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杏免费视频APP下载

在线播放不用任何软件

时间:2021-04-20 00:09:31 作者:赌王灵柩移送义庄 浏览量:49832

在线播放不用任何软件

  「你还站着什么?还不把衣服脱了?」刘小静冷冷地说着。

  他动作不停,继续托起女孩的屁股,腰胯配合着一抬一降,一口气便弄了十几下,记记重戳在花心上。

  秦大爷恍然,原来是失恋了,怪不得会这么伤心,只是——为什么会突然分手呢?难道——他突然一阵莫名的紧张。

  两天后,刘小静趁着下午上自习课又溜到了高校长办公室。有了第一次鱼水之欢,二人显得很亲热,刘小静落落大方地与高校长聊天、打情骂俏。

  「我……我……不可能的,根本就不可能有这种事!」

  「唔……」付筱竹浑身打了个颤栗,摆动着屁股,试图躲避那只侵犯的手。

  终于,在发出一声惊心动魄的娇吟后,她达到了高潮的顶峰,屄心内激烈的收缩,大量的阴精飞泻而出。

  女孩的淫叫混着「噗滋噗滋」的水声,回响在整个房间内。也不断传进正在偷窥的秦大爷耳里,从第一眼开始,他就被这火辣的场面深深吸引。要知他是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本本份份的老实人,哪见过这等激烈的阵仗,只觉得口乾舌燥热血上涌,就连沉寂多年的胯下之物也蠢蠢欲动。

  两人都没了力气,倒在床上,只有喘气的份儿。

***********************************

  这天晚上,秦大爷自己自斟自饮喝了半瓶二锅头,睡得象死猪一样,根本不知道刘小静进门。刘小静没敢开灯,还好,秦大爷的窗子外有一盏路灯隐隐约约照到室内。她熟练地爬到床上,掀开一点被子,准确地抓住了秦大爷的小弟弟。啊!这么软!刘小静有点失望。秦大爷身上只穿一件三角裤,也许是太旧的缘故,也许是近来小弟弟总不老实的缘故,三角裤显得很肥大。刘小静从一边很容易就掏出了软腻腻的阴茎,往上拉了啦睡裙,翘起浑圆的屁股跪在床上,低头把龟头含在了口中。只吸允了几口,老棍子就勃然翘起!她手握粗大、坚硬的肉棍阴部更加瘙痒,淫水一股一股流出洞口,沿着光滑的大腿流到床上。刘小静正想骑坐上去,突然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阴部抚弄。哼!老东西知道我来了,还装死!忍不住了吧!又摸人家下面,刘小静心想。啊!不对,好像不是秦大爷的手,在刘小静两腿之间抚弄的东西软软的、湿湿的,热热的、还有一股一股的热气吹向阴部,还发出吧嗒叭嗒的声响!刘小静不由得回过头,啊!她顿时惊吓得呆若木鸡。秦大爷养的大黑狗正在舔自己的阴部和流出的淫液,刘小静急忙缩回高高翘起地光屁股。

  秦大爷脸色一变,叫道:「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她?」完全不相信她的话。

  「我来了。」付筱竹咬着下唇,几乎要咬出血,闭上了美目,「你想怎样就怎样好了。」压制着愤怒,充满了无奈,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无法摆脱自己的悲惨命运。

  虽然这是内心深处渴望的,但同时也是良心道德深深谴责的,心情极为矛盾,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啊……」刘小静美得双目一翻,发出满足的声音。

  不过,他的心很快又被揪紧了。在刘小静冲出去后,他听到了两声惊呼,没等他反应过来,又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就没什么动静了。

  说完,对刘小静上下其手,在乳房和丰臀搓揉不停,一会儿,高平不再满足于隔着衣服抚弄,撩起刘小静的裙子,扒下她粉红色的三角裤,在她的阴部抠弄起来,刘小静被老家伙抠摸得气喘吁吁,微闭双目,紧锁眉头,两腮泛起阵阵春潮,忘情地享受高平的爱抚。

