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杏免费视频APP下载

向日葵电影在线观看中文字幕

时间:2021-02-26 19:52:17 作者:欧冠视频 浏览量:63686

向日葵电影在线观看中文字幕

第十一章 意乱情迷(三)梅开二度小晶起身到卫生间清理,一起身都不由一个踉跄,高高的鞋跟一软,差点摔倒。“别擦,过来,我就喜欢看你这被干完的骚样。”老七搂过小晶,手伸进领口去摸着她柔软的乳房,看上去很鼓的乳房其实很多是胸罩顶的,老七不由得在想白洁的乳房是胸罩顶的还是……不过看那种走路颤动的样子肯定不小。小晶还是那个裙子挂到腰上,丝袜内裤卷在屁股下的样子,靠在老七身上。“你这么喜欢白老师啊,她真是你嫂子啊?”“当然喜欢啦,她刚结婚的时候我就喜欢上她了,她是我们寝室二哥的媳妇儿。”“就是二中那个老师啊,白老师跟他可亏死了。”小晶撇着嘴说:“我们学校都传白老师跟我们校长,说她一整天就跟我们校长在学校办公室里就干,传的有鼻子有眼儿的。”老七一听这个非常兴奋:“真的假的?你跟我说说。”“我是听说的,我们学校有个姓李的老师,贼他妈骚,没事总找我唠嗑,听他说的。不过白老师长那么好看,身材还那么好,谁看不想泡啊。”“他怎么说的,说说看?”“他跟我说,他看见白老师和我们高校长在外地学习的时候在宾馆里干,他说的可详细了,说什么他站窗户外边,白老师当时趴着,高义在后边干。回学校还在门口听到白老师在屋里叫床,说连鸡巴插屄里的声都听到了,说白老师出来的时候走路腿都合不上。”“我操,他就跟你这么说的啊。”“这李老师对我不错,要不是学校早把我开除了,我咋也得弄个毕业证回去啊。”小晶往上躺了躺:“不过那屌人也没安啥好心,就想跟我那个,其实我倒想玩儿一回就玩儿呗,也不是没跟人玩过,可他纯他妈色大胆小,好几回抠得我下边跟尿了似的,就不敢真插进来干,估计是怕贪事儿。”“操,你说他干啥,说白洁的事儿。”“啊,对,他跟我说有一回白洁上他办公室勾引他,说胸罩都脱了,两奶子都露出来了,他愣是没答应,那屌纯属吹牛屄。”“不过他说的我以前真不信,因为白老师长得好看,老多人忌妒、眼馋了,二中就是白老师老公那个学校还传白老师在家里让二中校长给干了呢,说她老公就在旁边睡觉,这边她就让人上了,说两人玩的太猛,白洁一兴奋一脚把老公踹地下去了,这你信吗?”“那王申没听说过啊?”“他上哪儿能听说啊,谁能跟他说啊,不过我刚才听我们鸡头说的,可是头一次听说。”“谁?”“就在电梯里碰到那个东哥,他是我们这片的鸡头,我们小姐都归他管。”“他怎么说的?”“刚才我们出了电梯,我就问他,你认识我们老师啊?他说我哪知道他是你们老师啊,不过我可干过她。我说真的假的,净吹牛屄。他说,操,有啥吹牛屄的,搂了一宿,操两回,晚上一回早上一回。”“我说你做梦吧。他就跟我学是怎么回事儿,说是二中有个音乐老师叫孙倩的,贼骚,总上迪吧,离婚自己过,总领男的回家,说我们这帮人都跟她干过,玩过的都说她贼猛。说有一回刚子跟她回去,孙倩吃药吃多了,干完一回就用嘴整硬了,干了三次,刚子咋的也不行了,跟我们说头一次觉得让人口交这么难受啊。”“给我们老四整去了,老四兴高采烈干两下整不动了,说孙倩还两腿劈着,我还要……还要……老四当时就急了,再要,再要就是尿。”小晶学完自己捂嘴笑了。“哈哈,你看,又说上别人了。”“啊啊,我知道了,东子说那回孙倩就领白洁去了,那时候万重天迪吧还没封呢,那里贼火,在厕所里脱裤子就干。”“你是不是也在厕所里干过啊?”老七玩弄着小晶的乳头。