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杏免费视频APP下载

有番号可以在线看的网址

时间:2021-03-06 13:11:47 作者:杨幂 浏览量:67379

有番号可以在线看的网址

  刘小静的头向后用力的抬起,脚尖几乎已经离开了地面,感受着高平的精液冲进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

  叶思佳一听,兴奋地抓住了她:「要的要的,现在就告诉我,快说啊!」

  不过,有失也有得。在床上,她就可以好好整治付筱竹了,反正已是名誉扫地,干脆扫个干干净净,把失意统统在床上捞回来,也不枉担这个虚名了。

  虽然两人并没有约定什么,虽然做过之后都会有些后悔,但每天晚上只要一过十二点,刘小静还是会推开秦大爷的门,秦大爷还是无法拒绝。

  刘小静却似没看到一样,继续说道:「黑人是世界上能力最强的男人啊,筱竹,你真是好运,像我们可就没这等福气了。」眼睛瞟着她,充满了笑意,「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啊?」

睡梦中白洁感觉自己好像穿着一身蓝色的套裙,正在课堂上讲课,忽然一个蒙面人冲进来,一把抓住了她。“不要啊……”白洁拚命的挣扎着,可是那个蒙面人还是把白洁按倒在了教室的讲台上,在几十个学生的面前,把手伸到了白洁的裙子下面,撕下了白洁的丝袜和内裤。白洁的眼睛看着下边的几十个学生,一个个狂热的眼睛,几乎要崩溃了。忽然就感觉那粗大的东西已经插了进来,一种几乎难以抑制的快感让白洁不由得叫出了声,猛地一下睁开眼睛,看见了自己身边的丈夫,正在熟睡中,摸了摸自己的下身已经湿漉漉的了,呆呆的躺了半天,才又睡去了……

  几乎没有什么激烈的动作,紧顶着娇嫩花心的龟头只是研磨转动了几下,就听见女孩「哦……」一声长长的娇吟到了高潮。她皱眉紧闭了双眼,浑身不紧不慢发出一下一下的抽搐,而每一次抽搐伴随而来的是一大股浓热阴精,一直来了十几次,才慢慢停下来。

  在秦大爷眼里,付筱竹当然是个好女孩,只是迫于刘小静,才不得不屈就于他。对于这种明显的「强暴」行为,若放在以前,他是死也不肯干的,但这个月来不断发生的种种,让他对自己人格的信心每天递减,而越没信心,就越想自暴自弃。

  可惜,呓语般的求饶声,却只有让明峰更兴奋。右手一伸捞住了她的小腹,左手按在她的背上,胯下奋力一挺。「滋」的一声,肉棒一贯到底,不少残留在阴道内的淫水纷纷被挤了出来,女孩伏在床上,没有丝毫力气反抗,任他在背后随意施为着……。

  男生用龟头紧紧顶在女孩的花心上,感受着阴精冲击和阴道壁收缩的快感。

  秦大爷插入后,没有像以前一样慢条斯理地抽插,上来就大进大出,每次抽出都要露出龟头,每次插入都要尽根全没,大肚腩撞击大白屁股啪啪声不绝于耳。

  两种手段结合之下,秦大爷很快就招架不住了。仔细想想,刘小静的话也似乎很有道理。

  " 啊……哼……轻点顶……啊啊啊啊,不要啊……哎呀……不行了……啊…

  秦大爷的体会就不一样了,既紧张又兴奋,每走过一间宿舍门,他的心就要跳跳,担心里面突然走出人来。

  沉默了四五分钟,秦丽娟突然把手中的提包重重地摔入了秦大爷那依旧赤裸的胸膛:「你……你真是我的好父亲!」一转身,夺门而出。

  每天都会有无数女孩子的身影从他眼前晃过,要在以前,他也没什么感觉,但现在全都不同了。看着她们一张张朝气蓬勃的笑脸,青春美丽的身材,就会绮念丛生,把她们和刘小静作比较,幻想着她们像刘小静一样在自己胯下承欢的景象。虽然心里会有很深的罪恶感,但自己却总是无法克制。

