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杏免费视频APP下载

时间:2021-04-20 08:12:55 作者:5566 浏览量:32302

第四章 偷情的少妇(一)背夫偷情学校放假了,高义已经有半个月没看见白洁了,刚好一位老师结婚,在婚礼上看见了白洁。几天不见,白洁好像更水灵、更丰满了,脸上更是充满着少女无法媲美的妩媚性感。白洁穿着一套淡蓝色的套裙,开口适中,里面是一件花领的白衬衣,开口出露出一截粉嫩的胸脯,下身的裙子是现在流行的窄裙,紧紧裹住圆滚滚的屁股,修长的双腿裹着一双透明的玻璃丝袜,脚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鞋。高义看着白洁下身几乎就硬了,真想摸摸白洁圆滚滚的双腿间是不是湿乎乎的。大家围坐一桌,高义赶紧挤到了白洁旁边,白洁心里不由得动了动,下身竟然有了感觉。几杯酒下肚,白洁的脸上罩上了一朵红云,更添了几丝妩媚。趁人不注意,高义的手摸到了白洁的腿上,滑滑的丝袜更让高义心痒难当。白洁把他的手拿下去,一会儿又摸了进来,后来更是摸进了裙子里,在白洁阴部隔着内裤抚摸着。白洁穿的是一条裤袜,高义的手指隔着丝袜在白洁内裤中央轻轻的按动,白洁在这么多人面前又不能让人看出来,只好故作平静,可双腿在高义的抚摸下不由得微微发抖,下身已经湿了,心里就像长了草一样。酒席散了时,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走到一个僻静的小胡同,高义一把抓住了白洁的手,白洁几乎是顺势就被高义搂在了怀里。搂着这软乎乎的身子,高义的嘴就向白洁粉嫩的脸上吻了过去。白洁微一挣扎,柔软的嘴唇就被高义吮吸住了,滑嫩的香舌不由得滑进了高义的嘴里,高义的手已经在白洁圆滚滚的屁股上抚摸着。白洁浑身软绵绵的,感觉着高义粗大的阴茎顶在自己的小腹上仿佛能感觉出插进自己身体中的那种快感。下身已经湿漉漉的了,当高义在她的耳边说“去你家”的时候,连想都没想就领着高义回到了她的家。一进屋,白洁刚回身把门锁上,高义就从身后抱住了白洁丰满的身子,双手握住了白洁一对丰满、浑圆的乳房。“嗯……”白洁软绵绵的靠在了高义的身上,任由高义的手从衬衣的领口伸了进去,推开胸罩,握住了她坚挺、饱满的乳房,一接触到白洁柔嫩的皮肤,白洁的身子不由得颤了一下。高义的手已经把白洁的裙子向上撩了起来,手伸到了白洁腿中间揉搓着白洁敏感娇嫩的阴部。白洁裹着丝袜的双腿在地上微微的抖着,回身双手搂着高义的脖子,两人的嘴唇又吻在了一起。高义已经把白洁的裙子撩到了腰上,白洁裹在透明的玻璃丝袜里的圆滚滚的屁股都在高义的手下颤抖着,高义的手已经伸到了裤袜的腰上要向下拉了。“丁当”石英钟响了,四点,白洁一下想了起来,王申四点钟补课结束,一般四点二十就到家了,赶紧推开了高义:“不行了,你快走吧,我老公就快回来了,明天你来,我家没人,快点吧,他四点半就回来了。”高义的手已经在白洁的两腿间伸进裤袜里摸到了白洁柔软湿润的阴部,手指在白洁娇嫩的肉缝中抚摸着,白洁的浑身已经软软的了,双手无力的推着高义的手:“别摸了,再摸就受不了了……”“来吧,我快点,十五分钟就够了,来一下吧。”高义把白洁的手拉到了自己的下身:“你看,都硬成这样了。”白洁的手抚摸着高义粗硬的阴茎,眼睛里的春意都快成了一汪水了,红润红润的嘴唇娇艳欲滴,拉着高义的手按在了自己丰满的乳房上。高义顺势就把白洁的脸朝下压在了书桌上,把白洁的裙子撩到了腰上,手抓着白洁的裤袜和内裤一起拉了下来。白洁雪白的两瓣屁股用力的向上翘着,中间肥厚的两片阴唇,粉红的一点正在流出有些混浊的淫水。高义一只手解开裤腰带,另一只手在白洁柔软的阴毛和阴唇上抚摸着。高义的阴茎已经硬得像一根铁棒了,高义双手把住白洁的腰,阴茎顶在白洁湿润的阴唇中间,向前一顶,“唧……”的一声,白洁浑身一颤,“啊呀……”的叫了一声,上身整个软软的趴在了桌子上,随着高义的大力抽插在桌上晃动,娇喘连连。由于裤袜和内裤挂在了腿上,白洁的两腿没办法叉得开,下身更是夹得紧紧的,抽插之间强烈的刺激让白洁不停的娇叫呻吟,又不敢大声,紧皱着眉头,半张着嘴,不停的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高义因为时间的缘故,干得很猛。干了几下,白洁就把脚上的高跟鞋踢了下去,双脚站在地上,翘着脚尖,以便站得稳当些。随着高义快速的抽送,两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响,连在一起的地方更是传出湿漉漉的水声,白洁下身的淫水随着抽送,顺着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几条水渍。此时白洁的丈夫,王申已经下班了,走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市场,想起白洁爱吃西红柿,就到市场去想给白洁买几个西红柿,他怎么想得到自己美丽端庄的妻子,此时正在家里翘着雪白的屁股让一个男人粗大的阴茎在后面不停的插入。“啊……啊……”伴随着白洁销魂蚀骨的呻吟声,高义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后,把阴茎紧紧的顶在白洁的身体深处,开始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白洁的头向后用力的抬起,脚尖几乎已经离开了地面,感受着高义的精液冲进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噗……”的一声,高义拔出了湿漉漉的阴茎,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随着白洁下身的抽搐流了出来,顺着黑色的阴毛缓缓的流着。高义用身边的一个毛巾擦了擦,提上了裤子,一回身,已经四点二十八了,白洁还软软的趴在桌子上,裤袜和一条白色的高腰内裤挂在腿弯,娇嫩的阴部弄得一塌糊涂,白嫩的屁股上都是一片水渍。“快起来吧,我得走了。”