“操他妈的,那时候小,不懂事儿啊,给酒就喝,有药就吃,跳来电了,认识就往厕所领,有回让人领男厕所里干完了,还没起身呢,有个刚上完厕所的,按住就给我上了,射完精都没看着脸,那阵,少挣老钱了。”“后来给封了。”“那还能不封吗?都啥样了?哪还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啊?舞池里跳跳舞就有脱光的,脱的身材还都贼好呢。女厕所里男的比女的还多,打扫卫生的第二天总弄出一堆内裤、胸罩,有的还带血呢,也不知是处女还是来事儿。”“一整就有傻屄领女朋友去的,给几片药就傻屄呵呵的吃,玩玩就找不着女朋友了,等找着有的是在女厕所让人干虚脱了,有的自己回来就哭。有的干一半光屁股从厕所里跑出来,男朋友啥也不是的过去就挨揍,眼看着女朋友让人又给拽回去。东子这帮玩意儿,那阵可祸害老多小姑娘了。有几天狂的,号称一天不干一个处女不睡觉。”“那地方,还有女的敢去?”“呵,有啥不敢的,那玩意有瘾啊!再说,小姑娘一旦干过那事儿了,头一回哭,过两天就想啊!女的做爱本来快感就比男人强,再吃上药,让人上完就是飘啊。我认识老多姐妹儿了,头一天让人弄完哭着走的,没几天又回来了。都完了!”“那你不后悔啊。”“咋不后悔?哪有后悔药卖啊?有时候半夜醒来,真恨不得一声炸雷把这些肮脏的东西都劈了,让我好好上学。嗨,没有炸雷,还不得就这么生活,等有一天赚够了钱,找个谁也不认识我的地方重新上学。操,说到哪儿了,咋整到这了呢?”“哈哈,说到万重天封了。”“哦,对,操他妈的,其实万重天真正为啥封啊,跟那再乱没关系,是他妈的我们公安局长的女儿有一回领几个姐妹儿去那儿玩,她想我爸是公安局长我怕谁啊,那天我都知道,几个小姑娘喝酒喝的不少,几个卖药的就寻摸过去了,几个小姑娘贼有钱,买了十片,1000块钱啊,看那样挺熟练,好像老手似的,吃完跳跳舞就飘了,东子和老四一人整一个就往厕所去了。”“正好我也来电了,也不记得跟谁了,就进厕所了,有个小姑娘在洗手池上躺着呢,东子在那站着干,那小姑娘一边叫一边还说我不想,我不要,我有男朋友的什么的,门里边那个小姑娘一直喊疼疼的,但说都不是处女。后来知道那个洗手池上的就是公安局长的女儿,这一回就怀孕了,问她不知道谁干的,就把怎么回事儿都说了,完,当天晚上一车武警就把万重天给封了。”“白洁那是怎么回事儿啊?”“呵呵,整远了,说孙倩领白洁去了,正好刚子认识孙倩吗,就介绍东子给白老师认识,完了就喝酒,又出去喝酒,东子说他就偷偷在酒里下上药了。”“操。”老七骂道。“孙倩那是老条子,就领他们都去了她家。进屋没一会儿,她和刚子就干上了,这边两人干柴烈火加上药劲,东子就在沙发上把白老师给上了。这事儿为啥说是真的呢,因为这事儿我早就知道了,东子总说他上了个极品,乳房啊,大腿啊,脸蛋啊,屁股啊,说连脚丫长得都贼美,说是刚结婚的小媳妇儿,我就是不知道原来是白老师,那就对了,白老师确实是极品。”“这样就给上了,白洁没骂他吗?”“都是你情我愿,白洁有什么急眼的。东子说他只干了白老师一次就四点多了,两人就在沙发上睡了,早晨起来在沙发上又干了一次,说干的时候白洁他老公还来了电话,东子说白洁一边接电话,他这边都还操着呢。”“这么骚,白洁?”老七有点不信。“这事儿他妈的东子说了快八百遍了,我他妈的都记住他用过几个姿势了,肯定是真的。”“那东子这帮人玩过了怎么就拉倒了呢?没再纠缠白洁?”老七想着白洁风骚的样子,听着小晶娇声娇气但绘声绘色的讲述,阴茎又一次坚硬起来,他把小晶的丝袜内裤往下拽了拽,让小晶躺着腿朝上举着,湿漉漉粘糊糊的阴部朝上挺着,把阴茎又插了进去,一边抚摸着裹着丝袜的小腿,一边继续问。