  「对啊。就像吸毒一样,明明知道太疯了对身体不好,但还是摆脱不了那种诱惑,所以我才想找她帮忙。真是,也不知道你年轻时吃了什么,到现在还保养得这么好,哪像个六十多的人?」

1.  他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也知道柳下惠坐怀不乱的故事。可是,每当看到付筱竹那绝美的身体,脑海中所有与「君子」相关的事物不由自主地统统抛在了脑后,然后事后就懊悔惭愧,责备自己不该一时冲动。然而惭愧也好,自责也罢,「一时冲动」却是屡屡发生,业已成为一种习惯。不过秦大爷也给自己找了一个充足的理由,至少他自己很满意:当时,在柳下惠怀中的女人,绝对没有付筱竹漂亮!

2.  还在等待,昏黄的灯光下,映照着的是秦大爷紧张、兴奋、而又有些无奈的脸,虽然他面前拿着一份报纸,虽然他故作镇定地阅读着,但若要问他报纸上究竟写了什么,他肯定一个字也答不上来,因为他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他也会偶尔瞟一下左侧,因为那里坐着一个非常「不开眼」的人,到现在还不离开,也许她根本就不打算离开。

3.  「老师,真的是非挂不可么?」

4.  两种手段结合之下,秦大爷很快就招架不住了。仔细想想,刘小静的话也似乎很有道理。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杨幂