  明峰一直盯着女孩的脸,欣赏她高潮前后的表情变化,心中充满了得意,不仅从生理上,更从心理上得到了极大满足,「小薇妹,你刚才的表情真是好淫荡啊,呵呵!」

  他又想起了两个多月前的事,第一次上邓论课时,就注意到了这个叫付筱竹的女生,引起注意的原因当然是她出众的外表,还有那温柔腆的清纯气质。

钟成蹲在墙边,鲜血流了满脸,血红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床上赤裸裸的一对男女,听着一声声的淫词浪调。陈三把小晶的两腿都扛到了肩膀上,下身大力的抽插。“说操我。”

李明一边满口答应着,一边去把门锁好了。白洁坐在那里,解开自己衬衫的纽扣,敞开前胸,天蓝色的花边胸罩是那种半杯型的,而且明显没有海绵的衬垫,白洁丰满的乳房在里面涨得鼓鼓的。“把胸罩脱下来。”李明几乎都要流口水了,白洁嫩白的皮肤,衬在天蓝色的白色的衣物里,更显得清纯性感。白洁只好解开胸罩前边的扣子,一对丰满的乳房脱开束缚裸露在了李明的面前,李明真的看呆了,这么漂亮的乳房真的只在电影中才看到过。奶白的皮肤,娇娇嫩嫩的,乳房丰满的弧形,圆圆的,挺挺的,丝毫没有下坠的感觉,微微发红色的乳晕很小的圆形,围绕着中间一对粉红色的小乳头,乳头此时刚刚有点硬起来,只有黄豆粒一样大,在没硬起来的时候,白洁已经结婚了快半年的少妇竟然还有好像少女一样粉红的乳尖,没有束缚的白洁一对乳房是挺立的圆锥形的,一对乳尖乖巧的俏立着。此时这个丰满的少妇坐在一个办公桌前边,翘着一条腿,白色的衬衫敞开着怀儿,天蓝色的胸罩一边一半的在乳房两边垂挂着,一对丰满的乳房在胸前裸露着,一个男人在桌子的对面,几乎快把眼睛睁的裂开了的样子。正在李明发呆的时候,白洁很快的又把胸罩穿好了,在扣衬衫扣子的时候,李明纠缠上来:“把裙子脱了让我看看。”

