎,而且还不断的有着高潮的感觉,一种变态的快感几乎爆炸在了白洁的身体里。白洁在赵振终于射出精液的瞬间,整个人都挺了起来,浑身不断的颤抖,下身更是湿乎乎的一大片。等到赵振抽出阴茎,起身走的时候,白洁头昏昏的,浑身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就昏昏睡去了。清晨四点钟,头疼得好像炸开一样的王申从昏睡中惊醒,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坐起身子,昨晚的一幕一幕稀里糊涂的在脑子里乱转,根本想不起什么。回头看床上的白洁,不由得一愣,床上乱纷纷的一片,毛巾被在地上扔着,床单都是褶皱,白洁躺在床上还在熟睡着,上身的内衣撩起着,露出了左边的乳房,下身光溜溜的,内裤在地板上扔着。王申挪到白洁身边,看着白洁叉开的双腿间:白洁的阴毛乱纷纷的,上面还有着水渍的痕迹。这时白洁翻了个身侧过身子睡觉,王申看着白洁翻过的身子,屁股下边有着一大滩的水渍,还有着几坨白色的粘液,而从白洁白嫩嫩的屁股后边看过去,白洁的腿根都是湿漉漉的水渍,还有着一溜白色的粘液从阴唇中流到大腿上。王申一呆,苦苦的想着,昨晚和白洁做爱了吗?这时白洁也醒了,一看王申的样子,再一看自己身上,脸一下就红了,下身黏糊糊的感觉让她脸上火烧一样,但还是顺嘴说:“看你,喝多了就耍酒疯,弄得哪儿都是。”再看王申几乎是整齐的裤子,顿了一下说:“完事儿了,还非得出去打麻将,拦都拦不住。”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迷你特工队

  秦丽娟却没在意,继续说道:「这样好了,我今晚住在学校外的旅馆里,明天下午再走。爸,你要是跟女儿回去,下午之前,给我打手机就行了,您觉得怎么样?」

冷血狂宴

  「你好,我……我可以叫你秦姐么?」女孩有些害怕,小心翼翼地问道。

心灵奇旅

  由于天热,他一个人坐在了楼门前的树荫下。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们,不禁又想起了刘小静前几天说的话。直到现在,他还是不能相信那是真的。

遇见王沥川

  「呜……」含了不久,她惊讶地发现,肉棒还在变大、变硬,几乎容纳不下了。她只觉得身体越发火热,私处连续不断地流出淫水,再也难以忍受那无边慾火的煎熬……。

路虎

  秦大爷也是快感连连,肉棒在充满褶皱的小屄里,每一下抽动都会强烈地摩擦龟头,付筱竹的每一次深坐,都刺激得他吸着冷气。而她那种欲语还羞、欲拒还迎的神情举止,更令他心醉神迷,很快就有了射精的感觉。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