(四)

  这个女人简直生来就是做爱用的,浑身是「宝」。

  刘小静眼望窗外城市璀璨的夜景,感觉自己被高平的肉棍顶上了云端,飘啊飘……。

1.  …美死了……哦…好酸啊……快活死了……」

2.  可能是事情太过离奇,刘小静一时说不出话,过了一阵,才似笑非笑地道:「可是,她更没有意识到,这里还有一个付大美女,只要是雄性,不管他是上至九十九,还是下到刚会走,都会被迷得神魂颠倒,什么都忘记了……」

3.  ……

4.  付筱竹又笑道:「秦姐,你这么年轻,谁见了都会觉得你是我姐,说其他的人家肯定不信!」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雷克萨斯

还有两个星期就要开学了,高义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白洁了,老婆美红也出车了,让他这个色鬼真是难熬。想起白洁丰挺的乳房摸上去那种柔软的肉感,已为人妻了竟然还是粉红色的小乳头,修长秀美的一双长腿在自己肩上颤动的感觉,柔软湿润的阴唇仿佛白洁的人一样娇嫩。特别是白洁在自己身下的时候,淡淡的呻吟,微微的喘息,丰润的腰肢的微微扭动,迷离的双眼,粉色的红唇……想着白洁在自己面前翘着雪白的屁股的样子,高义的阴茎不由得硬了起来……这时电话响了,教育局要求学校组织五名老师明天开始参加为期一周的政治学习,高义不由得大喜,直接就往白洁家奔去。白洁一开门就看见了高义火辣辣的目光,心里不由得一荡。高义看见朝思暮想的美人,几乎就要扑上去,一下看见了后面的王申,才赶紧收回来盯在白洁鼓鼓的胸部的目光。“高校长来了,快进来。”王申赶紧招呼高义进门。白洁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牛仔布的裙子,到小腿的,上身则穿着那件红色的T恤,柔软的布料贴在白洁丰满的前胸上,明显的看出白洁没有戴乳罩,还好白洁的乳头比较小,看不出明显的乳头痕迹。可是看着白洁丰满的呼之欲出的乳房,高义已经快挺枪致敬了。裙子下露出一小截白皙的小腿,一双嫩嫩的小脚穿着一双粉红色的小拖鞋,坐在那里用脚尖晃动着。高义说明了来意,通知白洁明天去参加学习,要去一个风景区,准备一下东西,又说了什么学校很重视白洁,白洁的工作做的很好什么的。“对了,上次白洁评职称的事情多亏了高校长,高校长辛苦了,我们一直也没时间感谢您。”王申真诚的说。听见这话,白洁转过了脖子,高义赶紧说:“没什么,都是应该做的。”“中午了,高校长就别走了,一会儿我去买点菜,在我家吃点饭。”王申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这怎么好意思。”高义假装推辞着,眼睛瞟着秀丽的白洁。“就算我们谢谢高校长的大力帮助吧。”白洁的眼睛斜看着高义,她故意把“大力”两个字咬得很重。说着话,高义没有动,王申站了起来,向外走去,白洁这时叫他:“对了,你顺便把老姑家的水管钳子送去,快点回来,家里没有酒了,买瓶酒。”王申答应着就出去了。王申刚出门往楼下走,高义就迫不及待的搂住白洁肉乎乎的身子,把她压在门上,去吻她的红唇。白洁偏过了头,也没怎么挣扎:“你不是要走吗,还不好意思,玩人家的老婆就好意思了,色鬼……”高义的手已经握住了白洁的乳房:“连乳罩都不戴,是不是等着我摸呀?”另一只手在白洁屁股后抚摸着白洁圆圆的、翘翘的小屁股,把裙子从后面向上拽着。“想没想我?”白洁已经有点微微气喘了。“想死你了。”高义一边说着,一边一下抱起白洁,向屋里走去。