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杏免费视频APP下载

2019高清视频在线观看视频

时间:2021-02-25 19:20:02 作者:海贼王 浏览量:10238

2019高清视频在线观看视频

刘小静篇 01

  「啪!」,手中的茶杯被他摔成了粉碎,茶水溅了一身。

  见到秦大爷无计可施的苦恼样子,笑了一下,脸上微带着红晕,「你就这样把我转过来托住,给我把尿!」

  「这刘小静也太过分了,逼得人家太紧了!」秦大爷想着,同时也很奇怪,究竟什么把柄落在了她手中,以至让付筱竹如此听话?不过,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了……

  好不容易才把叶思佳送走,可是,付筱竹反倒有些坐卧不安、烦躁难耐了,至于原因……

  秦大爷想她是大学生,懂得肯定比自己多,便一一相告。

  秦大爷虽说没有很深的学问,但他很善于琢磨,摸索经验,他在插入刘小静后不会轻易改变姿势,那样会中断小浪妞的快感,不容易把她送上高潮,只有高潮过后才改换性交的姿势,让小淫娃体会新鲜快感,可以更容易把她推向下一个顶峰。

白洁很惊诧东子没有纠缠她,就那么一楞的时间,东子一下搂住了白洁丰盈的身子,火热的嘴唇就贴在了白洁的嘴上。白洁稍微挣扎了一下,就也抱住了东子,柔软的嘴唇也回吻着东子,任由东子的手握住了她丰满的乳房。当白洁一丝不挂的躺在宽大的沙发上的时候,在东子经验老道的抚摸和亲吻下,白洁已经是浑身火热,下身也已经是一塌糊涂。东子的嘴唇轻轻的亲吻着白洁娇小的乳头,舌尖快速的舔动着,白洁的乳头很快就挺立起来,而且变得比平时更加艳红。东子的手指伸到白洁的阴部,温柔的搓动着白洁的阴蒂,“啊……嗯……唔……”在东子的刺激下,白洁浑身剧烈的颤抖,竟然来了一次高潮。“来……上来”白洁放弃了自己的矜持,手主动的伸到了东子的腿间,握着那坚挺的阴茎。“啊……”东子把白洁一条腿架到肩膀上,下身慢慢的插了进去,虽然他的阴茎不是很大很粗,可是却让白洁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整个下身都挺了起来,头也用力的向后挺着。“啊……哦……啊啊!”东子一边抚摸着白洁柔软丰满的乳房,下身快速的抽送着,年轻的身体带来的激情,是白洁的其他男人所不能给予的,高速的抽插把白洁送上了一个又一个的高峰。“我不行了……啊……我受不了了……啊……”白洁不停的晃动着满头的长发,下身不断的紧缩着,两条腿都紧紧的盘着东子的腰。东子也忍受不住,紧紧的顶在白洁的身体里面,射出了火热的精液。“啊……”白洁拖着长声的一声呻吟,阴道不停地蠕动着。“姐,你这下边真紧,跟你做爱真舒服。”东子趴在白洁的身上,抚摸着白洁的乳房说。“你弄死我了,我真受不了了。”白洁羞红着脸说。