“嗯……”小晶呻吟了一声,下身胀乎乎的,还有点麻。“大哥,你要还听我唠嗑,就轻点干,还那么干,我喘气都不够用,还能说啥啊?”“怎么好像比刚才紧了呢?”“肿了当然紧了,东子说白老师的下边贼紧,还软,说进去了就不想出来。啊……你轻点。”小晶的腿抖了一下:“东子还能不想,不过孙倩说过,白洁愿意的话,她不管,白洁不愿意他们不能乱来。再说孙倩也没说过白洁是谁啊?”“那帮玩意儿还能怕孙倩,一个老师。”“呵呵,还真怕。嗯……”小晶呻吟了两声,用手把住自己的两腿方便老七抽送。“我只是听说孙倩家挺苦的,父母死的早,只有她和弟弟两个人,她一直把她弟弟带大。后来她结婚了,弟弟就出门打工去了,再后她出了什么事儿,挺惨的,离婚了,到这边来当老师,她弟弟才又找到她。”“这有什么是让人怕的呢?”老七解开了小晶的胸罩,玩着小晶的乳房,一边用力的顶送着。“啊……你要是总在外边走的,肯定听过孙小妖的名字,啊……”“我在外地打工来的。”“那可不是一般的大哥,听说最开始贼惨,没钱,因为长得好看就装成女的去坐台,后来让人抓了,蹲大牢的时候没少让人干。出来销声匿迹一段,再后来就领老多兄弟成了大哥了,贼狠,听说得罪他那你就赶紧自杀,要不你肯定后悔生出来。啊……大哥,我来感觉了,咱先玩儿啊。”“说完,咱再好好玩儿。”“我见过孙小妖一次,不男不女的,长得还确实好看,装女人应该比孙倩好看,但看着眼睛就有一种阴气,肯定杀人不眨眼。他就孙倩这么个姐姐,真惹了孙倩,孙小妖还不得给谁变成叉烧包啊?”老七没有说话,而是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小晶很快就变成淫声荡语一片了。老七想着小晶刚才说的话,仿佛能看见白洁风骚放荡地在和别人做爱,心里火气越来越大,也越干越快,屋里很快就充满了小晶上气不接下气的呻吟和阴茎在阴道里出入的水渍声。“大哥……不行了……啊……我不是你嫂子啊……唉呀……你操死我了……啊啊啊啊啊……”老七一边干着一边把小晶一只鞋子脱了下来,把一条腿上的丝袜拽了下去。小晶马上熟练的把腿向两边劈开,两手抱着老七的腰,两腿在两侧翘起着,一边是光光的脚丫,一边穿着黑色的丝袜和凉鞋,两腿之间被一根坚硬的东西快速的抽送着。老七还是不歇气的狂插,小晶只感觉浑身跟过电一样快感越来越强烈,脑子一阵一阵的眩晕。“啊……大哥……你这样肯定……啊……能干死人……啊……啥屄能……啊扛住你这么干啊……我来了……啊……完了……啊……”老七射了精拔出阴茎,小晶两腿往两边一分,一看屁股底下又湿了一片,在那浑身不停的颤。“大哥,你这是操屄还是打桩啊?”“操,你还不是舒服的都尿床了。”“大哥,你这鸡巴是厉害,可你这么整不舒服啊,就好像挠痒痒似的,我是笑,可它难受啊。”“呵呵,还他妈真会比喻。给你钱,记着我喜欢白洁这事儿别和别人说。”“知道了,大哥,谢谢了哦。”小晶简单的洗了洗就回到东子那儿去了,一进屋,“我操,你干啥去了,这么长时间,干几炮啊?”“两炮。”“从哪儿整的这身衣服,怎么穿的跟极品似的,还真挺有味儿。”“换的,好看吧。”“另一股骚劲儿,看你那样怎么跟让人轮了似的?腿合不上还站不住了。”“去他妈的吧,这屄太能干了,家伙还大,一口气不歇狂干半小时,歇一会儿这第二炮能有四十多分钟,两回都给我干失禁了,床都尿湿了,再干一会儿,我估计大便都得失禁。”“哈哈,碰这样的你就得让他干屁眼儿,咋干感觉都不强。”“真的咋的,那我还真得跟你练练后庭了呢?我晚上可不接了,这是两炮六百,还有一百小费,再干我就得让人破我后庭的处女了。”小晶把准备好的七百给了东子,东子大方的把一百块还给了小晶。