第八章 风情万种(一)疯狂之夜

热爱就一起

  「不吃饭了么?」

美每秒有1人确诊

保时捷

第九章 欲海娇妻(二)一凤二龙星期一就已经开学了,白洁早晨换了一套灰色的套裙,里面是白色的衬衫,下身肉色的丝袜和一双灰白色的高跟瓢鞋,披散开了长发,在头顶夹了一个红色的发卡。学校里的教学楼和家属楼都已经开始施工,高义忙得焦头烂额,还好有市里的王局长照顾着,钱都已经很快到位了,刚刚忙出了点头绪。今天开学了,他从施工现场走回办公室的时候碰到了白洁。从上次白洁和王局长在酒店包房里也是在他面前做过之后,他一直没有看见白洁,心里也是一直酸溜溜的,而白洁这个娇媚的女人好像总能给他眼睛一亮的感觉,特别是这两天白洁一直没有间断做爱,走起路来柔软的腰肢好像都有了一种别样的风情,粉白的脸上还淡淡的画了点眼线,眉目间好像更多了一点媚气。以前白洁走路的时候不敢太挺胸,怕别人的眼睛盯在自己的胸前看,可是现在白洁总是高高的挺着自己的乳房,薄薄的衣服下,有时候都会看到乳房颤巍巍的感觉。高义看着这个怎么也喜欢不够的女人,这个性感在骨子里,妩媚在眉目间的美丽女人,心里竟然也有点怦怦的跳,有一种尿急的感觉想干点什么。白洁看着高义的眼睛,那种火辣辣的欲望让她心里也慌慌的,白了他一眼,擦肩而过。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白洁身上淡淡的体香飘入高义的鼻子里,仿佛飘到了高义的心里,看着白洁圆滚滚的小屁股,真想就地给她放倒。白洁坐在办公室里,心里想着刚才看到的小晶,她可以肯定那些人说的就是这个小晶了。刚才在教室里,那些男生的眼睛都偷偷的瞄着小晶。小晶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小背心,好像是带了有垫的那种乳罩,显得乳房高高的在胸前挺着,露着白嫩的肚皮;下身是一条很小的红色裙子,里面竟然穿着黑色的内裤,一动就能看见;一双白白的长腿,穿着红色的一双水晶拖鞋;描着黑黑的眼影,长长的睫毛,眼睛放荡的四处飘着。“白洁,你过来一下。”高义过来叫她。白洁起身跟着高义走了过去,身后的两个老师交换了一个暧昧的眼神,眼睛都盯着白洁丰满圆润的身材,微微晃了一下头。“嗯……”关上了门之后,高义就紧紧的搂着白洁亲吻起来,吻得白洁几乎都要透不过气来,脚尖也不由得翘了起来。高义的手很自然的从白洁套装的领口伸了进去,隔着丝质的衬衫摸着白洁丰满的乳房。白洁从来都是穿那种薄薄的乳罩,摸上去感觉不到有厚厚的垫子的感觉,直接就是那种软软的、丰满的肉感。白洁软软的靠在高义的身上,不知道该拒绝还是心里很喜欢的感觉。当男人的手从白洁的裙下探了进去,沿着滑滑的丝袜摸到了最柔软的阴部,白洁抓住了高义不断摸索的手:“不要,别摸了……”高义的手又滑到了白洁圆圆的屁股上,裤袜紧紧的裹着的屁股俏皮的在白洁的裙子下翘着。两个人摸索着,高义就把白洁弄到了办公桌的前边,白洁一边说着不要,一边被高义摸得气喘吁吁的。高义一边推开白洁不断地拉扯着的小手,一边把白洁转成背对着他,他一双手从白洁背后伸过去,握住了白洁的一对乳房,一压就把白洁压的趴在了办公桌上。“不要啊,快放开我,不行啊。”白洁翻身想起来,高义一边压着她,手不断的揉搓着白洁的乳房,一边嘴唇在白洁的耳垂上亲吻着,弄得白洁浑身不断的酥软。“宝贝儿,这个电话送给你的,你喜欢吗?”白洁的头旁边放着一部包装着的新手机,是一部诺基亚的8850,很贵的电话。“我不要,你别来了,我不想在这里啊。”白洁还在做着挣扎。高义的手伸下去,撩起白洁的裙子,白洁肉色的丝袜下是一条紫色的内裤,高义手在白洁的屁股上抚摸了两圈,手就从丝袜和内裤的边缘伸了进去,一边抚摸着白洁光溜溜的屁股,一边就把丝袜和内裤都拉到了白洁的屁股下边。白洁感觉到下身凉凉的,和丝袜紧裹在腿上的感觉,知道屁股已经光了,也就不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再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在挣扎高义,还是在和自己挣扎。高义手摸到了白洁的阴唇,白洁浑身一抖,屁股的肉一紧,高义感觉到那里湿乎乎的,赶紧拉下了自己的裤子,把自己坚硬了很久的东西掏了出来,并没有直接插进去,而是插在了白洁的两腿之间。手从白洁衣服的下襟伸进去,撩开乳罩,抓住了白洁一对浑圆丰满的乳房,一边揉搓着,一边把肉棒在白洁两腿间抽动,碰撞着白洁娇嫩的阴部,弄得白洁娇喘吁吁,光溜溜的白屁股不断的向上翘起。高义也不再耍闹,手扶了扶,慢慢的插了进去,一直慢慢的插到了底。“啊……”白洁全身几乎都趴到了桌子上,屁股高高的挺起,脚尖用力的翘了起来,脚跟都离开了鞋子,小小的脚丫只有脚尖还踩在鞋里,灰白色的高跟鞋不断的在地上乱晃着。“宝贝,你想死我了。”高义开始抽插着,身子压在白洁身子上,手伸在白洁的衣服里,抚摸着白洁的一对乳房,屁股大力的来回运动着。大大的班台上,美丽的白洁头贴在凉丝丝的桌面上,上身的衣服松垮垮的,一双大手在衣服里乱动着,灰色的套裙卷起在屁股上,露出一段白光光的屁股,肉色的丝袜和一条紫色的内裤卷成一团缠在大腿上,屁股用一种让人看了血脉贲张的姿势用力的翘着。“啊……啊……哦……我不行了,你……啊……”白洁一边轻声的叫着,一边嘴里哀求着,男人的阴茎每一次插入,白洁浑身都会全部颤抖一下,这样的感觉爽得高义阴茎硬得好像更粗了。“宝贝儿,你真让人疯狂,每次都有不一样的感觉,舒服死了。”