  春宵苦短,三人都不知道已经七点多了。秦大爷这才想起来该干什么,急忙穿衣服。

  秦大爷听得似懂非懂也没放在心上,注意力只是集中在女孩美丽的胴体上。

  第二天白洁一起床就看见准备好的早饭,还有桌上的小纸条“别忘了吃早饭,累的话多休息下。”白洁很喜欢王申这种温暖的关怀,吃完早饭后的白洁立马就被东子找上了,白洁看着这个给自己身体上无限快乐的男人,控制不住地印上了东子的嘴唇,在白洁近乎疯狂的索吻中,两人衣服不知觉得就没了。白洁用各种各样的姿势挑逗着东子,让东子插入。从床上到地上再到阳台上,再到沙发上,直到东子射了第三次,白洁才浑身没有一点力气的软趴在沙发上。东子看着白洁对着自己的还在流着自己精液的阴唇,想起她刚才的疯狂,怜惜地轻轻吻了白洁一会儿。等白洁睡了后,东子就离开了。刚才的疯狂让白洁累的又睡着了,醒来后已经快到晚上了。陈三已经知道她回来了,打电话来叫她过去,她不敢不去,对于这个毁了她生活的人,白洁只想钟诚能赶快回来弄死陈三。白洁来到酒店陈三的房间,发现他回到了以前对她不在乎,不尊重的态度。白洁知道如果在她上次走的时候说要离开陈三,陈三一定会哄自己的。现在说要离开,估计就是要打死自己了。如果不能让他觉得自己是值得他重视、珍惜的,那么以后的噩梦一定会很恐怖的。想着就试探的问道:“老公,我怎么感觉你又不爱我了?”陈三昨天听了那些兄弟和孙倩的话后,哪还以为白洁是因为自己才被别人操的,都是装出来的。陈三也不废话直接就上去,蛮横地剥开白洁的小衬衫,把淡蓝色的胸罩一下拉断了。粗暴的扯下了套裙和内裤丢到了门口。白洁一看这个架势,知道之前自己的努力全白费了,自己再不冒险做点什么就等着被陈三毫不怜惜地蹂躏吧。现在的白洁不像以前了,都说女人天生就是演员,白洁的演技立马发挥出来了。眼里含着泪水就冲陈三哭求道:“老公,为什么,你不是说过不欺负我了吗?你不是答应我要好好对我了吗?”陈三一愣,手上动作慢了下来,心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不该听孙倩的风言风语。白洁看他手慢下来了,知道要趁胜追击“我相信你会对我好,为了你,不让其他男人碰我,连我老公都不让。现在我老公已经被我气走了,不要我了,你现在也嫌弃我了吗?”说道这,第一次从陈三的身下挣扎了出来,双手抱着膝盖坐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又想起了王申。眼眶里的泪水犹如决堤般涌出来,开始嚎啕大哭。陈三一看白洁抱着腿哭的伤心欲绝又无助的模样,心里像刀绞一般,真的确信了自己不该听那个骚货的话。“宝贝别哭啊,我说过要对你好的,只是很久没看见你,心里想的紧,所以下手重了点,我发誓以后会好好的对你的啊。”白洁知道自己赌对了,哭了一会儿就停了,半信半疑的说道“真的?”“真的,以后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什么事都听你的。”陈三看着白洁被自己哄的不哭了,心里认定了白洁对自己有感情的,自己真该好好的对待白洁。所以他又一次的收起了自己的强势,静静的看着白洁。白洁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她又把陈三的心抓到了手里,见好就收地说:“那你还不上来?”陈三一看那还带着泪痕的俏脸,破天荒的不是直接把他压在身下操她,而是温柔的用手抚摸着白洁的每一个地方,从她的脸蛋到她的乳房,从她的细腰到她的阴蒂,从她的翘臀到她的小脚丫。白洁被抚摸的一阵舒服,没想到陈三也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不由得说道:“老公......我要。”听着白洁哭过后还有点沙哑的声音,陈三挺起他那粗大长长的阴茎,没有直接一捅到底,而是慢慢的进入白洁的身体。白洁感受到这种温柔的动作,下意识的把他当成东子。感受着比东子还要巨大的阴茎用和东子一样温柔的方式进入自己的身体,慢慢的想要更大的冲击。“老公,用你的大鸡吧操死我吧。”陈三一听,知道她已经不生气而且做好了受到强烈冲击的准备,立马把猛烈的冲刺起来。白洁感觉到身体里的东西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越来越快的冲击着她,感受着自己的淫水从阴道口流到屁股缝里再流到床单上,控制不住的绷紧全身,享受着高潮的快感,慢慢意识变的模糊。当意识回归,白洁发现自己已经是趴着的了,陈三在身后用力的抽插着,整个房间都回荡着肉与肉之间碰撞的声音和渍渍的水声,又一波快感不断的袭来,直接叫到:“老公....你的...大鸡巴....操的我.....好舒服......快点....快点射给我吧。”陈三听着白洁淫荡的叫床声,感受着阴道越来越紧的收缩着,用尽全身的力气猛烈的冲击着,终于把一大股精液射进了白洁的身体深处。白洁感受到那滚烫的精液射进自己娇嫩的子宫里,浑身颤抖的软在了床上。陈三没有像往常一样射玩就不管白洁了,而是持续的在她身上抚摸,和白洁深情的吻着。