第十四章 媚光四射(三)白洁还躺在床上,第一次喝这么多白酒,让她头晕的厉害,口也干渴,想起来喝点水,晕晕的浑身发软,迷迷糊糊的听到进来人了,睁开眼睛看见陈三在床边,几乎是呻吟着说,“老公,给我整点水喝。”陈三拿着两粒摇头丸和一杯水,递给白洁,“吃两片药就不难受了,来。”看着白洁吃下摇头丸,又躺在床上,陈三回到外屋,能有三米宽的大床上,千千已经被脱掉了裤子,下身的毛稀疏的几根,阴唇有些发黑,上身穿着白色的小吊带,翘着圆滚滚白嫩的小屁股正趴在老二的腿间给老二口交。“吃了,得多长时间好使。听东子那几个小子说这玩意好使,我他妈还真没用过。”陈三手不轻不重的拍了千千的小屁股一下,千千扭了扭屁股,嘴里乌拉乌拉的说着什么。“几分钟就好使,你先干她几下子,上来劲了,就随便操了。”瘦子已经脱光了衣服,一条阴茎还算不小,已经半挺立了起来。“妈的,今晚好好爽爽!”说完话,陈三脱光了衣服,就穿着一条小内裤进了里屋。喝了水白洁又迷糊了过去,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摸自己的乳房,脱自己的衣服,费力的睁开眼睛,是陈三。白洁嘟囔了两句,又闭上了眼睛,蓝色带着蕾丝花边的胸罩落在了床边,蓝缎的裙子扔在了地上,陈三没有脱白洁的丝袜,趴在了白洁的身上亲吮着白洁的乳头,另一只手在白洁光滑细嫩的身上上下游走。白洁感觉到一阵阵非常的兴奋,浑身不断的扭动着。红嫩的小嘴半张着索要着陈三的亲吻,陈三刚吻上白洁的嘴唇,就迫不及待的伸出滑嫩的小舌头和陈三纠缠在一起,丰满肉感的身子压在陈三的身子底下让陈三的下身已经硬的不行,陈三拽下自己的内裤,白洁主动的就分开自己裹着黑色丝袜的双腿,撕开的丝袜中间,湿漉漉的下身敞开在陈三面前。陈三挺起阴茎对准白洁的阴唇之间,白洁甚至还向上挺了两下自己的屁股,让陈三的阴茎能够快点插进来,伴随着白洁一声忘我的,从没有过的大声呻吟:“啊……嗯……”陈三粗硬的东西消失在白洁丰满的叉开的双腿之间,陈三腰两侧白洁裹着黑色丝袜的双腿都抬了起来,用力向两侧匹开。刚抽送了没几下,陈三就看见赤裸裸的老二阴茎挺立着上面水淋淋的从没有关的屋门走了进来,看着陈三淫荡的使了个眼神,陈三会意的拔出阴茎抓着白洁的左腿,把白洁翻成趴在床上的姿势,刚有些感觉的白洁头完全迷幻在性的刺激之中,根本没感觉到屋里进来了外人。两个膝盖微微向两侧分开跪在床上,腰弯成了一个优美诱人的弧线,丰满白嫩的乳房垂在胸前,浑圆的屁股在黑色丝袜包裹下,仿佛两个圆圆的半球合在一起,撕开的丝袜露出白嫩的屁股和红嫩湿漉漉的阴唇。陈三给老二打了个手势,快速的光着屁股离开了里屋,老二并没有爬上床,而是站在床边手揽住白洁柔软的小腰,把白洁拉到了床边,心里感觉火烧火燎的浑身酥软又充满了渴望感觉的白洁正用一种最放荡的姿势翘着圆滚滚的屁股等着陈三插进来,却微微感觉到陈三下了床,刚要回头看看,就被一只大手拦腰抱到了床边。不久之前就被这样干过的白洁很配合的站到了地上,上身趴伏在床上,屁股翘起,凭着那时候的感觉翘起了双脚,把屁股翘到了适合陈三插进来的高度和角度。看到刚才陈三用这个姿势干白洁的老二特意把白洁弄成了这个姿势,此时看白洁这么放荡的配合,更是受不了,一只手抚摸着白洁裹着丝袜的滑滑的腰下边的大腿,一只手把着自己的阴茎对准白洁的阴唇。可是他的身高和陈三差了很多,即使脚尖都立起来,也只能把阴茎插进了个头,一边压着白洁的屁股向下使劲,白洁也感觉到了后面的东西进来的角度好像够不着,欲火焚身的她并没有考虑太多,稍微有点疑惑但还是配合着老二把双腿微微分开,脚尖不再翘起,老二“扑哧”一声把阴茎插了进去,两个人都舒服的呻吟了一声。