白洁的家是小小的一居室,进了卧室,把白洁压到了床上。白洁赶紧推开了他:“窗帘啊。”又想了想:“白天挡什么窗帘?要不别了……”白洁打开在自己裙子里乱摸的手。“去外面的厅里吧,那里没有窗户。”高义说着又要去抱她,白洁赶紧推开他,自己走了出来。到了外面,高义就把白洁的裙子都撩了起来,白洁白嫩的两条腿,全都裸露在外面,高义让白洁把着沙发的靠背,弯着腰。看着白洁下身穿的一条白色的蕾丝的内裤,在阴唇的地方都已经湿了一小片儿。高义把白洁的内裤拉下来,白洁抬起腿把内裤脱了下去,雪白的两瓣屁股翘起着,白洁的阴毛只是长在阴阜上,有着稀疏的几十根,阴唇往下一直到肛门都干干净净的没有毛,从后面看粉红的阴部娇嫩湿润。高义也很着急,把裤子的拉锁拉开,把阴茎掏了出来,顶在白洁湿润的阴道口,向前一顶,“叽……”的一声就插了进去。白洁身子一颤,到肩头的长发披散了下去,两个小小的脚尖翘了起来。高义探下腰去,把白洁的T恤推到胸前,把玩着白洁颤悠悠的一对乳房,把阴茎紧紧的插进白洁的身体里,开始快速的顶着。不是抽插,而是顶在白洁身体里,身体紧紧的顶着白洁的屁股,快速的顶动,身体最深处的强烈刺激让白洁几乎连气都上不来,垂着满头秀发,张着嘴,整个腰呈一个弧线弯下去,屁股紧紧的贴在高义的小腹下。弄了一会儿,白洁的身体就开始微微颤抖,喘息声已经快成了叫声了。高义把身体从紧紧的贴着白洁的后背抬了起来,站在白洁身后,开始抽插。这时忽然响起了敲门声,两人不由得一惊,停了下来,不敢作声。这时外面响起来叫门声:“有没有人啊,开门啊。”白洁一听,低声的告诉高义:“是楼上的。”两人才放下心来。高义把阴茎慢慢的抽动着,白洁轻轻的扭动着屁股。叫了几声门,那人嘴里嘟囔着走了。“快点吧……他快回来了。”白洁喘息着说。高义开始不停的快速抽送着,两人阴部交合摩擦的水声“叭叽、叭叽”的响着。“嗯……哼……哦……”白洁轻声的叫着。很快,高义一泄如注,白洁跪在沙发上喘息了一会儿,起来刚要穿内裤,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王申回来了。情急之下,白洁把内裤塞到了沙发后面,整理了一下衣服,正襟危坐在那里。王申进了屋,看见白洁坐在沙发上,高义坐在边上的凳子上。两人的脸上都红扑扑的,喘着气。王申也没想什么。“怎么不开窗户啊,天这么热。”一边把东西放下,去开窗户。白洁赶紧拿过东西进了厨房,去做菜,王申又回到高义那里,两人说着学校里的事情。白洁站在那里,一股高义的精液从身体里流出来,顺着大腿向下缓缓的流着,凉丝丝的。刚刚兴奋的身体,还是软软的,T恤下的乳头还坚硬的挺立着。吃饭的时候,两人不时的眉来眼去,王申不堪酒力,很快就话多了,看不见媚态迷人的白洁把一只娇嫩的小脚在桌子底下伸到了高义的裤裆间,拨弄着高义的宝贝。吃了饭,高义匆匆的告辞了,他真是怕酒后看着雨后荷花一样的白洁,那种新承灌溉的媚态会让他受不了,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就糟了。

盗墓笔记

  付筱竹依旧没有违抗,顺从地上了床,跪趴在那里,可眼眶里却流下了委屈的泪水。

苏州十全街塌陷

(十九)

爸爸的好儿子

  除了秦大爷,只怕谁也不会想到,在这个全国有名的师范大学里,竟会有这么淫乱的场面,而且还发生在女生宿舍里。一男两女上演的一幕幕激情,已到了道德底线的边缘,甚至他们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重阳节

