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杏免费视频APP下载

猫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1-03-09 12:36:51 作者:多平台下架血吊坠 浏览量:42531

猫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章 偷情的少妇(二)淫荡贞女王申进屋的时候,白洁的上衣还敞开着,正在系扣子,裙子还挂在腰上,透明的裤袜下明显的露出内裤的痕迹。一看有人,吓了一跳。用手掩住胸部,把裙子放了下去。“你干什么呢?”王申奇怪的问。“没什么,我刚上了厕所。”白洁故作轻松的说。“哦。”王申应了一声,把西红柿放到桌子上,低头看见地上有几团卫生纸就弯腰去拣,白洁赶紧过去,“我来我来”,把那几团卫生纸扔到了垃圾桶里。晚上白洁把下身好好洗了洗才和王申上了床。早晨,想到一会儿高义来,白洁心里莫名其妙的兴奋,很早就醒了,在床上不起来。王申早晨忽然有了兴致,就想和白洁……白洁刚开始不答应,可一想到自己一会儿要和别的男人做,自己的老公却不答应,有点……只好答应了。王申爬上来,兴奋的一通抽插,干得白洁也是浑身颤栗。等王申完事的时候,白洁摸着王申的东西:“你今天好厉害呀。”高义在王申离家不远就到了,按白洁告诉的,在门上找到了钥匙,开门进了屋。听到白洁问了一句“谁呀”他也没出声。推开卧室的门,一看白洁还盖着被躺在床上,枕头边扔着一件黑色的蕾丝花边胸罩,一条同样款式的内裤掉在地上,心里一乐,手就伸到了被里,摸到了白洁柔软丰满的乳房。白洁“嗯……”的呻吟了一声,接着用几乎是呻吟的语声说:“快上来。”高义的手顺着光滑的身体就摸了下去,毛茸茸的阴部也是赤裸裸的。白洁分开双腿,高义的手伸到中间柔软的肉缝,感觉里面粘乎乎的。白洁一下夹住了他的手:“他早晨刚弄过了,里面脏。”高义已经开始脱衣服了:“没事儿,那样更好,滑溜。”“去你的,把门锁上。”高义赶紧把门反锁了,脱得一丝不挂,挺着粗长的东西,爬上了床,两人一丝不挂的搂在了一起。高义硬硬的东西顶在白洁的小腹,白洁不由呻吟了一声,手伸下去摸到了高义的阴茎:“你的好大呀,还这么硬,怪不得弄得人家都要死了。”高义一边吮吸着白洁娇小的乳头,一边已经翻身压到了白洁身上,白洁几乎很自然的就分开了双腿,高义的阴茎一下就滑了进去,白洁把两腿翘起来盘到了高义的腰上,两人刚动了没几下……有钥匙在门锁上转动的声音,两人一愣,赶紧分开了。“没事儿,准是拉下什么了。”白洁赶紧穿着睡衣下了床,让高义在床上躺着,盖好被子,把高义的衣服和鞋踢进了床底下。去开了门,就又赶紧溜回了床上。为了怕王申看出来,白洁两腿叉开,翘了起来,高义横在她身下,两人的下身刚好贴在一起,高义滚烫坚硬的阴茎靠在白洁湿漉漉的阴门上,弄得白洁心里直慌。王申进了屋:“你怎么还不起来,看见我的教案了吗?”“没看见,你放哪里了,自己找。”说话间,高义的阴茎慢慢的插进了白洁的阴道。王申在书桌上胡乱的翻着,做梦也不会想到,床上的妻子的下身正被一根男人的阴茎塞得满满的。“晚上我可能回来得晚,今天可能要加一节课。”王申看着床上只露出头的白洁,说着。白洁此时哪有心思听他说了什么,胡乱的答应着。王申开门走了,总觉着哪里不对,却想不起来。王申刚一出门,两个人就迫不及待的弄了起来。弄了几下,白洁去把门锁上了,躺在床上,双腿分开,高义压在白洁双腿间,每次抽送,都把阴茎拉到阴道的边上,再用力的全插进去,每次都干得白洁浑身一颤,两个脚尖都离开了床,用力的翘着。干了能有几十下,高义让白洁趴在床上,两腿并上,高义骑到了白洁的屁股上,把阴茎从紧紧的屁股缝里插了进去,直接插进了湿润的阴门,开始来回的抽动。陌生又强烈的快感让白洁不由得浪叫起来,叫了几声,把枕头压在嘴上,大声的喊了几声:“啊……啊呀……噢……”高义的手从白洁的腋下伸到了胸前,抚摸着一对丰挺的乳房,一边大力的抽插着,终于在白洁几近嘶喊的呻吟中,趴在了白洁的身上,射精了。白洁翻过身,两人赤条条的搂在一起,盖上了被。中午两人醒过来,高义又把白洁一双圆润的大腿架到肩上,弄得白洁高潮迭起,两人才下了床。白洁下身流出的精液和淫水已经弄得床上好几片水渍。两人在外面找了一家小饭店的包间,一边吃饭,两人一边还在乱摸,高义的手上弄得全是白洁阴道里的精液,也不知是他的还是王申的。直到王申快回来了白洁才回家。白洁从一个贞节的少妇变成现在几乎是个淫妇了,但她毕竟是受到高等教育的,在内心里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仍然有着半推半就、欲罢不能的娇羞。这才是女人最诱人的魅力。假如没有第一次,白洁一生可能都是一个贤淑的妻子,优秀的老师,有一天会是一个慈祥的母亲。但有了第一次,一个女人心里一生所保留的东西就在一刹那间失去了,加上性的不满足,生活的不满足,贞女就会成为荡妇。