首架电动飞机首飞

第十章 一路风流荡少妇(二)列车被奸王申到候车室里找了一圈,当然找不到白洁,一头雾水的回来,看到了自己娇美的爱妻已经拎着两个大包站在门口了,脸上还红扑扑的,额头有点点汗水。王申以为是白洁拎东西累得,赶紧跑了过去,替白洁拎起包,爱怜的掏出手帕给白洁擦汗,一边的高义刚要开口取笑,看到白洁的眼神,就咽回去了。候车室里人都聚齐了,白洁还有点晕晕的看着好多的熟悉不熟悉的身影晃动来晃动去,下身夹着的纸巾湿漉漉的在敏感的阴唇上摩擦着,让白洁感觉很不舒服。“白洁……”一个火红的身影从不远处向白洁跑过来,亲热的搂着白洁的脖子,还是一样的热情,还是一样的妩媚。孙倩上身穿着一件红色纱质的衬衫,非常宽松,薄薄的红纱下清晰的看见里面黑色的胸罩扣着一对丰满的乳房,两个袖子带着长长的飞边;下身一件白色的短裙,非常短的那种,好像动起来就能看到屁股,实际上是一件白色的短裤,在前边加了一片挡着的布,变成好像是裙子的那种短裤裙。修长的一双白腿光裸着,一双淡黄色的带白色花边的小袜子,白色的平跟休闲鞋,在火热的激情中还有着一分恬淡。长到披肩的头发压着大大的弯,自然飞散的垂落着,有着一种成熟女人不落的风情。“孙姐。”白洁回手挽着孙倩的臂弯:“自己来的啊?”“是啊,我就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孙倩的一对秀长的眼睛放射着不羁的目光,肆无忌惮的迎视着那些或者躲闪或者放肆的看着她的目光。白洁忽然看见大大的鼻子满脸苦笑的赵振身边还跟着一个身材很是丰满了一点的女人,穿着一身土黄色的套裙,腰间绷得紧紧的几乎能看见腰间一棱一棱的肥肉,到膝盖的裙脚下露出穿着很深的颜色的肉色丝袜,很有几分姿色的脸上被已经开始增多的赘肉堆挤的有些变形,带着一个大大的黑色的太阳镜,旁边还跟着一个8、9岁的小男孩儿。看着三个人的神态,不用说就是赵振的老婆孩子了,人都说性欲得到满足容易让人发胖,看来赵振的老婆是得到满足了。白洁想着忽然明白了赵振为什么满脸的苦笑,肯定是没想到把老婆孩子都带来了,不由得想笑,脸上就洋溢出了可爱的笑容,引得周围的一些男人看的都有点呆了。一边不断的和熟悉的不熟悉的老师打着招呼,一边终于上了火车。白洁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出门,硬卧的火车上中下三层的铺位,男老师在上铺,女老师在下铺,王申和白洁俩人一个在下铺,一个在侧对着的上铺,孙倩和白洁学校的一个老师串了过来,和白洁一起在下铺。白洁下身夹着的纸巾已经凉丝丝的了,湿乎乎的很不舒服,白洁上了车就急着想去厕所,可厕所还没有开。正坐立不安的听着孙倩胡侃,忽然抬头看见高义和一个穿着一身乘务员制服的女人走了过来,刚好走到她们这个铺位,高义已经走了过来,和白洁、王申等人打着招呼,一边向几个人介绍:“这是我爱人,陈美红。这是白老师,白老师的爱人王申。”美红1米62左右的身高,散着头发,深蓝色的铁路制服紧裹着凹凸有致的身子。前面的领口处显露出白色的衬衫花边,一截白嫩的胸脯显示着这个女人身上皮肤的白皙娇嫩;制服裙下露出穿着浅肉色丝袜的一对笔直浑圆的小腿,黑色的普通的皮质凉鞋带着半高的鞋跟;东方人特有的鹅蛋脸,弯弯淡淡的一双眉毛下,一对不大但总是有着一份迷茫的杏眼;小巧的鼻子下,一对看着就很柔软的嘴唇。不是特别的惊艳漂亮,但却让男人一看着就会想到性欲的女人。而美红也在打量着眼前这个她早就闻名的美人,看着心里不由得暗叹,无怪乎自己的老公会被这个女人迷住。