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杏免费视频APP下载

以家人之名电视剧在线观看免费-欲焰

时间:2021-04-18 20:34:02 作者:熊出没 浏览量:33932

以家人之名电视剧在线观看免费-欲焰

  刘小静却不因此而放过她,「骚货,起来!」两指勾住她的肠壁,使劲往起提。

  秦丽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学生楼、离开校园的,纷纷而来的惊讶目光她都没有在意,只有刚才推开门那一刹那的景象,始终萦绕眼前,无论怎么咬牙努力,都无法将之挥去。而每次浮现那幅画面,她觉得心在阵阵抽痛。

  刘小静愣愣地坐在那里,好一会儿,她站了起来,「我先回去了!」

  「啊!」付筱竹轻叫一声,「不……不要……」想要把腿夹起来。可是,这样做的结果是将秦大爷的脸牢牢夹住了。

  「啊──」刘小静猛地直起身子,头也忍不住向后仰了过去。

  「早就有学者研究过了,原因要追溯到远古时代了,你想不想听听?」

  付筱竹笑了笑,没有说话。心细的她,已经看出叶思佳嘴角隐隐压藏的笑意,让她立即明白,这个女孩心中的焦急并没有外表来得那么严重。之所以露出一副满脸愁容,只不过是想让自己快些想出办法而已,下意识地用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小手段。

  付筱竹又笑道:「秦姐,你这么年轻,谁见了都会觉得你是我姐,说其他的人家肯定不信!」

(八)

  刘小静却不因此而放过她,「骚货,起来!」两指勾住她的肠壁,使劲往起提。

  男人却丝毫没有理会,一件件脱去她的衣服,嘴里呵呵笑着:「别怕,你一会儿放松些,就不会痛了!」

  而付筱竹此时更是快活无比,这种姿势使甬道弯曲好像变短了一样,本就粗长的肉棒更轻易顶到尽头,娇嫩敏感的花心没有一点招架之力。更让她受不了得是,少年的肉棒坚挺无比,那种硬度是她以前没有遇过的,插在阴道里稍微一动,便刺激得浑身酸麻、穴肉发颤,忍不住释放出一股又一股浪水。

  原来,高平好多年来初次奸淫女人,被自己奸的又是一个年轻的娇娃,刚才又被她口交了好长时间,插进去没干几下就射精了,这时刘小静正渐入佳境,马上就要到达高潮,插在里面的阴茎射精后迅速萎缩,急得淫荡的女大学生嗷嗷直叫!

“哎呀,快让开,一会儿来人了,有时间看啊。放开我!”白洁一发火,李明生怕惹急了这小美人,只好放开了手,但是手还是抚摸着白洁的大腿。“别忘了周日啊。”看着白洁要走,李明赶紧的问着白洁。“有时间当然不能忘了啊,要是没时间就再找时间。我都答应你了,你还怕什么?”白洁开门走出去了,一边回头说着。白洁回到家里,王申还没有回来。她简单的做了点饭,等着老公回来。没想到王申醉醺醺回来的时候,竟然还来了好几个人,有王申的校长赵振,还有三个老师,白洁挺面熟,看来都是王申的同事。白洁一愣,却只好赶紧的招待着……

  「老师,真的是非挂不可么?」

  啊!刘小静轻叫一声!在被插入的同时一下子扬起脸来、又往上耸了耸屁股,紧锁双眉,张着小嘴,享受着老校长带来的充实的快感,高平迅速地抽插着,好像是要把积聚了近十年的欲火一股脑地发泄出来。

  行……我要……我又要丢……」

1.  不过,他的主要心思却没放在这里,脑子里想的,是白天见到的那个三十岁左右的成熟美女。虽然只是短短的一面,但她那成熟妩媚的韵味已经感染了他。

2.  「啊……」

3.  其实,自从上次和老秦发生了关系后,刘小静也曾后悔,心里直怪自己,竟然让这地位低下的老头得到了自己人人羨爱的身体,而且还是主动倒贴,一想起来就觉得郁闷。虽然,和他做爱时产生的空前快感,在现在想来是那么回味无穷,但是总认为自己吃了大亏。

4.  「那就这样了,秦姐,下午我还有课,就先走了!」付筱竹露着甜甜的笑容。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体内死病毒呈阳性

我就是演员3

  这时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让自己无数次神魂颠倒的高大老情人——秦大爷!

问道

  付筱竹并没有回答,他也无意让她回答,继续道,「年轻人啊,毕竟是沉不住气,也许你自己都不知道,从进来开始,你至少摸了这个兜有五、六次了,想不让我怀疑都很难。」摇头叹息了一声,「女人啊,再聪明也是一样,总改不了多疑多心的毛病。不过,这也难怪,千古以来都是如此。」