  二女各来到他的两侧跪了下来,刘小静一手握住了棒身,而付筱竹犹豫了一下,也伸手握住了。由于肉棒长度过人,虽然被两只手握住,还是留出一截在外面。

  「我……不走了!」秦大爷的心中一片平静,「我决定了,不走!」此时,他眼中看到的,只有这个黯然伤心的美丽女孩。这一刻,只要能看到这个女孩开心,无论让他做什么,他也不会犹豫。

  虽然这样说,但刘小静知道,自己并没有把付筱竹的事情拍下照片,可信度和说服力自然远远不及至于是不是真的不在乎名声,那就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了。

  付筱竹这时充分了展示她的舌技,小口紧紧含着龟头,不断吸吮着,以制造真空的快感,舌尖则专门在龟头上的敏感带游弋,时不时地还在马眼处逗留一会儿。没弄上几下,肉棒被撩拨得更加粗大,硬度热度更是达到了顶点,一颤一颤的随时都会喷发。

  秦大爷深切体会到了后半句话。自发生上回的事后,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可他却觉得有一年那么漫长。为什么呢?

  “你这么长时间没来,我的东西憋出毛病来了。”

  少年的眼睛有些发红,双手迫不及待地去掉了付筱竹的上衣,虽然有一点颤抖,但还是显得非常熟练。当那件紧身的背心脱去的一刹那,两个雪白硕大的乳球弹跳了出来,傲人的丰满、完美的曲线、夸张的抖动效果,给他造成了不小的视觉冲击。

  和刚才一样,刘小静还是跨骑在上面,这是她最喜欢的姿势,这样不但刺得更深,而且主动权在自己手里,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秦大爷从刘小静的肚皮上爬起来,看到她的整个阴部被弄得一塌糊涂,阴毛和阴唇粘满了乳白色的淫水、精液,从阴道口流出的精液顺着屁股沟子涓涓流下……自己的下身也好不到哪去,整个肉棍子油光发亮,阴毛和睾丸上已经被刘小静的淫水湿透。秦大爷一阵激动,自己一把年纪了,没想到把个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搞成这样,英雄感油然而生。