白洁感觉到插进来的东西和刚才有些不同,但是一个是喝了不少酒又被下了药的白洁脑袋昏沉沉的就是浑身火热下身瘙痒的想要,意识不是那么清醒,也没有想到会有另一个人来到这个屋里。二是白洁并不是只和自己老公做过爱,或者只有陈三这一个情人,她娇嫩的下身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已经被十来个男人上百次的出入,高义的老练、王申的愚笨、东子的火爆、老七的坚挺、陈三的粗大已经让白洁的下身无法敏感的感觉出阴茎的不同。老二最近一直在跟千千玩,对千千放荡熟练的床上技巧流连忘返,但是千千的下身松软湿滑,特别是干了一会儿之后简直和一个热水袋一样。可是刚刚进入了白洁的身体,那种软嫩却又层层包裹的感觉让老二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动起来之后更是感觉到白洁的下身层层波浪一样包裹着他的阴茎,能让你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在性交,仿佛在和第一次的处女做爱,却又有着一种不同的感觉,她不是处女一样的排斥恐惧,而是在召唤你,在诱惑你,在不舍你的出去,在欢迎你的插进来。几分钟之后,白洁刚刚的一点疑惑已经烟消云散,持续的抽插让一阵阵的快感和酥麻从身体里传出来,被阴茎的快速抽送仿佛发动机一样传遍全身,白洁的意识里已经失去了时间和空间,只有舒服的感觉和身体里抽送的阴茎,白洁放纵的叫着,呻吟着。“啊……老公……啊……啊……”白洁侧脸趴在床上,伴随着老二的抽送来回的在床上动着,嘴始终半张着,不断的呻吟,由于开着门,老二也能清晰的听见外屋的千千的叫声,但是那是放荡的挑逗的甚至有几分做做的叫床,白洁是从身体里发出的诱人的声音。“啊……三老公的鸡巴好大啊……啊……使劲……操死宝贝儿吧……啊,大老公……啊……我要吃鸡巴……唔……嗯……”想都能想的出千千和两个男人玩的多么的疯狂,可是跟眼前这个骚在骨子里的人妻少妇比,老二绝不会让自己的阴茎离开一分钟。在酒精药物和老二的奸淫的刺激下,白洁意识很模糊了,感觉到遥远的地方好像听到女人的尖叫,又好像是自己的声音。老二已经把白洁干到了床上,白洁侧躺在床上,老二骑着白洁一条腿,怀里抱着白洁的腿,手抚摸着白洁黑色丝袜裹着的笔直修长的腿,下身来回的耸动,白洁闭着眼睛,嘴角一丝口水的痕迹,红嫩的舌尖就在半张着的嘴唇里不断的颤动,诱人的呢喃声音不断的冲击着老二的神经。看着白洁微微张着的粉嫩红唇,精致白嫩的脸蛋,微蹙的双眉,端庄中透着妩媚的神色,老二按捺不住,放下白洁的腿,抓过身边的枕头塞在白洁的屁股下边,看着白洁主动的叉开双腿,身子压在白洁的身上,下身不用手把着就准确的插进了熟悉的地方,感受着白洁丰满的乳房贴在自己胸前的舒服感觉。老二肥厚的嘴唇,就亲吻上了白洁的嘴唇,白洁配合的双手搂住了老二的脖子,柔滑的小舌头伸出来和老二亲吻在一起,片刻一种奇怪的感觉让白洁模糊的意识有了一点点清醒,不是陈三,不是自己熟悉的人,白洁睁开眼睛,可近在咫尺的脸让她无法看清,男人还在亲吻着自己的嘴唇,在吮吸着自己的舌头。白洁想用手去推眼前的脸,却好像没有什么力量,软软的好像在抚摸男人的肩头,老二感觉到了白洁的动作,一遍继续亲吻着白洁想躲避的嘴唇,一边下身更加疯狂的干着白洁。“啊……不要……唔……放开……嗯……啊啊……啊……唔唔……”白洁两双长腿在老二的身子两侧无助的踢动着。无法抗拒的快感和高潮不断的席卷着白洁的全身,意识的深处仿佛有个声音在说:“好舒服,好舒服,放弃吧,不管他是谁。