无论是那娇俏的瓜子脸,还是水汪汪的长长的睫毛掩映着的永远透露着情意的大眼睛,秀气可爱的小鼻子,都透着一分女人特有的娇柔、多情。丰润却不肉感,红嫩却不艳丽的一对红唇让人总有一种想亲吻的冲动。薄薄的T恤下明显丰满挺立的乳房,纤细的腰肢,长长的腿。两个女人正在互相打量着,互相有着各自的心思的时候,孙倩在旁边打破了这一时的尴尬。“高大校长,也不给我介绍介绍嫂子。”孙倩的一句话让几个人一下从尴尬的沉默中醒过来,互相一阵寒暄。白洁当然不知道美红很清楚她和高义的关系,和美红聊了几句,感觉竟然很是投机。美红也对这个漂亮的小媳妇感觉很是亲近,原来美红这次请了假,跟车到桂林,就和高义一起去旅游,而白洁也从高义嘴里听到了王局长的老婆孩子也和王局长一起明天从省城乘坐飞机直达桂林。白洁心里才明白怪不得王局长刚才迫不及待的来和自己弄了一次,原来都被人看上了,一天之间,白洁见到了两个和自己有关系的男人的妻子,倒是也想看看王局长家里的肥婆是什么样子。飞驰的火车掠过一片片翠绿的大地,白洁一个人坐在靠窗边的小座位上,白白的小手托着腮帮看着两边不断闪过的村庄和城市,当铁路两边的垃圾越来越少的时候,城市和乡村的建筑风格也慢慢的有了变化,山东房屋高大的屋脊和院墙已经慢慢露出了端倪。白洁的思绪中却不断的闪现着各种各样的念头,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不坚决,这么容易就被这些男人们得到,看着这几个男人一个个陪着自己老婆的样子,白洁心里有一种很不是滋味的感觉,她知道这些男人很喜欢她,可是好像喜欢的都是她的身体,而她永远也代替不了他们的家庭,他们的事业。为了事业,高义可以把她介绍给王局长,为了家庭,王局长只能在车里一刻偷欢,而自己为了什么呢,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每次她都不想那样,可是却总会投降给自己日益高涨的情欲,然而看着这些男人的嘴脸,白洁心里真的挺不是滋味,特别是赵振刚才目不敢斜视的样子,白洁心里更是气愤。抬眼看看王申,这个不争气的老公,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却越来越觉得王申还是挺不错的,特别是对自己,真的是死心塌地的,而且毫不保留的相信着她,可是连白洁自己都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会走到什么地步。她知道,自己真该对王申好一点。咔哒咔哒的铁轨的声音伴随着夜幕降临了,黑沉沉的夜色已笼罩着飞弛的列车。白洁躺在那里却有一种特别的兴奋,没有睡着。听着孙倩淡淡的呼噜声,更让她无法入睡,坐起身,给孙倩把蹬掉了的毯子盖上,走到车厢的连接处,伸伸懒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刚想回去,忽然听到列车员的屋子里有压着嗓子说话的声音。“哎呀,你别瞎胡闹了,我老公在车上呢。这节车厢就都是他们的人,你别闹了。”白洁一听一下反应过来,这是美红啊。“得了吧,谁不知道你老公不管你,他看见他一起来,来吧。”一个赖唧唧的男人的说话声。“哎呀,别乱摸,嗯……”听着声音是被堵住了嘴。“快到站了,你快放开我。”“还有一个小时呢,我快点也就完事了。”听见美红一声轻笑:“你拉倒吧,你也就123买单吧。呵呵,怎么这么硬了。”“哎,你别捏啊,不服气来啊,看我不让你高潮迭起,欲仙欲死。”