高义手抓住白洁的衣服往外拽,白洁赶紧用手拦住,“行了,别……”白洁脸红扑扑的,声音都颤巍巍的。高义的手一边揉搓着丰满的乳房,一边在白洁耳边说:“别装了,来吧,干一下子。”

  甫一进去,秦大爷就感到强烈的快感沿着背脊传入了大脑,只觉得她的小屄里层峦叠嶂,充满了许多褶皱,那种致命的快乐几乎让他立刻泄了出来。

  「啊……我要死了……来了……来了……啊……」惊心动魄的娇吟后,阴精狂喷而出,量也出奇地多,足足喷射了十几秒,才慢慢止歇。

  「呵呵……没有……没有……」

  而更让她奇怪的是,付筱竹的那种楚楚可怜的神情,一点也没有激起她的同情心,恰恰相反,她只想把这个女孩压在身下,好好地欺负一番。这种想法让她自己也很惊讶,自己身为女人都会这样,那秦大爷肯定更会有这种感觉了。

  付筱竹回想,那个女孩的容貌,整体来说,属于东方女性,惟有那双美目微带有海蓝色彩,充满了神秘。

1.“是啊。”

2.  「秦大爷,你不走……好不好……」话声幽咽缠绵,如泣如诉。

3.  「呵呵,秦大爷,你很着急啊!是不是很想和她做啊?」

4.  这样磨磨蹭蹭了有十几分钟,才穿好衣服出去,在女生们的低声抱怨里,打开了楼门。整个过程中,他当然要弯着些腰,脚步也略显蹒跚。没办法,男人谁没遇见过这种事呢?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5月猪肉价格上涨

  她的胸部本来就很饱满,说话时微微一俯身,在挤压下,单薄紧身的上衣似乎快要束缚不住两个呼之欲出的乳球,让人很担心它会被涨破。少年早已看的血液上冲,两眼迷离,根本就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只是点头随口附和着。

姐妹们的茶话会

  犹豫半天,无奈只好和女孩一起折返回去。

海南政协原副主席王勇被决定逮捕

  「呵呵,我的意思就是说,真正淫荡的女孩是不会让你看出来的,她们会把自己伪装得很好。和这些人比起来,我这种让人一看就知道很淫荡的女孩,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亲爱的客栈