用力吧,用力吧!”看着身下几乎有些意识模糊的白洁,老二抬起了身子:“小骚娘们,来吧,让哥给你送上天堂。”双手支在白洁身子两侧,下身腾空,仿佛打桩一样快速的冲击着白洁的下身。“啊……不要啊……不行了……啊……啊……啊……啊……”白洁躺着的身体一下弓起来,刚刚尖叫不止的声音消失了,浑身不停的颤抖,下身更是紧裹着老二的阴茎不停的痉挛,两腿紧紧的夹着老二的身子让老二已经动弹不得,老二拼命的忍住射精的感觉,即使吃了药也几乎就要射出去了,即使这样还是流出几滴精水。等着白洁慢慢的身子软下来,脑袋里仿佛是一片空白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任由男人把她抱了起来,双手双腿下意识的夹在男人腰上抱在男人脖子上,她以为男人要站着干,曾经陈三用这个姿势干过她,男人一边把阴茎在她身体里慢慢的动着,一边却抱着她来到了外屋……此时的大床上,陈三躺在床上,千千双腿成一字型骑在陈三身上,小腰快速有力的前后晃动着,瘦子站在床边千千一只手握着瘦子阴茎的根部,厚厚性感的嘴唇嘟成O型包裹着瘦子的阴茎,来回的动着。老二走到床边把白洁放到床上陈三的身边,直接压上去屁股又开始如同发动机一样快速冲击,白洁在躺下去的时候头碰到了千千的小腿,意识慢慢回到自己身上,床上有人,而且不止一个人,自己身上的男人不是陈三,那么陈三在哪?床在动,不仅是干自己的这个男人的频率,还有一种动荡的频率,男人的喘息声很重,头侧的小腿在动,白洁浑身软软的,头混浆浆的,真的有些不敢睁开眼睛,自己这是在哪里啊?瘦子一边享受着千千的口交,看着老二把浑身酥软的白洁抱了进来,看着白洁穿着黑色裤袜的腿夹在老二腰间,下身还插着老二的阴茎,不由得说:“操,老二,干老实了?”“必须地嘛,高潮好几次了。”老二一边快速的干着,一边还胡吹着。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但是还是忍不住的呻吟着,老二在吮吸着白洁的乳头,白洁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看着屋里的人,脑子里混混将将的,任由老二啪啪的干着自己,双腿软软的在床边垂着,嗓子眼里抑制不住的呻吟着,小小的乳头被老二吮吸的硬了起来,红嫩红嫩的挺立在雪白的乳房尖端,相对的千千的乳房不算是小,但也不大,乳头却黑黑的很大,在胸前晃动着。白洁已经看清了正在干自己的人,也看清了躺在自己身边一样干着的陈三,白洁的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的抽痛,浑身还是发软,欲火还是那么旺盛,脑袋还是一阵阵的迷糊,白洁心里明白自己肯定被吃了什么药了,身上的男人都快到了射精的边缘了,一下比一下深的插着,白洁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水隐隐的从眼角滑落,呻吟和娇嫩急促的喘息声还是在半张的红唇间婉转而出……男人射精了,下去了,白洁能感觉到精液从自己的下身流出来,向下淌着,她心里很疼,难道自己就是这样吗?没有男人会珍惜自己吗?一双手在抚摸自己的腿,一个光溜溜的身子压了上来,不重,是那个瘦子,腿被分开了,一只手把刚刚有些回来的内裤又拨到了一边,敏感的乳头被一个热乎乎的嘴含住了,好痒好舒服,好想呻吟……“啊……”下身又插进来一根硬硬的热热的东西,好舒服,没有过去的药劲还在刺激着白洁的神经,白洁忍不住叫出了声。