  “啊……秦大爷……你的肉棒好粗……好大……啊……就喜欢让你……干我……啊……好大爷……亲大爷……啊…好棒啊…啊……弄死人了……啊!这下捅的好深……哎呀……好酸……哎呀……又要来了……啊………来了……来了……”下身猛地一挺,大量淫水从二人一抽一插的缝隙中飞洒了出来,溅得到处都是。

相关资讯
肖战

没有了那种骚动不安的烦躁,没有了坐卧不安的焦虑,也许性也是一种很好的镇静剂,在这样一个陌生人,一个粗俗但又充满了性的情趣的男人那里,白洁得到了性的满足,也安静了一颗骚动不止的心。也许是最近和王申生活在一起的感觉很枯燥,也许是最近私下里的生活过于丰富多彩,也许是迷乱纷纭的生活让白洁有了一种迷失的感觉,当老七出现的时候,白洁的心里出现了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她心中最钦佩和爱慕的就是这种自强不息、敢闯敢拚的男人,这种成熟充满了一种让人迷失的魅力的男人,但已为人妇的她且还是老七的嫂子,已经无法去表达甚至不能在心里真的形成一种爱的感觉,只能让一种迷乱在心里荡漾,急于去发泄心中的欲望和感情。高义在某种意义上讲是白洁的情人,但也许是因高义曾经迷奸和逼迫过她,在他的面前白洁总有一种被迫的压抑感,每次能得到身体的快感,却无法有心灵上的满足和发泄。而在这个不知道叫什么,甚至没怎么看清长得什么样的男人面前,白洁真正的放荡了一次,任意的寻找着自己的感觉和欲望,而没有什么负担和拖累。去爱,去忘记,继续迷失,白洁不知道自己该拥有什么?也许只有王申才是她身边实实在在的存在。   ***    ***    ***    ***就如同阳光下总是会有阴影一样,在富丽堂皇的酒店里,一个灯光昏暗的房间里,七八个穿着性感暴露的女孩子在房间里或躺或坐,其中一个不断的拨打着酒店房间的电话,用一种沙哑的给人某种暗示的声音询问着:“先生,需要按摩吗?”东子歪躺在床上,手正在一个胸部很饱满的女孩子衣服里摸索着。“东哥,1108房间要小姐,让谁去?”打电话的小姐问东子。“小晶,你去吧。都打打精神,到点了,一会儿活就多了。”一边说着从一个包里摸出两个避孕套给小晶,小晶接过来塞在自己胸罩里,开门出去了。几个小姐起来,有的去洗脸,有的补了补妆,等待着11点过后这一波生意的来临。门铃响过,小晶夸张的扭着屁股进了房间,昏暗的灯光下,看到只穿着短裤的男人不由得愣了一下,而老七也随之愣了一下。“大哥,你要按摩啊。”小晶很快笑了起来。一边坐到了床边。“是你啊,你认识白洁?”老七很奇怪。“对呀,她是我老师。”“以前教过你啊?”“我还没毕业呢,今年才高三。大哥,我行不行啊?”老七的脸色变了好几变,碰到个纯学生妹呢,肯定是够嫩,估计还没玩过几回。“行,你们都有什么服务啊?”“推油、大活、或者做全套。”“都什么价钱,咋玩?”“推油就是按摩打飞机,120块钱;大活就是做爱300;全套有按摩、冰火、胸推加上做爱500。大哥玩个全套啊。”小晶的手在老七身上摸索着。老七看着这个长得娇俏可爱的小姑娘,忽然觉得也是披肩长发的她有几分像刚结婚时候的白洁。“这么的吧,我给你1000,你陪我好好玩玩儿。”“大哥,后边我不干,要不我给你找个能玩屁眼儿的。”“谁玩那个啊,你看见你们白老师穿的裙子了吧,你去换个那样的裙子,黑色的丝袜,那样黑色高跟的凉鞋,最好有带绑小腿上的,行不行?”“啊哈,你喜欢白老师啊,让我装她的样子跟你玩儿,是不?”