***********************************早晨起来,一夜的旅程已经磨灭了刚上车那种兴奋,看着车外飞速闪过的景色也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好奇和新鲜感。王申一直都躺在上铺的床上昏睡着,白洁都觉得王申是不是睡迷糊了,就喊王申下来。王申一边答应着一边从上铺起身低着头整理衣服,眼睛一扫的功夫,心里不由得一阵狂跳。原来孙倩正低头穿鞋,红色衬衫宽松的领口荡开着,一对丰满的乳房在领口处清晰可见,淡粉色的半杯胸罩只是少少的托着乳房的下半部,深深的乳沟,白嫩的一对肉球,几乎连微红色的乳尖都能够看到。王申立刻就感到了下身的坚硬,当孙倩抬起身来,王申的眼前好像还浮荡着孙倩那一对白白鼓鼓的肉球。王申下了铺,看到孙倩还是感觉到很不自然,看着孙倩粉红色衬衫下鼓鼓的双胸,就一下子能浮现出刚才那香艳、诱人的一幕,下身一直都是硬硬的很不舒服。白洁几次碰到美红,看着她窈窈窕窕的身子扭动着走过,心里总会有一种很有意思的感觉。高义在外边胡来,原来他的老婆也这样啊,白洁心里忽然发现身边的女人原来都有着这样那样的秘密,有着不为人知的一些事情,自己又何尝不是在欲望中沉浮着,到底是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还是去保留着一份矜持去享受生活带来的疲惫和辛酸呢。当夜幕又一次降临的时候,这一群男男女女拎着大包小裹下了火车,来到了心慕已久的桂林,一个叫做甲天下旅行社的导游来接了他们下榻到一家普通的宾馆。这些清贫的教育工作者大部分是第一次到南方特别是桂林旅游,黑夜中感受着南方清新湿润的空气就已经兴奋不已,不停的听到几十人叽叽喳喳的说着听说来的关于桂林的传说。由于资金有限,只能四个人住一个房间,白洁本校只来了她和另一个叫张颖的女老师,刚好美红和一个男老师的爱人过来,她们四个住了一个屋。这一路来的接触,美红和白洁两人已经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还真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因为两个人都是温温柔柔的性格,不喜欢与人争执和发火。屋里的另两个女人都是四十多岁了,换衣服的时候,看白洁俩人一脱衣服那凹凸有致火辣辣的身材,两个女人都是心里羡慕不已。白洁换了一件黑色上面带有很大的白色牡丹花图案的衬衫,里面一件黑色无肩带的乳罩,下身穿了一条黑底带白色宽窄不一竖条的窄裙,非常薄的那种黑色真丝裤袜,穿在腿上好像一层黑雾笼罩在浑圆丰盈的白腿上,小巧的脚上踏着一双高跟没有后带的凉鞋,淡黑色的皮底前脚尖的皮面上镶着一只大大的金紫金磷的彩色蝴蝶。长长的头发挽了一个松松的发髻在头上,一枚长长的木质发卡缀着几个顽皮的小铃铛。美红则是换了一条蓝白色图案相见的连衣裙,腰间缀着带卡子的黑色腰带,尖头的白色高跟凉鞋,浅肉色的丝袜,披肩的长发本来是盘在头上的,现在披散了开来,微微有点淡黄色的头发有着细碎的小卷,换去一身制服的美红更是别有一种风情。两个打扮妥当的美俏少妇正要出门,一阵高跟鞋的响动,进来一个香气扑面的美女,精心打扮过的孙倩出现在俩人面前。长长的睫毛向上翘起着,大大的杏眼涂着微微发蓝色的眼影,一身黑色紧身连衣短裙,上身腰间挂着长长的黑色流苏,黑色网眼丝袜,细高跟系带子的凉鞋,丰满的前胸山峰一样耸立,峰顶几乎能看见隐隐的乳头形状,丰润的腰肢扭动着诱人的旋律。“走啊,走啊,我请你俩吃饭。”孙倩挽着两个人的胳膊,热情地说。“上哪儿啊,一会儿这不是有饭吗?”白洁给孙倩整理了一下耳边纷乱的卷发。“哪儿也比这破饭好吃,到这好地方,不四处转转?”孙倩说着拖着两个人就往外走。一抬头,两个男人正要推门进来,原来是高义和王申两个人,也是来叫两人吃饭去的。高义本就对这个风骚的孙倩很有意思,王申也是对孙倩始终属于那种看着眼馋还没有胆量的人,五个人自是一起出门。