“别吹了,上次在长沙回来,你倒是吹啊,跟烂泥似的。”“那不是太累了吗,今天肯定让你爽,快点吧。”“等会儿,我把门玻璃挡上。”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白洁远远看见乘务员室门上的窗户黑了,听见里面哼哼唧唧的一阵搂抱的声音,接着听到美红的声音:“别脱了,一会儿来不及穿,就这么来吧。”虽然白洁不是第一次看到别人做这个事情,可这次的感觉却让她非常兴奋。听到美红轻轻的哼了一声,她知道男人弄进去了,白洁自己都感觉到一种非常的兴奋,下身不由得都有点湿润了,一种火辣辣的激情在她的心里乱窜。听着屋里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喘息声,还有衣物皮肤摩擦的声音,白洁感觉脸上滚烫滚烫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到了胸前,摸到了自己敏感的乳峰,一碰到已经硬起来的乳头,她自己都不由得哼了一声,更加的感受到那种忍受不了的放纵的情欲。白洁正微微的靠在冰凉的铁皮板上,微微的喘息的时候,一个晃荡的身影鬼鬼祟祟从车厢远处走过来,不断的四处摸索着,经过白洁身边的时候,少妇身上迷人的体香让他一愣。黑洞洞的车厢连接处,只有车外偶尔闪过的点点灯光,这个找了几节车厢也没有收获的拎包贼,一下看见这个女人一个人在这,四处看了看,白洁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已经把她紧紧的搂住,压在了车门上。迷乱中的白洁,一下惊醒,黑暗中用力的去推这个男人。男人一边搂着这个肉乎乎、软乎乎的身子,两手放肆的抓着白洁圆滚滚的小屁股,嘴在白洁光嫩的脸上乱亲,一边压低了声音说:“小娘们儿,一个人在这儿是不是寂寞了,来,大哥陪陪你。”“放开我,我喊人了。”白洁急的脸通红,用力地推着他,一边也不敢大声地说。“别动,小心我刮花了你的脸。”一个冰凉的刀片在白洁的脖子上轻轻的碰了碰,锋利的刀锋让白洁浑身酥的一下,全身一下僵住了。男人得意的笑了,手放肆握住了白洁的乳房:“我操,这对灯挺大啊,来,亲一个。”一股烟酒混合着气味的嘴唇往白洁脸上凑来。白洁侧过脸去,没有吭声,但是男人那样放纵的捏着自己的乳房,却给她带来一种刺激的快感,刚才一直渴望的那种感觉一下得到了宣泄,感觉浑身都有点发软。男人把白洁压在车门上,手在白洁的裤裆处隔着两层薄薄的布料抠摸着白洁的阴部。白洁感觉男人那手虽然抠得她有点疼,但是另一种非常刺激的兴奋让她都有一种要小便的紧迫感,不由得喘了口长气。那男人倒也是行家:“哎哟,小娘们儿,发骚了。舒服了,想不想让哥操你啊。”男人的手像蛇一样滑进了白洁T恤的下摆,抚摸着白洁滑嫩的皮肤,从前到后,从后到前,慢慢的滑到了白洁胸罩的下边,竟然一下就找到了白洁胸罩前边的扣子,熟练的挑开了胸罩,手从两侧竟然是温柔的握住了白洁的一对圆鼓鼓的乳房,一边轻柔的抚摸着,两个大拇指在乳头上慢慢的划着圈子。一阵阵酥麻、痒痒的快感让白洁呼吸不断急促,浑身阵阵发软,一对小小的乳头也骄傲的立了起来,当男人的手忽然离开了她的乳房的时候,白洁竟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空虚……腰间一松,白色的牛仔裤扣子被解开了,还是那么的熟练,白洁还没有感觉出男人怎么拉开她裤子的拉链,她的裤子和内裤就已经到了屁股下边。