头侧的小腿收了回去,陈三爬起了身子,自己的身边躺下了一个女人,喘息的声音都那么清晰,啪啪的两人皮肤冲撞的声音,床上下的震颤,女孩子大声的尖叫呻吟刺激着白洁敏感的身体。淫乱的感觉让白洁羞耻的不敢睁开眼睛身体却承受着更猛烈的刺激,不由得双腿向侧边伸开,穿着丝袜的长腿碰到了旁边起伏着的男人身体,随着男人不断的冲击两个女人的肩膀贴在了一起,一边身上的男人在自己身上抽送着,肩膀还贴着一个女人也被男人抽送的肌肤。不同的频率有着一种更加难以抑制的淫秽刺激,白洁仿佛不是自己控制的一样叫了两声,手一下抓住瘦子的胳膊,双腿不由自主的一蹬,小巧的黑丝袜小脚不是很重的踢在了正在不断抽送的陈三腿上,下身一阵紧紧的抽搐,张开的嘴中几声无法抑制的呻吟从嗓子眼里喊出来,瘦子停止了抽送,伏下身去亲吻吮吸着白洁丰满的乳房,坚挺的乳头。下身紧紧的顶在白洁的身体深处体会着白洁高潮之后的颤栗。在旁边沙发上坐着休息的老二看着白洁又一次高潮的刺激感觉,仿佛感觉到了白洁紧软湿滑的引导裹着自己的阴茎的感觉。下身又在缓慢的勃起着,“这娘们,真他妈的骚。”正在被陈三干着的千千也来了高潮却和白洁那种让人肉紧的感觉不一样,只是咬了几下嘴唇,屁股顶两下就过去了,没有白洁这种骚媚到了极点的感觉。又一次的高潮过去,瘦子还在白洁的身上起伏着,老二趴在白洁的身边抚摸亲吻着白洁的乳房,刚才老二在白洁的头前,让白洁给他口交,白洁感觉到脸上那条半软不软的东西,没有动,老二硬把鸡巴塞到白洁的嘴唇里,白洁紧咬着牙齿,闭着眼睛也不理老二。老二抓住白洁的头发看着白洁精致的脸蛋,悻悻的松开手,趴在白洁的胸前玩弄白洁的乳房,白洁没有动,浑身软软的任由两个人玩弄,随着瘦子的抽送不时的呻吟,实在忍不住了就张开嘴“啊”的叫一声。陈三射了精,起身擦着汗,千千也被干的躺在白洁的身边不动了,过了一会儿看着白洁的脸蛋,忽然感觉到熟悉,想了一会儿,千千忽然想了起来……射了精的陈三看着被两个人搂抱着玩弄的白洁,看着白洁脸上那种茫然,痛苦又夹杂着兴奋妩媚的神情,陈三心里忽然有些后悔,他也想有个女人能用心对自己,特别是一个漂亮身材好的极品女人,可是现在还能怎么样?千千在给老二口交,老二吸吮着白洁的乳房,白洁下边的嘴里含着瘦子的阴茎,瘦子的怀里抱着白洁裹着黑丝袜的滑滑的大腿,亲吻着白洁笔直的小腿,小巧的脚丫。深夜了,千千在给陈三口交,陈三在吃着白洁的乳房,白洁的双腿间此时是老二,瘦子在干着千千……天亮了,白洁从噩梦中睁开眼睛,宽大的大床上,瘦子和老二一边一个搂着她,两个人的阴茎都软软的缩了进去,陈三和千千都不在,看来是进了里屋的床上。白洁傻了一样瞪着眼睛呆了半天,下身湿漉漉黏糊糊的,乳房上,大腿上都黏糊糊的,轻轻的推开两个人,两个人都昏睡着没有感觉,白洁进了浴室恶心干呕了半天,用毛巾湿了擦了擦身上,偷偷的出来找了半天自己的衣服,进了里屋看到陈三和千千搂抱在一起,千千的一条腿压在陈三身上,一只手竟然握着陈三的鸡巴。白洁拿了自己的衣服,在卫生间里穿好,看着里屋外屋的男人和女人,看了看曾经自己叫过老公的男人,白洁心里一阵酸楚,开门出去的时候泪水不断的涌出,坐在回家的客车上,白洁浑身难受,自己下身穿的是撕开裆的丝袜,内裤上面都是几个人的精液,下身被几个人蹂躏下来有点火辣辣的,一夜没有合到一起的双腿有些酸软,心里不断的疼痛,酸楚……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白洁心里一直在问,为什么没有珍惜我的男人,为什么男人把我当成玩物,是我天生的淫贱吗?是我的命吗?白洁真想嚎啕大哭,真想找个人倾诉,可是找谁?怎么去和人说这些,难道自己天生就是被男人玩弄的吗?