屋里的两个女人看着三个美女出去,嘴里嘟囔了几句也没什么说的。桂林这座城市的建筑中也透着一种秀美的风格,仿佛一个美女的身影是这座城市的灵魂,到处都流露着一种宁静和秀气。慢慢已经变黑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展现着现代社会的繁忙和迷乱。一家古香古色的聚香居酒家吸引了几个人的眼球,坐进幽静的包房,三个女人又开始了叽叽喳喳的说着你的衣服她的鞋。高义两个人研究着点了菜:“来个锅包肉啊,女士菜。”王申看着三位让他都有点眼花缭乱的美人说。“不要不要,白妹子,给你老公点个火爆腰花补一补吧,看都累那样了。”孙倩诡笑着对白洁说。白洁飞红着脸:“去你的,还是给高校长点一个吧,别苦了美红姐姐。”把矛头往美红身上扔了过去。“哈哈,你真是怕苦了美红妹子?”孙倩放纵的大笑,不仅是白洁,美红也明白了孙倩说的是什么意思。三个女人在一起一顿厮打,王申却是五个人里唯一一个糊涂虫。白洁倒也不知道美红明不明白什么意思?嬉笑着点过了菜,孙倩一定要喝点白酒,几个人都答应了,白洁也只好应了声。清淡的小菜,精致的菜式,服务员带着浓浓乡音的普通话,几个人在一起倒是吃的很有兴致。不知不觉间白洁也已经喝了好几杯辣辣的白酒进去,白嫩的脸蛋上也涂上了几抹酡红,水汪汪的杏眼更是流淌出浓浓的春意,说话也变得越加的轻声慢语,娇柔中带着一份说不出诱惑力。孙倩那里却没有一点脸红,反而好像更白了,说话已经是口没遮拦,大大的媚眼不断的抛向两个男士。高义是毫不掩饰的和孙倩眉来眼去,王申则躲躲闪闪的,却忍不住心跳的偶尔偷瞄着孙倩火辣辣的媚眼和丰挺鼓凸的乳峰,却看不到自己美丽的妻子更加艳丽的脸庞和更为火辣的身材,也许就是常言说的别人的老婆才是美丽的吧。这时王申端着酒杯站起来:“高校长,我得敬您一杯,这么长时间也没请您喝过酒,我家白洁您多照顾了。”高义站起来还没说话,孙倩在边上接话了:“王申,这你真得敬一杯,高校长对白洁那照顾的才好呢。”一边挺着在薄薄的衣服下颤动的乳胸冲着高义一脸的坏笑。白洁一边偷看着还在傻笑的王申,一边狠狠地在孙倩的腰上掐了一把。“哎呀,王申,你老婆掐我,你管不管啊。”王申正在和高义把一杯酒喝掉,回头看着孙倩扭腰甩臀的放荡样子,不由得心神激荡,初次经历这种场合的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还是高义接了句话:“王申能舍得管,你就忍了吧,哈哈,谁让你瞎说。”“好啊,你们都欺负我,来,美红妹子,咱俩喝酒。”美红不胜酒力,只知道看着几个人嘻嘻的傻笑,长长的眼毛不断的忽闪着,柔美的唇线永远都带着一份柔柔媚媚的笑意。几个人又喝了不少酒,都已经有了深深的醉意。白洁衬衫的扣子已经解开了两粒扣子,雪白的胸脯中间深深的乳沟,缀着一条细细的金项链,这时也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一双迷蒙的醉眼仿佛能淹没男人所有的雄心壮志:“老公,咱俩结婚的时候都没有喝交杯酒,今天,我敬你一杯。”白洁说着刚要干杯,孙倩也站起来,把王申和白洁弄到一起:“来来,就在这补一个交杯酒。”两个人也没有推辞,干了这一杯迟来的交杯酒。那边美红也不依不饶的和高义干了一杯。看着高义眼睛紧紧盯着白洁俏丽的嫩脸的样子,美红靠在高义怀里,狠狠地在高义裤裆里的东西上捏了一把,在高义的耳边轻轻的说:“老犊子,又起色心了。”高义嬉笑着没有说话,但是那色迷迷的眼神和已经在开始勃起的阴茎早就出卖了他。孙倩正在那边纠缠着王申喝酒,柔软丰满的乳房不断的挤压着王申的胳膊,穿着网眼丝袜的大腿也不断的挤靠着王申,弄得王申是又爱又怕,不断的偷眼看着白洁,生怕白洁会生气。美红拉着白洁陪她去卫生间,白洁俩人挽着胳膊走了出去,一边走着,美红在白洁耳边轻轻的说:“妹子,你是不是和我老公上过床。”白洁心里一跳,不知道怎么说好,还好美红接着说:“我都知道了,妹子,你不用害臊,看见你这么漂亮,不起色心都难。”