精英律师

马自达

第四章 偷情的少妇(一)背夫偷情学校放假了,高义已经有半个月没看见白洁了,刚好一位老师结婚,在婚礼上看见了白洁。几天不见,白洁好像更水灵、更丰满了,脸上更是充满着少女无法媲美的妩媚性感。白洁穿着一套淡蓝色的套裙,开口适中,里面是一件花领的白衬衣,开口出露出一截粉嫩的胸脯,下身的裙子是现在流行的窄裙,紧紧裹住圆滚滚的屁股,修长的双腿裹着一双透明的玻璃丝袜,脚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鞋。高义看着白洁下身几乎就硬了,真想摸摸白洁圆滚滚的双腿间是不是湿乎乎的。大家围坐一桌,高义赶紧挤到了白洁旁边,白洁心里不由得动了动,下身竟然有了感觉。几杯酒下肚,白洁的脸上罩上了一朵红云,更添了几丝妩媚。趁人不注意,高义的手摸到了白洁的腿上,滑滑的丝袜更让高义心痒难当。白洁把他的手拿下去,一会儿又摸了进来,后来更是摸进了裙子里,在白洁阴部隔着内裤抚摸着。白洁穿的是一条裤袜,高义的手指隔着丝袜在白洁内裤中央轻轻的按动,白洁在这么多人面前又不能让人看出来,只好故作平静,可双腿在高义的抚摸下不由得微微发抖,下身已经湿了,心里就像长了草一样。酒席散了时,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走到一个僻静的小胡同,高义一把抓住了白洁的手,白洁几乎是顺势就被高义搂在了怀里。搂着这软乎乎的身子,高义的嘴就向白洁粉嫩的脸上吻了过去。白洁微一挣扎,柔软的嘴唇就被高义吮吸住了,滑嫩的香舌不由得滑进了高义的嘴里,高义的手已经在白洁圆滚滚的屁股上抚摸着。白洁浑身软绵绵的,感觉着高义粗大的阴茎顶在自己的小腹上仿佛能感觉出插进自己身体中的那种快感。下身已经湿漉漉的了,当高义在她的耳边说“去你家”的时候,连想都没想就领着高义回到了她的家。一进屋,白洁刚回身把门锁上,高义就从身后抱住了白洁丰满的身子,双手握住了白洁一对丰满、浑圆的乳房。“嗯……”白洁软绵绵的靠在了高义的身上,任由高义的手从衬衣的领口伸了进去,推开胸罩,握住了她坚挺、饱满的乳房,一接触到白洁柔嫩的皮肤,白洁的身子不由得颤了一下。高义的手已经把白洁的裙子向上撩了起来,手伸到了白洁腿中间揉搓着白洁敏感娇嫩的阴部。白洁裹着丝袜的双腿在地上微微的抖着,回身双手搂着高义的脖子,两人的嘴唇又吻在了一起。高义已经把白洁的裙子撩到了腰上,白洁裹在透明的玻璃丝袜里的圆滚滚的屁股都在高义的手下颤抖着,高义的手已经伸到了裤袜的腰上要向下拉了。“丁当”石英钟响了,四点,白洁一下想了起来,王申四点钟补课结束,一般四点二十就到家了,赶紧推开了高义:“不行了,你快走吧,我老公就快回来了,明天你来,我家没人,快点吧,他四点半就回来了。”高义的手已经在白洁的两腿间伸进裤袜里摸到了白洁柔软湿润的阴部,手指在白洁娇嫩的肉缝中抚摸着,白洁的浑身已经软软的了,双手无力的推着高义的手:“别摸了,再摸就受不了了……”“来吧,我快点,十五分钟就够了,来一下吧。”高义把白洁的手拉到了自己的下身:“你看,都硬成这样了。”白洁的手抚摸着高义粗硬的阴茎,眼睛里的春意都快成了一汪水了,红润红润的嘴唇娇艳欲滴,拉着高义的手按在了自己丰满的乳房上。高义顺势就把白洁的脸朝下压在了书桌上,把白洁的裙子撩到了腰上,手抓着白洁的裤袜和内裤一起拉了下来。白洁雪白的两瓣屁股用力的向上翘着,中间肥厚的两片阴唇,粉红的一点正在流出有些混浊的淫水。高义一只手解开裤腰带,另一只手在白洁柔软的阴毛和阴唇上抚摸着。高义的阴茎已经硬得像一根铁棒了,高义双手把住白洁的腰,阴茎顶在白洁湿润的阴唇中间,向前一顶,“唧……”的一声,白洁浑身一颤,“啊呀……”的叫了一声,上身整个软软的趴在了桌子上,随着高义的大力抽插在桌上晃动,娇喘连连。由于裤袜和内裤挂在了腿上,白洁的两腿没办法叉得开,下身更是夹得紧紧的,抽插之间强烈的刺激让白洁不停的娇叫呻吟,又不敢大声,紧皱着眉头,半张着嘴,不停的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高义因为时间的缘故,干得很猛。干了几下,白洁就把脚上的高跟鞋踢了下去,双脚站在地上,翘着脚尖,以便站得稳当些。随着高义快速的抽送,两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响,连在一起的地方更是传出湿漉漉的水声,白洁下身的淫水随着抽送,顺着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几条水渍。此时白洁的丈夫,王申已经下班了,走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市场,想起白洁爱吃西红柿,就到市场去想给白洁买几个西红柿,他怎么想得到自己美丽端庄的妻子,此时正在家里翘着雪白的屁股让一个男人粗大的阴茎在后面不停的插入。“啊……啊……”伴随着白洁销魂蚀骨的呻吟声,高义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后,把阴茎紧紧的顶在白洁的身体深处,开始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白洁的头向后用力的抬起,脚尖几乎已经离开了地面,感受着高义的精液冲进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噗……”的一声,高义拔出了湿漉漉的阴茎,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随着白洁下身的抽搐流了出来,顺着黑色的阴毛缓缓的流着。高义用身边的一个毛巾擦了擦,提上了裤子,一回身,已经四点二十八了,白洁还软软的趴在桌子上,裤袜和一条白色的高腰内裤挂在腿弯,娇嫩的阴部弄得一塌糊涂,白嫩的屁股上都是一片水渍。“快起来吧,我得走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