  刘小静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显然是刚从寝室出来。她快速地走了进来,然后关上门,才对秦大爷笑了笑,「呵呵,想不到我会来吧!」

  受到付高潮的影响,刘小静也随即到了顶点,报复似的,把坐在付筱竹脸上的屁股磨来扭去,一边扭着一边颤抖地释放淫水,量虽然没有付的多,却更加粘稠浓密,登时糊了付筱竹一脸。

  她声音低低的,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告诉秦大爷:「嗯……要不是我忘带了一本书而中途折返,只怕要被小薇一直蒙在鼓里……」

  「啊……」

  少年出手后也很后悔,只因受父亲影响,跟女孩做爱时总是表现得很强势,刚才干得太过兴奋,把付筱竹当成了那些女孩,但随即看到她双眼微闭,一副享受的模样,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左边的一个穿着粉格连衣裙,脚下一双红色的小凉鞋,圆圆的脸蛋,大大的清澈的眼睛,衬托着唇红齿白很是姣好的面孔,齐肩的短发随着微风起伏,显得清纯、活泼、可爱。

高义让白洁双手把着文件柜,翘着屁股,他把裤子解开掏出阴茎,走到白洁身后,把白洁的内裤拉到膝盖,双手把玩着白洁浑圆雪白的屁股,勃起的阴茎在白洁湿润的阴门一下一下的碰着……

不可能的,王申不相信自己贤淑的老婆能做出那种事情来,昏昏然的又倒头睡去了。  

  他们一起吃过晚饭,刘小静扎上围裙在厨房里卖力的刷锅洗碗。突然被悄悄溜进来的高平从身后抱着,刘小静紧张地指指卧室,高平小声说道:" 没事,宝贝!"

白洁浑身软软的靠在赵振的怀里,每动一下都浑身颤抖,娇喘连连的不断叫着不要,让赵振更加的雄风大起,不断的托起放下,放下的时候白洁的下身已经发出了“啪嚓、啪嚓”的水声,白洁的下身已经和发水一样了。刚高潮了一次的白洁抬起头,一下看见了墙上的照片。照片里的白洁穿着洁白的婚纱,一脸幸福的看着文质彬彬的王申,而此时的自己,衣衫不整的和一个男人在自己的床上做爱,自己的老公醉卧在沙发上昏睡,白洁的心里一阵疼痛。这时的赵振把白洁翻了过来,让她跪在床上,扶着白洁翘起的屁股,从白洁身后插进了白洁身体里,一边干着,一边抬起头欣赏着白洁和王申结婚的照片。他的眼睛只是盯着照片里穿着洁白婚纱的白洁,特别是婚纱裙下露出的穿着白色丝袜的一段小腿,看着这个刚刚结婚的少妇此时正趴在自己面前,撅着屁股,任由自己干着她粉嫩的阴道,抚摸她丰满柔软的乳房,让赵振更是色心大起。干了一会儿,赵振让白洁转过身来,他想看着白洁光光的样子和墙上的穿着婚纱的照片一起干。白洁躺在那里看着他的眼睛,一下明白了,羞得站起身一下关了屋里的灯。赵振也没什么办法,只好在昏暗中抱住白洁,插了进去,黑暗中享受着白洁火热的肉体、下身湿漉漉的肉洞。正在两个人喘呼呼的动着的时候,正在白洁又一次浑身颤抖晕乎乎的时候,一个晃晃荡荡的身影走了进来,而且带来一屋的酒气。两个人一下子愣住了,赵振压在白洁的身上,下身还紧紧地插在白洁的身体里,白洁的双手双腿都缠在赵振的身上,屁股甚至都翘得离开了床,两个人抑制不住的粗重的喘息声在屋里回荡。谁想王申一头扎在床上,昏昏睡去,根本没有知觉去知道自己的妻子在身边被一个男人压在床上。听着王申含含混混的睡着了,赵振又动了起来。白洁的身体迎合着赵振的抽送,在颤抖抽搐,而白洁的心里非常难受。丈夫的脸就在自己身边,呼出的酒气喷在脸上热乎乎的,而自己的身上却压着另一个男人,身体里插着这个男人的阴茎,而且还不断的有着高潮的感觉,一种变态的快感几乎爆炸在了白洁的身体里。白洁在赵振终于射出精液的瞬间,整个人都挺了起来,浑身不断的颤抖,下身更是湿乎乎的一大片。等到赵振抽出阴茎,起身走的时候,白洁头昏昏的,浑身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就昏昏睡去了。清晨四点钟,头疼得好像炸开一样的王申从昏睡中惊醒,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坐起身子,昨晚的一幕一幕稀里糊涂的在脑子里乱转,根本想不起什么。回头看床上的白洁,不由得一愣,床上乱纷纷的一片,毛巾被在地上扔着,床单都是褶皱,白洁躺在床上还在熟睡着,上身的内衣撩起着,露出了左边的乳房,下身光溜溜的,内裤在地板上扔着。王申挪到白洁身边,看着白洁叉开的双腿间:白洁的阴毛乱纷纷的,上面还有着水渍的痕迹。这时白洁翻了个身侧过身子睡觉,王申看着白洁翻过的身子,屁股下边有着一大滩的水渍,还有着几坨白色的粘液,而从白洁白嫩嫩的屁股后边看过去,白洁的腿根都是湿漉漉的水渍,还有着一溜白色的粘液从阴唇中流到大腿上。王申一呆,苦苦的想着,昨晚和白洁做爱了吗?这时白洁也醒了,一看王申的样子,再一看自己身上,脸一下就红了,下身黏糊糊的感觉让她脸上火烧一样,但还是顺嘴说:“看你,喝多了就耍酒疯,弄得哪儿都是。”再看王申几乎是整齐的裤子,顿了一下说:“完事儿了,还非得出去打麻将,拦都拦不住。”