白洁借着酒劲也和美红说:“那天,你是不是在火车上和人那个了。”“哪个呀,哈哈。妹子你真可爱。”美红笑着白洁:“那天我一回家,一看床上造的那个乱,湿了好几大片。妹子,那天爽了吧。”白洁想起被高义迷奸的那个晚上,心里也不知道是怎么样一种滋味。“男人花,咱们女人咋就不能,活着有时候就是找点快乐。等我们老了,就什么都完了。”美红仿佛对生活有着很多的感慨。“是啊,我也觉得,像我好多长辈,累死累活一辈子,到头来一身病,什么也剩不下。”两个人说话很投机,聊得心里都很舒服。回到屋里一看,王申已经趴在桌子上,孙倩正坐在高义腿上,高义的手正插在孙倩两腿之间抚摸着,孙倩的裙子都卷了上去,两条穿着网眼丝袜的大腿两边叉开着,两人的嘴也正纠缠在一起热吻着,看见俩人进来,才分了开来。孙倩看着俩人:“呵呵,抢了你俩老公,真不好意思。”白洁知道孙倩的风骚脾气,美红倒也是无所谓,几人赶紧结了帐,晃晃荡荡的扶着人事不知的王申回宾馆。刚进宾馆,孙倩就一个人溜走了,不知道和谁去风流去了,美红搂着高义的胳膊:“老公,我不想回去住了。”“好啊,白洁,你俩也别回去了,王申这样子,把他送回去你放心啊?”“好吧。”白洁看着老公难受的样子,让他自己回去,没人照顾,真不行。也就答应了。几个人就来到了大堂,正是旅游旺季,已经没有房间了,只有一个豪华的套房。没办法,四个人就住进了这一夜1600元的大房间。白洁夫妻就在了外间,高义和美红进了里屋。白洁刚把王申收拾收拾躺倒床上,就听到里屋传出了美红的轻叫:“啊……嗯……老公,你好棒啊……”虚掩的房门清晰的可以听到俩人皮肤撞在一起的啪啪声,美红不断的呻吟着,那种销魂的呻吟让白洁几乎都能感觉到她受到的那种撞击和快感。白洁在这边感觉心里好像长了草一样,坐立不安,手也不安分的碰到了自己高耸的乳房,一股电麻一样的感觉,让她更是感觉到一种特别的刺激。正在白洁在那里被欲火煎熬的时候,屋里的两个人正是如火如荼的干着。宽大的大床上,美红的连衣裙扔在一边,一只白色尖头高跟凉鞋倒在一边,美红一条雪白的长腿扛在高义的肩膀上,另一条腿上还穿着肉色的丝袜,一条粉红色的丁字内裤挂在美红的腿弯,一只白色的尖头高跟凉鞋还挂在脚尖,踩在宽大的床上。一件红色蕾丝花边的乳罩斜挂在胸前,露出一对丰满白嫩的乳房,乳尖处是圆圆的一圈淡红的乳晕,一对火红的嘴唇放纵的张开着。高义上身还穿着衬衫,下身光着屁股,大力的干着美红已经湿润得泛滥的阴部,啪嚓啪嚓的水渍声不绝于耳。“老公,你今天真厉害,啊……是不是……因为白洁在外边,啊……你兴奋啊……”美红扭动着身子,逗着高义。“要不,我把白洁让进屋里来,嗯……啊,不行了……”美红浑身一阵剧烈的颤抖,另一条腿也一下屈了起来,嘴大大的张着,屁股都挺了起来。“啊,老公,唔……我不要了,啊……白洁妹子救命啊。”白洁在外屋听着屋里美红的淫声浪语,加上酒精的刺激,已经是脸上红潮遍布,下身洪水泛滥了,坐在床上握着老公的手,秀美的双腿不断的夹紧,放开,夹紧。王申已经是睡得好像死过去了一样,嘴边泛着白色的沫子。门忽然的开了,美红探出头,看王申还在睡着,跑过来,脚下还拖着那半条丝袜,晃动着一对白嫩的乳房,拽着白洁的手,低声说:“妹子,快去吧,便宜你了。”白洁红着脸,推开她的手:“别胡说,我才不去呢。”“别装了,我摸摸。”美红的手顺势就往白洁下身摸去,白洁赶紧站起来推她:“快进去吧,让我老公看见,你可吃亏了。”“我才不怕呢,快别装了,又不是没有过,我替你看着老公。”两人正在推来推去,光着下身的高义挺着粗大的阴茎,上面还湿漉漉的,出来抱着白洁就进了里屋,白洁挣扎了几下,也就罢了。进了屋,高义把白洁扔到床上,就迫不及待的去解白洁衬衫的扣子。白洁看着高义怒发冲冠的阴茎红通通的青筋暴起,湿乎乎的还沾满了美红的淫水,白洁也是想的要命,可也不好意思主动,只是配合着高义脱下了衬衫和裙子。高义一边来回抚摸着白洁穿着黑色丝袜的滑嫩柔软的长腿,一边把白洁的黑色胸罩推到了乳房上,白嫩的乳房上粉红的一对小乳头已经坚硬的挺立着了。