雪白的屁股在黑夜中也闪动着耀眼的白光,男人把白洁翻过去,让白洁趴在车门上,手从前面伸到了白洁的腿间,微微的几下摸索就找到了白洁最敏感的阴蒂,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轻柔的搓弄着白洁最敏感的顶端,电麻一样的感觉和仿佛一股水一样的流动在白洁的心里荡漾。男人的另一只手,伸到高耸的胸前,仿佛弹钢琴一样撩拔着白洁的乳头,一波波的刺激让白洁已经意乱神迷,浑身不断的颤抖,下身阴道也是不断的紧缩,身边的一切仿佛都已经不在了,只有心里那不断的颤栗。当热乎乎、硬邦邦的阴茎顶在了白洁的屁股后的时候,白洁只有一种念头,只是希望那火热的东西快点插进来,快点。当男人手一按白洁的腰,白洁几乎是熟练的翘起了屁股,男人手伸到前边摸索着白洁阴毛,下身竟然自己硬挺着插进了白洁的阴道,白洁浑身一哆嗦,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声。“小娘们儿,舒服了吧,你这屄挺好啊,极品啊。”一边说着,一边像狗一样贴在白洁的屁股后开始来回动着。站着插进去,虽然插的不深,可是阴茎的龟头顶在白洁阴道上边的地方,是平时性交碰不到的地方。特殊的刺激让白洁已经是浑身麻软,直想叫出声来,可又不敢,张着小小的嘴,两手都张开着趴在车门玻璃上,凉丝丝的玻璃更带给了白洁的乳头一种特别的刺激。男人一边干着一边在白洁的耳朵上、脸颊上亲吻着,不断的酥麻刺激下,白洁侧过头来,刚好被男人吻住了柔软的嘴唇,男人火热的嘴唇有力的吸吮着白洁的柔唇,白洁柔软的舌尖也不断的伸出来,让男人偶尔感觉到那软滑的一刹那。列车减速滑过一个小站,两个在站台上等车的人在一瞬间看到了这惊艳的一幕,俩人回过头来,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对方:“你看到了吗?”另一个人点点头:“一个女人,光着身子趴在车门上。”“穿着衣服呢,白色的,那乳房真大啊,穿没穿裤子?”“好像都扒下去了,不过我没看着毛啊。”“没毛吧。”俩人议论着这一幕,一夜俩人都没有睡好。白洁已经整个的趴在车门上了,男人紧紧地顶在她屁股后边,用力地做着最后的冲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进白洁的身体里。男人放开白洁,并没有马上离去,却搂过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的白洁,让她靠在自己身上,熟练的给她整理着衣服,偶尔轻轻的抚摩一下白洁软乎乎、颤巍巍的乳房,掏出点卫生纸,给白洁擦了擦下身,提上裤子,两手把她环抱住,让她趴在自己怀里。白洁不是一点动不了,可却真的不讨厌男人的这些动作,反而都是自己最需要的。当男人再一次搂住她亲吻的时候,她也不自禁的跷起脚尖,搂住男人的脖子,来了个深清热吻,完全忘记了这是一个猥亵自己的惯窃。车就要进站了,男人放开白洁,迅速的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在上面划拉了几个数字:“这是我的电话,想我给哥打电话。”说完就迅速的走到了另一个车厢。还沉浸在高潮中的白洁这时才醒过味儿来,赶紧回到铺位,也没心思去管美红完没完事了。回到铺位的白洁竟然一点没感觉到刚才的耻辱或者什么,反而很快就睡着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