小晶笑嘻嘻的看着老七。“对,怎么样?”老七想着白洁刚才的样子,都有点勃起了,他当然想不到他心中美丽的女神刚刚穿着这身衣服撅着屁股让人干的高潮迭起、尖叫连连。“行,不过那身衣服不好整,你再加点儿钱吧。”小晶脑袋里迅速搜寻着谁穿着这样的裙子。“你好好陪我玩儿,玩高兴了给你2000。”老七索性开口。小晶笑着亲了老七一口:“你等着,我这就去变成你的梦中情人。”小晶赶紧跑到楼下KTV包房这边,果然有个小姐穿的和白洁几乎一样的裙子,刚好小晶还认识,100块钱就换了下来。鞋子找到一双和白洁那个不太一样,白洁是那种尖头很长不露脚趾的、没有后跟带长带子的凉鞋,这双是黑色镂空的前面露脚趾的,鞋面是用皮条编的还有一个小玫瑰花镶在上面,系带也挺长的,细高根的鞋跟特别高,小鞋看上去也挺精致的。丝袜却不好弄了,小姐一般都不喜欢穿丝袜,脱起来不方便,她们那几个就一个穿的还是肉色的开档的那种。正转悠着急,看见一个酒店的领班过来穿的这样丝袜,那领班很奇怪小晶为啥要她的丝袜,弄得小晶脸红耳赤软磨硬泡,给到100块钱,领班才带着一种奇怪的眼神在办公室把丝袜脱给小晶。小晶心里嘟囔着,要不是为了钱,谁要你这破袜子。打扮妥当的小晶定了定神,也找了个发夹学白洁的样子把头发拢了起来,虽然有着染成红色的几撮,但昏暗的灯光下是看不出来的。门铃响过,昏暗的灯光下,小晶用一种很文静的姿势站在门口。老七心里不由得一颤,本来小晶没有白洁个子高,但这个高跟鞋比白洁穿的高了一些,两人就差不多了。老七用甚至有点颤抖的手把小晶拉进来,关上了门,一把把小晶搂在怀里,双手搂着小晶细细的小腰,感受着裙子柔软面料的肉感,把头在小晶的头发上摩擦着,微闭着眼睛想像着怀里是柔柔美美的白洁嫂子。“嫂子,你想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看你穿着这身衣服,鸡巴老是硬着的,真想按倒你,干你啊。”“大哥,你现在就按倒我,操我吧。”“不许这么说,你现在是白洁,叫我老七。”老七的手摸索着小晶翘翘的小屁股,比白洁的要少了点肉感,但和白洁的一样都是高高向上翘的那种,特别是穿着这么高的高跟鞋,翘得更厉害了。“来,摆几个样子给我看。”老七放开紧搂着的小晶,想像着刚才白洁在屋里的样子让小晶学着做。“坐在沙发上,把腿跷起来,对,把裙子往上拉,露出裤袜的根,好,看到内裤了,挺挺胸,对,就这样,够骚,嫂子你真他妈骚。”“嫂子本来就骚啊,就是你不知道嘛。”小晶这么说其实语带双关,当然,老七是听不出来的。“照两张相留着,来!”老七从包里翻出数码相机。“哎呀,我不照相。”“我又不照你脸,谁知道是你。来,摆姿势。”老七拍了两张白洁跷着腿在沙发上坐着的淑女动作,当然是把裙子拉的很高的那种走光能看的到内裤的样子,恰好小晶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丝织的那种小内裤,在非常薄的黑色丝袜下清晰可见。又让小晶站起来,把裙子都拉起来转过身,对着整条黑色丝袜的大腿和圆圆的屁股拍了几张,转过前面拍鼓鼓的阴部在丝袜内裤下的样子,又让小晶把裙子都撩到腰间,双手扶着桌子,撅着屁股。拍的时候,老七始终拍的小晶的脖子以下,在他从数码相机的屏幕上看来就是白洁在那里不断摆出风骚放荡的样子,看得他阴茎在内裤里硬硬的挺着,索性脱了内裤,挺着一根棍子,摆弄着。