  激情结束之后,刘小静无力地软趴在秦大爷身上,脸上泛着高潮后的嫣红,鼻尖还微带着几粒细细的汗珠,半闭着双眼,似乎睡着了,口中时而发出一些呢喃之声。

  可是,那同样也意味着:如意之事十之一二。

  毕竟是突然出现个陌生男人,自己赤身裸体暴露在两个同样赤身裸体的大男人面前,思想开放风骚异常的刘小静还是显得有点羞涩。

  付筱竹回想,那个女孩的容貌,整体来说,属于东方女性,惟有那双美目微带有海蓝色彩,充满了神秘。

  女孩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道:「秦姐,是……是秦大爷让我来叫你……叫你……」还没说完,就听见秦丽娟重重地「哼」了一声,吓得赶紧闭上了嘴。

  高兴是高兴,自己下身的事儿还没有解决呢,因为没有达到高潮,阴部发胀,火烧火燎,难受极了!

1.  刘小静主动蹶起雪白嫩滑的丰臀,高平蹲下身子,在她的阴部舔了起来。肥大的舌头刚刚触到阴唇时,她不由得把两腿分了分,让那个柔软的大舌头舔到每一个需要的地方……,刘小静紧咬着牙齿,努力不让自己发出愉快地叫声来。

2.  秦大爷突然感觉她的小屄更紧地收缩起来,接着一股烫烫的液体浇在了龟头上。霎时,巨大的快感直冲脑门,「啊」地也喊了一声,蓄势已久的阳精有力地射出,汹涌的喷射在美女大学生的屄花心上。

3.  不过,她也随即想起,这一个月来,自己不是上课,便是跟秦大爷在床头打滚,消息闭塞也就不太奇怪了。

4.  疯狂云雨后,秦大爷说了见面以来的第一句话:“小静,想我没?”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创可贴

  她的胸部本来就很饱满,说话时微微一俯身,在挤压下,单薄紧身的上衣似乎快要束缚不住两个呼之欲出的乳球,让人很担心它会被涨破。少年早已看的血液上冲,两眼迷离,根本就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只是点头随口附和着。

韩酒店推宠物套房

  回学校的路上,高平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抚摸刘小静光滑的大腿,把个小淫娃摸得心猿意马,身体蛇一样的蠕动,高平把持不住就地把车停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在车里又搞了刘小静一次。车内空间小,加上路上车来车往,高平万分紧张,插入刘小静的身体没抽几下就清吉溜溜了。

玛莎拉蒂郑爽

  「别……别这样……小薇她……」明峰这才反应过来,想起女朋友还在,忙提醒这个头脑发热的小淫娃。

看你看我

  高平射精后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刘小静没有享受到高潮,着急地套捋高平已经软下来的阴茎,捋了一会儿见没动静又张口吸吮起来,十多分钟过去了,高平的阴茎还是像一条死蛇静静地躺在黑白相间的草丛中,刘小静彻底失望了,仰起头来笑着说:“没事儿!下次会更好的!我已经很满足了!”高平知道她说的是违心的话,可是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的小弟弟不争气!刘小静和高校长又说了会儿情话,急急地离开了。

old town road

  已经是早晨7:00了,秦大爷发愣地坐在床上,从睡醒到现在已经半个多小时了,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不为什么,因为他穿着内衣的裤裆处,被顶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帐篷」。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