高义低头含着一个乳头吮吸着,把手从白洁黑色裤袜的腰部伸进去,把白洁的丝袜和一条黑色的丝质无边小内裤一起拽了下去。白洁抬起一条腿,把丝袜和内裤褪下来,高义抓着白洁嫩嫩的一只小脚分开了白洁的双腿,白洁害羞的闭上了眼睛。白洁的下身只有阴丘上长了几十根微微卷曲的长长的阴毛,阴唇两侧都是干干净净的,肥嫩粉红的阴唇微微敞开着,湿润的阴道仿佛是要滴出水来的水润。高义从美红身上下来一直就是迫不及待,此时看着白洁这美丽的小少妇躺在这里,好像羔羊一样等着他,更是让他受不了,用手扶着自己的阴茎,顶到白洁湿滑的下身,微微一挺,就插了进去。一种充实、胀塞、火热的冲撞感让白洁仿佛期待已久的呼出了一口气,下身的肌肉仿佛欢迎这粗长的阴茎一样紧紧的裹住了高义的阴茎。高义喘了口气,把白洁另一条腿也抱起来。白洁黑色的小凉鞋甩到了地上,穿着黑色丝袜的小脚丫俏皮的翘起着。高义双手抱着白洁的腿,让白洁两腿笔直的向上伸着,阴茎在白洁身体里一阵快速的抽送。仿佛一个高速的火车在自己身体里一阵冲撞摩擦,白洁浑身几乎被浪一样的激情充满了,一黑一白两条腿伸的笔直,圆圆的屁股也已经离开了床面,两只胳膊向两侧伸开,白白的小手在大床上无助的乱抓着,两粒整齐洁白的牙齿咬着下唇,紧闭的双眼上长长的睫毛不断的颤动。一阵酥麻的感觉向高义袭来,高义赶紧停下快速的抽动,喘了口气。一下从浪尖跌落的白洁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屁股,去寻找那冲撞摩擦的快感。高义把白洁的腿放下,拍了拍白洁的屁股,把白洁的腰抱了起来。白洁顺从的翻过身,趴在床上,转身过来的时候,高义的阴茎始终没有拔出来,旋转的刺激让白洁深深的出了口气,下身都一哆嗦。白洁跪趴在床上,双腿微微分开,屁股翘起来,柔软的腰部向下弯成一个柔美的曲线。高义趴在白洁身上,手从下面伸过去握住了白洁的乳房,下身开始由慢到快的抽插起来。“啊……嗯……啊啊……”白洁整个脸伏在枕头上,发出压抑着的呐喊。美红在门口探进头,看着俩人疯狂火爆的姿势,禁不住又来了感觉,手抚摸着已经带好乳罩的胸部。正在寻找快感的时候,忽然听到旁边王申咳嗽的声音,赶紧关上门回过头来,王申正半坐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样子,美红赶紧打开了电视来掩饰里屋两个人的声音,一边和王申说:“起来了,看把我们急的。”王申一下看到只穿着胸罩内裤的美红吓了一跳:“你,啊,嫂子,你。”美红拉过床上的被挡住身子:“白洁要洗澡,让我替她看你一会儿。”“这是在哪儿啊。”美红赶紧把事情说了一遍,赶紧拉着王申让他再躺一会儿。王申迷迷糊糊的,又躺下了,不过刚才美红那一套粉红色的性感内衣,穿了一条腿的丝袜让王申却睡不着了,下身也慢慢勃起了。听着里屋隐隐传出的声音,美红心里也好急,她知道王申不同于高义,这样的知识份子绝对接受不了这个事情。屋里的高义和白洁却一点也没受影响,高义忍了几次射精,这次感觉忍不住了,抬起身,双手把着白洁嫩白的屁股,大力的一顿抽送,带出的淫水顺着白洁的大腿向下流淌。本来醉酒就容易产生高潮,这样的一阵抽送,白洁浑身仿佛过了电一样,一浪高过一浪,用力的堵着嘴,呻吟着,阴道已经成了一个紧紧的肉箍裹着高义的阴茎,不断的痉挛,高义射精时候的最后几次最深的冲刺,让白洁浑身一阵剧烈的哆嗦,几滴晶莹的水滴从尿道口落下。高义将射完最后一滴精液的阴茎从白洁身体里拔出,白洁红润的一对阴唇敞开着,一汪乳白的液体含在其中,欲滴不滴,一道水渍从阴门到白嫩嫩的大腿,亮晶晶的。两人喘了口气,白洁起来穿衣服,高义推门看了看,美红点了点头,原来王申毕竟酒劲上涌,又睡了过去。白洁赶紧穿好衣服,把丝袜都脱了下来,溜了回去,擦身而过时,美红下流的拍了白洁屁股一下,一脸诡笑,白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国庆要吃23台酒2021春运第一天