小晶心里一直忍着笑,仿佛一个演员一样任由老七摆弄着。“嫂子,给我摆几个最骚的姿势。”小晶眼睛媚笑着,把裙子的肩带拉到放下来一个,露出雪白的胸罩扣着的乳房,一只手拉着裙子脚拉到腰上,扭着腰。“老七,你看嫂子骚不骚啊?”“骚、骚。太他妈骚了。”老七一边忙着找角度一边说。小晶躺到床上,裙子都拉到腰上,两腿举起来,模拟着性交的动作挺着屁股“啊啊啊”的叫着。高跟鞋尖尖的鞋跟向天花板上立着。又像狗一样跪趴着,撅着屁股来回晃动。又站了起来,一只脚站在床上,袒露出丝袜内裤裹着的阴部,双手抚摸着乳房,表现出一种陶醉的样子。又来到老七身前,蹲下身子,双手捧着他的阴茎,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着。转过身,双手扶在床上,弯下腰高高翘起屁股,一只手伸过去拉着丝袜和内裤的边,慢慢的拽下来到屁股下边。小晶的阴部和白洁差不多,阴毛都很少,可能是小晶还小,阴唇的形状都差不多,都是那种馒头型的。老七看着那白嫩屁股下边露出的红色的阴部已经湿乎乎的了,再也按捺不住了,把相机往床上一扔,双手把着屁股,“嗤”的一声就插了进去。“大哥,带套啊。”小晶撅着屁股在那里费劲的在胸罩里掏出避孕套,老七根本不接,嘴里哼唧着:“嫂子,白洁,我终于干上你了。”小晶也就放下了,一边想着又得吃事后药了,一边晃动着屁股叫了起来。“啊……老七……你的鸡巴真大啊……啊……操死嫂子了……啊……”“啊……舒服……啊……操我啊…嗯……啊…”粗大的阴茎在小晶粉嫩的阴部快速的冲刺,这样撅着的姿势,仿佛每下都顶到小晶阴道最深处,穿的还是高高的鞋跟,很快小晶就有点站不住了,在老七几乎一下不停的疯狂的抽插下,小晶浑身都开始哆嗦了,呻吟伴着的尽是急促的喘息:“呼……啊……啊……受不了了……停一会儿吧……我不行了啊……”老七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一边忍耐着不断的射精欲望拚命地抽送,一边幻想着白洁趴在自己面前不断的呻吟着。粗大的阴茎在小晶水淋淋的阴道里不断发出啪嚓、啪嚓的撞击声,已经开始收缩的阴道不断的被阴茎拔出时带动的鼓起。小晶几乎已经趴在了床上,每被插入一下浑身都剧烈的颤抖,伴随着几乎是尖叫的叫床声。被阴茎带出的淫水顺着屁股和大腿流下来。“啊……我完了……啊……”小晶虽然经常和不同的人做爱,但这样疯狂一下不停的很少,除非是磕了药、抽麻五的时候,但那时候小晶一般也是疯狂的时候,第二天可能下边都肿了,有时候腿都合不上,但当时是没感觉的。今天这么弄,已经有点承受不住了。“大哥,停停……啊……我不行了……憋不住尿了……啊……”说着话,一小股尿液流了出来,顺着阴毛淋漓到内裤和丝袜上。老七也终于紧紧地顶着小晶的屁股一股股喷射出了精液。“嫂子,我射了。”老七几乎是喊着说出这句话,不知道要是王申听到会有何感想。伴随着老七拔出阴茎,小晶一下软趴在了床上,两腿跪在地毯上,上身趴在床上,一身湿汗淋漓,老七更是满头大汗。“哎呀我操,大哥,你可算射了,你想操死我啊,这要真是白老师,还不得让你操死。”小晶说着话爬到床上趴着。老七一看,拿过相机在小晶已经红肿的阴部拍了几张,湿乎乎的阴道已合不拢了,粘糊糊的精液刚才就已经淌了出来,现在白乎乎的整个阴部都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