白洁上课时发现那个俏生生的小姑娘小晶没有来,第二节课结束还没来,下课的时候在走廊碰见了高义,高义对她一笑:“一会儿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高兴是高兴,自己下身的事儿还没有解决呢,因为没有达到高潮,阴部发胀,火烧火燎,难受极了!

  被刘小静骑在身上的明峰,虽然还没有发射,但也是快感连连,女大学生的嫩屄花心不停摩擦着他龟头的马眼处,令他又酥又麻,好几次都几乎忍不住爆发。

  付筱竹发现了他眼神的不轨,却没在意,相反,还觉得很有趣。这个阳光般的少年,让她感到很亲切,也很有好感。

  付筱竹却丝毫不以为意,淡淡一笑:「那又怎么样?就说我是你的女朋友啊!

  进了食堂,两人各要了一碗饭,又要了一份大锅菜。

1.  夜深了,秦大爷又喝了第三杯凉水,才暂时压住了发热的身体,准备睡觉。

2.  付筱竹浑身颤抖,但嘴被堵着,只发出闷闷的「呜呜」声,平滑的小腹起伏不定。突然,双腿夹紧了秦大爷的头,下身好象筛糠一样,阴精激流而出,顺流而下,流过了会阴,顺着肛门淌在了床上,弄湿了一大滩。她本来就很敏感,在两人合攻下,很快就来了高潮。

3.  很快两人就裸裎相见,秦大爷让刘小静的双腿夹在了腰间,充分勃起的龟头已顶在了她的私处。两人都是迫不及待,相互对挺,「滋」的一声,肉棒插入了早已湿滑的小屄中。

4.  此语一出,付筱竹脸色顿时白了,手里的筷子也掉到了桌子上,「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武汉人怼BBC记者

  付筱竹刚一进门,就听见一个惊喜的声音喊着。声音是如此熟悉,她不用转头也可以知道,这个人肯定是她的好朋友叶思佳。

宠爱

  「哦……」刘小静明白了她的意思,点了点头。

第一所核高校诞生

  包义见秦大爷再次动作起来,自己也将大肉棍插入刘小静的樱唇,前后抽动……!

美取消变性禁参军

  昨晚虽然做了很久,但秦大爷并没看到她的表情,而现在,他可以慢慢欣赏了。脸上浮现着高潮后动人的红艳,迷离的双眼半张半闭,鼻尖上还带着细小的汗珠,偶尔一枪插得太狠,眉头就会皱起来微微露出痛苦之色,可嘴上却响着快乐的淫叫。

火箭直播

  此时的秦大爷箭在弦上,暂时得不到发泄,他忍下欲火,放下扛在肩上的大腿,侧卧在刘小静的身后,坚硬如铁的大鸡巴留在阴道内,没有继续冲刺。他知道,这时的小淫娃需要修整几分钟,同时自己也调整调整,让饥渴而激动的老肉棍冷静冷静,这样才能打持久战,最大限度地满足身下的年轻淫娃。不一会儿,刘小静下身的胀满感让她缓过劲来,又燃起她强烈的欲念,她用藕段似的玉臂往后勾着秦大爷的脖子,扭过头来热情地亲吻给自己带来无限“性福”的老情人。秦大爷一边和小妮子热吻一边挺动下身,叽嘎叽嘎由慢到快地抽插着……每抽一下都露出龟头,每插一下都深入到底,几十下后屋内又响起刘小静的淫叫声:“哎呀……啊……好深哪……好棒啊………哦……哦……美死我了……哦……太……美了……好……舒服……啊……啊……”阴精涓涓泄出。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