  「你……你坏死了……谁让你的东西那么大……啊……啊……你……你又开始了……啊……哦………就不能让人家喘口气么……啊……用力……再用力插…

相关资讯
熊出没

白洁很惊诧东子没有纠缠她,就那么一楞的时间,东子一下搂住了白洁丰盈的身子,火热的嘴唇就贴在了白洁的嘴上。白洁稍微挣扎了一下,就也抱住了东子,柔软的嘴唇也回吻着东子,任由东子的手握住了她丰满的乳房。当白洁一丝不挂的躺在宽大的沙发上的时候,在东子经验老道的抚摸和亲吻下,白洁已经是浑身火热,下身也已经是一塌糊涂。东子的嘴唇轻轻的亲吻着白洁娇小的乳头,舌尖快速的舔动着,白洁的乳头很快就挺立起来,而且变得比平时更加艳红。东子的手指伸到白洁的阴部,温柔的搓动着白洁的阴蒂,“啊……嗯……唔……”在东子的刺激下,白洁浑身剧烈的颤抖,竟然来了一次高潮。“来……上来”白洁放弃了自己的矜持,手主动的伸到了东子的腿间,握着那坚挺的阴茎。“啊……”东子把白洁一条腿架到肩膀上,下身慢慢的插了进去,虽然他的阴茎不是很大很粗,可是却让白洁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整个下身都挺了起来,头也用力的向后挺着。“啊……哦……啊啊!”东子一边抚摸着白洁柔软丰满的乳房,下身快速的抽送着,年轻的身体带来的激情,是白洁的其他男人所不能给予的,高速的抽插把白洁送上了一个又一个的高峰。“我不行了……啊……我受不了了……啊……”白洁不停的晃动着满头的长发,下身不断的紧缩着,两条腿都紧紧的盘着东子的腰。东子也忍受不住,紧紧的顶在白洁的身体里面,射出了火热的精液。“啊……”白洁拖着长声的一声呻吟,阴道不停地蠕动着。“姐,你这下边真紧,跟你做爱真舒服。”东子趴在白洁的身上,抚摸着白洁的乳房说。“你弄死我了,我真受不了了。”白洁羞红着脸说。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