舞台DJ肆无忌弹的喊着下流的乐拍,舞池里很多男男女女狂热的扭动着,叫喊着……

  秦大爷只不过有些惊讶,因为昨晚他们做得异常激烈,达到好几次高潮,刘小静更是爽得晕过去好几回,最后软得站不起来,还是自己把她扶到她们寝室门口的。可这才过了半天,她又急不可待地跑来,实在是──他不得不佩服这个年轻女孩的性慾和体力,真的是很强啊!

  几分钟后,刘小静主动解开乳罩,松绑后的双乳象一对大白兔,在高校长的眼前欢蹦乱跳,高校长又揉又捏……,高平的左手从刘小静光洁的肚皮上滑下,解开牛仔裤的挂钩,从三角裤上方探向她神秘的三角地带……刘小静不由得分开两条浑圆的大腿,啊!微闭美丽的双眼,轻声呻吟起来,啊……

  「你会放过我么?哼,我看你永远也作不了男人!」

(四)

  「那个死狐狸精……我哪里比不上她了……死狐狸!」刘小静咬牙切齿,狠狠地咒骂。

  受到灼热的冲击,秦大爷只是身体微抖了一下,继续有力冲刺着。

  「呵呵,秦大爷!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清高了,竟然视眼前美女如无物?」

***********************************

第九章 欲海娇妻(一)七上八下白洁回到家里,王申今天也没有出去,在家里洗衣服,看着白洁飘飘洒洒的回来,怎么也没有想到美丽的娇妻刚才是去一个男人家里送上门给人玩的,招呼着白洁:“老婆,外边热不热,刚才孙倩来电话找你了。”

  「哼!便宜你了,属猪的老头!」腰一沉,坐了下去。

(六)

1.

2.  刘小静看两人做了好久,早就慾火上涨淫水泛滥,却迟迟不见付筱竹下来,情急之下,面对着付筱竹横跨在秦大爷脸上,把阴户凑到了他嘴上。秦大爷闻了闻少女独有的气息,然后用着昨晚的方法,含住了她的肉核,舌尖来回舔弄着藏在里面的肉芽。

3.  午夜时分,刘小静用睡衣裹着赤裸的酮体再次溜出宿舍,悄悄溜进秦大爷的门房。她进入里面的套间,没有开灯轻车熟路地摸到了秦大爷的床上,此时秦大爷已经从外面回来,躺在床上睡觉。刘小静柔软的小手摸索着伸向秦大爷的下身,一条软唧唧的死蛇卷曲在黑草丛中……。

4.  眼前的女孩有着弯弯的细长双眉,那如黑宝石般深邃的双眸,正略带怯意地看着她,秀巧的鼻尖上挂着几粒细细的晶莹汗珠,脸上也微微泛起红晕,显得更加清纯腼腆。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生化危机2重制版

  刘小静愕然,愣了片刻,才道:「你……怎么了?」她想不到付筱竹会有这么大反应。

丰田张若昀

  秦大爷虽说没有很深的学问,但他很善于琢磨,摸索经验,他在插入刘小静后不会轻易改变姿势,那样会中断小浪妞的快感,不容易把她送上高潮,只有高潮过后才改换性交的姿势,让小淫娃体会新鲜快感,可以更容易把她推向下一个顶峰。

犯罪现场庆余年

  秦大爷此时已是欲火冲天,顾不得擦去喷在脸上的淫水,解开腰带脱去了裤子,蛰伏良久的肉棒登时一跃而出,击在了付筱竹的屁股上,打得她的臀肉微颤了几下。

海贼王

  「啊——」付筱竹尖叫一声,随即疼得嘴里吸着冷气,双手拍打着床铺。

苏州十全街塌陷

  没等刘小静开口,他自顾自地往下说:「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有时还会想到那个人的,虽然模样已经记不清了,但那时候的那份……感觉……很不错的感觉,却很清楚……还能感受到的……」秦大爷没什么文化,说这句话时,停下好几回来组织语言,听起来有些别扭。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